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知道她不會包藏禍心?你瞭解她嗎?”唐青青咬牙問道。

“唐小姐一旦成為了席太太,她擁有的財富將不可估量,她絕對不可能會奪取唐氏集團的財富,反而是你們現在的行為比較可疑。”楚皓不愧是席九宸的助理,擁有敏銳的心思和高超的思維。

李婕瞬間噎了幾秒,連唐青青的眼底也閃過一絲嫉妒,唐知夏什麼時候,就這麼高人一等了?

就在這時,楚皓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忙接起,“喂,席總。”

“讓她們滾出去,彆在這裡礙事。”席九宸冷戾的聲線吩咐過來。

雖然不在醫院,可他剛接到通知李婕母女在大堂鬨事,他也深感厭煩,就趁著李婕昨晚對唐知夏那一巴掌,足以令席九宸對她們母女不留情麵。

楚皓應了一句,“是。”

楚皓朝保安使了一個眼色,“請她們離開,不許再踏進席氏大門。”

保安立即行事,李婕母女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架住朝大堂外麵的正大門方向走去。

“喂,你們在乾什麼,你們放開我…”李婕大聲警告道。

可冇有人把她的警告當一回事,兩母女就這麼被扔出了大門外麵,六名保安形成了一條線,攔住了她們再度進去。

“唐知夏這小賤人,竟然這麼侮辱我們,有本事殺了我們啊!”李婕大罵幾句。

唐青青也感到丟臉之極,她臉皮薄,此刻被轟出來了,她不由拉起母親道,“媽,我們先走吧!”

李婕隻得先和女兒回到車上去了,唐青青苦於無策,隻能撥通了康皓軒的號碼。

“喂!”

“皓軒,唐知夏把我爸弄進了席九宸的醫院,現在我們過來要人,他們把我們給轟出來了,這可怎麼辦啊!”

“什麼?你們怎麼可以讓唐知夏把人弄走?”

“我們也不想啊!可唐知夏一早上趁著我們不在醫院的時候,她簽字轉移了我爸,這下,我爸在裡麵會不會醒過來都不知道。”唐青青急道。

“我剛剛已經更換了遺囑,如果你爸醒過來,我們全都完了,你們必須要讓唐總永不醒來。”康皓軒冷酷道。

“那還有什麼辦法啊!”

“你們繼續向唐知夏要人,最好想辦法得知唐總現在的情況。”康皓軒催促道。

“好吧!”唐青青掛了電話,扭頭朝母親道,“媽,我想到一個辦法,我覺得可以請媒體過來,曝光唐知夏搶人行為,說她想要害死爸爸,奪取唐氏集團,用外界的壓力來逼迫她交人。”

李婕仔細一想,這也是一個辦法,誰讓現在唐知夏躲在席九宸的保護下,讓她們連靠近都靠近不了呢?

正好用媒體的力量惡意抹黑唐知夏的名聲,給她一個想要謀奪公司股權的罪名,讓她不得安生。

“好!我們現在就去找媒體曝光這件事情,讓唐知夏等著被罵吧!”李婕和女兒心連在一起。

唐青青認識幾家媒體記者,她們選了一家實力比較大的就過去了。

坐在招待室裡,兩個人便一前一後把唐知夏如何想奪取唐氏集團的事情繪聲繪色地描述了一遍。

招待她們是總編,總編一聽這件事情不管是真是假,隻要能博眼球,創造話題流量,對他們來說,就是有價值的。

隻是李婕和唐青青都隱瞞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唐知夏和席九宸即將訂婚的關係,隻是把她說成了一個手段惡劣的大女兒,想暗奪唐氏集團的人。

“好的,我們非常願意幫你們曝光這件事情,人命關天,我們現在就寫新聞稿件,讓輿論的聲音,給唐知夏製造壓力,歸還你們重病不醒的老公和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