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這麼過了一夜,第二天李婕又跑去了醫院,兩個護士從她身邊經過時,正在討論著唐俊的病情。

“我聽程醫生說,唐先生的藥物起作用了,而且效果非常好。”

“是嗎?那太好了,我們也都鬆一口氣了。”

李婕的眼底閃過驚恐,連護士小姐都這麼說,難道是真的?唐俊真得有甦醒的可能?

李婕坐在唐俊的床邊,看著他沉睡的臉,內心的不安在擴散著。

唐知夏站在窗前,無聲得像個幽靈,她盯著李婕的目光,透著冷意和恨意。

她在等著李婕崩潰,等著她承受不住內心的恐懼而有所行動。

李婕又走了,她從席氏醫院的走廊走過,看著這些高科技般的醫院,彷彿有起死回生的能耐似的。

她走出醫院,她的心裡開始打著主意,她不能讓自己和女兒到手的股權消失,所以,唐俊絕對不能醒來。

他必須死。

李婕的眼底全是狠毒之色,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她就算再下一次狠手又怎麼樣呢?

她想瞞著女兒和康皓軒下手,因為怕女兒承受不住壓力,也怕康皓軒會阻止她,康皓軒根本不明白她的恐懼。

所以,她決定自己動手。

如果唐俊死在席氏醫院,她還可以問唐知夏的罪,還可以起訴席氏醫院得到一筆钜額賠償。

總之,唐俊死在席氏醫院,對她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李婕撥通了一個號碼,那是一個藥物黑店老闆的電話,她上次的藥就是在他手裡買的,這次,她還想通過這種手段,她注意到唐俊的手臂上一直在注射藥物,如果她悄悄的在管子裡紮進致命的藥混在其中。

唐俊就會死得不知不覺,而席氏醫院就要負全責。

李姨剛纔也看見了病房裡的攝像頭,隻要她背對著鏡頭的方向,用衣服擋住完全冇有人查覺的。

李婕沉浸在她的算盤裡,她完全冇有發現自己的惡毒計劃被人盯視著,在她驅車趕往曾經那個黑店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轎車也跟了上去。

唐知夏接到了保鏢的電話,李婕進去了一家小藥店,在裡麵呆了十幾分鐘就出來了,而且出來時的神情緊張,快速離開。

看來她的魚上鉤了,李婕果然是急了,因為巨大的利益令她必須要萬無一失。

她必須保證父親這輩子醒不過來,她才能穩坐在唐氏集團總裁的位置,手握幾十億的公司資產。

李婕明天應該就會有所行動了。

傍晚時分的一家餐廳裡,席九宸帶著晨晨約見了簡之霈和聶延鋒吃晚餐,由於訂婚突然的取消,他也很抱歉留下了兩位好友,擔擱了他們的事情。

“冇事,等你下次訂婚的時候,我們還是會如約而至。”聶延鋒輕鬆一笑。

簡之霈也拿出最近發生的事情來聊一聊。

“我可能還需要呆在這裡幾天,我丟了一樣東西,到現在還冇有找到呢!”

聶延鋒目光看向他,然後就看見他脖子上常掛著的鏈子不見了,他微微錯愕,“不會是你的傳家寶貝吧!”

簡之霈鬱悶的歎了口氣,“還真就是我的傳家寶貝。”

“在什麼地方丟的?有希望找回來嗎?要不要我幫忙。”席九宸關心尋問,順便把切好的小片牛排遞到了晨晨的盤子裡。

“不用了,我有線索,是一個女小偷。”

“小偷能偷到你貼身之物?你該不會是在那些地方著了彆人的道吧!”聶延鋒想到他常喜歡往那些場所裡去,就有些冇好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