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知夏見他不接,她又把水放在旁邊,然後,擰開她手裡的蓋子喝了幾口,遞給了男人。

席九宸這才接過,就著她喝過的水喝了幾口。

康皓軒坐到唐青青的身邊,唐青青不由暗示了一下,“皓軒,我冷。”

康皓軒這才趕緊脫下自己的西裝給她,唐青青披著康皓軒的西裝,內心不是滋味,同樣是男人,康皓軒真是比席九宸差勁遠了。

半個小時之後,走廊裡出現了三名穿著西裝的男人,他們三個人身上都散發著一種睿智學者的氣息,他們徑直走到了席九宸的身邊,恭敬的打招呼,“少爺。”

席九宸點了一下頭,“來了。”

唐知夏看到了歐銘昊也在其中,頓時一喜,看來這三個人都是席氏醫院的醫生了。

“那我們先去瞭解一番情況,再來和您詳聊。”歐銘昊三個人一起朝醫生辦公室的方向去了。

李婕像是意識到什麼,立即起身問道,“這些是什麼人,要對我老公做什麼?”

唐知夏見她反應這麼大,她淡淡道,“隻是九宸的朋友。”

李婕看著不像,倒像是席九宸派來的醫生,她和女兒康皓軒對視了一眼,隻能先坐下了。

“婕姨,那邊有休息室,要不要過去裡麵坐?你年紀大了,這裡太冷了。”康皓軒提議。

以是,他們三個人都過去休息室那邊了。

剛坐進去,李婕就急忙看向康皓軒,“剛纔那三個人應該是席九宸派來的醫生,他們會不會有辦法救人?”

“婕姨,這個時候我們不要反應太大,席九宸在這裡,彆被他察覺到什麼。”康皓軒提醒一句,席九宸可不是一般人。

李婕隻能按耐住性子道,“那隻能賭一把了。”

外麵的走廊裡,唐知夏見席九宸身上也隻一件襯衫加馬甲,她擔心道,“你會不會冷,要不要你去車上睡一覺。”

“不冷。”席九宸安慰一句,大掌握向她的手。

唐知夏感覺到他手掌暖意傳來,她還是心疼地把西裝披回他的身上,而她依偎進他的懷裡,兩個人一起用他的西裝取暖。

席九宸緊緊地攬住她,薄唇輕吻在她的髮絲裡,無聲透著心疼。

“彆擔心,剛纔來的是我們醫院最具權威的心臟科和腦科醫生。”

唐知夏聽完這個介紹,她感到了希望,內心也受到了安撫,這一刻,她意識到能認識到這個男人,是多麼的榮幸和重要。

冇一會兒,歐銘昊走過來道,“九宸,唐小姐,請過來一趟。”

席九宸伸手牽起她過去了。

在醫院的會議室裡,三位專家和剛纔搶救父親的兩位醫生都在場,他們對前來的三位專家眼神裡流露出尊敬之色。

接下來,便是其中一位醫生對唐俊的病情進行了一個詳細的說明。

“唐小姐,我們檢視了一下你父親的分析數據,有一個很痛心的原因就是,送來的時間太晚了,如果能早十分鐘之前送來,情況完全不同。”

“那我爸還有醒過來的可能嗎?”唐知夏緊張地問。

“按照目前的情形來看,醒來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能說冇有可能,任何事情都不是絕對的,隻是你父親心臟衰竭造成了各種併發症,特彆是對頭部的影響最大,成為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

唐知夏的隱忍的眼淚瞬間滾落下來,她閉上眼睛,聽到這個結果,內心的痛苦可想而知,那是多麼的絕望。

席九宸握住她的手,沉聲問道,“你們再想想其它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