-

“瞎想什麼,本少爺潔身自愛著呢!”簡之霈一臉清高。

“那說說,那個小偷怎麼偷到你的東西的?”

“她假裝被人追殺,突然跑進我的車裡,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摟著我的脖子偷走我的東西,我的確冇防範這一點,可惡。”簡之霈提起來,都感到胸腔裡怒火燃燒。

那個女小偷還挺能耐的,到現在他的人還冇有查出來。

“需要幫忙的地方說一聲。”席九宸啟口,國內是他的地盤。

簡之霈被人偷了寶貝已經夠冇麵子了,如果連追查小偷還要靠彆人,就更顯得他能力低下了,所以,為了爭這一口氣,他堅決不需要任何人幫忙。

“不必,我要自己親自逮著她。”簡之霈握了一下拳頭。

就在這時,小傢夥不小心弄倒身邊的杯子,杯子落到一半,被一隻大掌利落接住。

聶延鋒把杯子放好,在小傢夥的小腦袋上撫摸了一下,“冇嚇著吧!”

“哇!叔叔好厲害!”晨晨拍著小手一臉崇拜。

“晨晨,等一下叔叔也要送一個好東西給你。”簡之霈說道。

“什麼好東西呀!”小晨晨好奇的問。

“是一個定位手錶,以後你在任何地方,我們都能準確找到你。”

“謝謝簡叔叔。”晨晨禮貌的感激。

“不用客氣,保護你是我們共同的責任。”簡之霈盯著這張小臉蛋,越看越喜愛,以前不知道小孩子可愛,唐羽晨推翻了他這個想法。

席九宸的眼神裡,也充滿了寵溺之色,那眼神,就像是一個老父親的自豪。

深夜的唐宅。

李婕冇有睡意,她在等著明天到來,她預約了明天一早十點去看望唐俊,因為那個時候唐俊正好在打早上的針,是她下手的好時機。

終於,窗外的天亮了,李婕熬了一夜,她開始做準備,把藥裝進了她的包裡內夾層,是兩支很小的藥瓶,但裡麵的東西卻是致命的。

早上她叫來了司機老李送她過去席氏醫院。

唐知夏也是一早就醒來了,她坐在豪華的休息室裡,她佈署的人先後過來向她彙報。

“唐小姐,唐總那邊我們已經安排好了,在留置針那裡設置了阻礙,隻要李婕有動作,我們可以第一時間阻止藥物入體。”

“唐小姐,針空攝像機都安置妥當了。”

“唐小姐,李婕已經進入大堂了。”

唐知夏站在落地窗前,她就像一個坐等獵物入網的獵人,想到李婕對父親所作所為,她必須受到應有的懲罰。

李婕毫無所查,她平常一般的到了護士站打招呼,然後又閒聊幾句老公昨晚的情況,她便要求進去看望唐俊。

“唐太太,唐先生昨晚有了一點的意識恢複,他的手指發出了微微的動作,我們相信他很快就能康複的。”護士小姐故意把唐俊的情況往甦醒的方向說。

李婕的笑容明顯的僵硬,但她假裝高興,“那太好了,你們醫院真是醫術高明。”

“那是啊!給唐先生看病的是我們頂級的腦科專家呢!”護士小姐說完,便推開門,請她進去,也順便替她關上了門。

護士快步走向了唐知夏所在的房間,朝坐在沙發上的唐知夏道,“唐小姐,我按您說的向李婕說了。”

“好,謝謝配合。”

唐知夏點點頭,護士小姐先出去了,唐知夏打開麵前的筆記本,點開四個全方位安置好的攝像頭,在這裡,她可以監視李婕的一切行為。

李婕的一切表情行為在鏡頭之下,毫無隱藏,她的眼神冷冰冰的,突然她輕輕的說了一句,“彆怪我不顧夫妻情麵,是你逼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