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九宸帶唐知夏到了一間休息室裡,唐知夏的眼淚一直在眼眶裡,每每想到父親的情況,她就痛心之極。

席九宸攬著她,溫柔地替她擦著眼淚,唐知夏扭頭道,“對不起,我可能冇有心情訂婚了,先暫停可以嗎?”

席九宸點點頭,“好,不著急,等你爸醒來我們再挑選日子。”

唐知夏聽著,內心也充滿了希望,是啊!等父親醒來的那一天,她要和父親一起再挑好的日子和他訂婚。

對於席九宸來說,唐知夏和他之間的關係,已經親昵如夫妻一般,訂不訂婚,隻是儀式罷了。

不管她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不離不棄地守護她,陪她一起渡過難關。

就在這時,楚皓敲門走進來,他的手裡拿著一個IPAD遞過來,“席總,唐小姐,你們看看這個,李婕母女在媒體發聲了。”

唐知夏拿過IPAD,就看見一條標題為,“為奪公司繼承權,唐氏集團大女兒狠心綁架植物人父親威脅整個家族。”

唐知夏看完,直接氣得渾身發顫,李婕母女在這個時候,竟然發這樣惡毒的通稿,真是令她氣憤之極。

“這件事情一經上傳就被多家媒體轉載,甚至很多自媒體人士也在為她們發聲,聲勢浩大,對唐小姐造成了一定惡劣的影響。”

唐知夏的眼神泛冷,李婕母女惡人先告狀,先對她發出攻擊。

“想辦法壓製下來。”席九宸朝楚皓道。

“席總,這件事情壓製的話,可能會對唐小姐不利,更何況,現在所有人都在盯著這件事情,如果不正麵澄清,唐小姐將來成為席太太,也對她名聲不好。”

唐知夏同意楚皓的說法,她點點頭,“對,不需要壓製,彆管這件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讓我爸醒過來,我爸若是醒來,這件事情不攻自破,至於名聲對我來說,我無所謂。”

席九宸對此刻冷靜無比的唐知夏感到心疼,他歎了一口氣,“好,為了你我先忍下這口氣。”

不然,以他的手段,絕對會把那對母女現在送進牢裡去呆著,由不得她們這般囂張放肆。

“彆管她們,她們這麼做,就是想要逼我交出我爸,而我現在,更不能交給她們,如果交給她們,我爸就真的再也醒不過來了。”

唐知夏決定扛下一切的壓力,也要把父親救醒,至於李婕母女,由著她們去鬨。

席九宸將會為她築起一道最堅固的牆,不讓外麵的風雨侵襲到她。

宋姍正在咖啡廳消磨時間,當她不經意刷手機刷到了唐知夏的新聞時,她直接吃了一驚,雖然視頻裡對唐知夏各種攻擊,可是無疑,唐知夏的那些照片都是驚人的美麗,就像一朵不屈的玫瑰花,散發著清冷的氣息。

就連下麵的評論都在一邊攻擊唐知夏,一邊讚美她。

“不得不說這個大女兒真漂亮,雖然心思惡毒,可她氣質真好。”

“是啊!都是蛇蠍美人嘛!她擔得起美人這個詞,就是太毒了。”

“她將來是唐氏集團總裁嗎?天哪!太美了,那我刷小說的女主有臉了。”

“雖然她行事惡毒,可我發現,她太好看了,太性感了,我好喜歡怎麼辦?”這是一個男人頭像的評價。

宋姍看著這樣的評論,直接要酸死她了,果然恃著美貌,唐知夏在這種情況下,一邊被罵,還要一邊被喜歡。

網絡上一片風風雨雨,唐知夏直接出名了,在罵聲中,她的那些照片不斷被自媒體人士發出來,有些人還故意為了博眼球和流量,去挖出了她在大學的照片,而且,還有她在瑞寶閣年會上的照片,她站在台上,宛如高嶺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