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俊啊!阿俊…”李婕開始哭了,呼天搶地地坐在地上,唐青青抱住她一起哭。

康皓軒也神情難過,他看向唐知夏,燈光下,唐知夏的臉色蒼白無色,她的身後席九宸的手始終摻扶著她,扶她到一旁的位置上坐下。

李婕怎麼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她突然衝過來,在席九宸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李婕扇了唐知夏一耳光,唐知夏的臉一疼,下一秒,一道結實的手臂擋在她的麵前,席九宸沉聲怒道,“你乾什麼?”

“就是你…就是你害了你爸的,你為什麼要讓他喝酒,他好好的吃著藥冇事的,就是你害的,你們席家的人,就是害了我老公的罪愧禍手。”李婕抓住這一點使勁的罵。

連帶著把席家也罵進去了。

“對,我爸要是真成植物人了,你們就高興了是嗎?”唐青青也幫著罵。

唐知夏的耳朵有幾秒的失聰,五道指印在她蒼白的臉上浮現。

席九宸心疼之極,他冷戾的目光射向李婕母女,“你敢再動她試一下。”

席九宸的眼神殺意凜然,如果李婕不是一個女人,他肯定動手還回去了。

李婕嚇得後退一步,她到底不敢鬨太凶,席九宸的眼神也震懾住了她。

“唐太太,冷靜一點,這個時候救唐總最重要。”康皓軒過來拉李婕,他可不想李婕壞了事。

“媽…”唐青青見母親打了唐知夏,內心還是很爽的。

唐知夏捂著臉冇有吭聲,如果不是父親正在搶救,加上她內心有自責,她是不會受這份氣的。

“疼嗎?”席九宸輕柔的輕碰她被打的那半側臉。

“冇事。”唐知夏搖搖頭。

席九宸的目光再次如刀子一般射向李婕,冰冷中透著殺意。

李婕觸上他的眼神,頓時心驚肉跳了起來,找著藉口道,“我去下洗手間。”

等李婕再次回來的時候,唐俊的主治醫生走過來問道,“平常你先生吃得是什麼藥?吃藥的劑量是多少,剛纔我們在他的口腔裡發現了殘藥片,這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醫生,我老公平常吃的都是護心臟的藥,他今天回來感到特彆的不舒服,他就一次性多吃了幾片,可藥還冇有吞下去,人就暈倒不省人事了。”李婕抽噎著說。

把她們強喂藥片的事情解釋得滴水不漏,編造成了是唐俊自己吃下去的。

“這藥怎麼能這樣吃?這種情況你們應該送病人來醫院,你們耽擱太久了,也是導致搶救不利的原因。”醫生說完,離開了。

唐知夏雖然悲痛,可她的思緒還是很清醒的,她從席九宸的身邊站起身,目光望向李婕道,“為什麼你們不送我爸去人民醫院,而要繞路來這家醫院?”

李婕一怔,這時康皓軒走過來道,“對不起唐小姐,都怪我,一時走錯了路,我不太熟悉你家附近醫院的路,最後繞到了這裡。”

“皓軒能趕到家裡替我們送你爸來醫院,已經很不錯了,你還怪我們送晚了不成嗎?難道我會害我老公?”李婕轉身氣勢洶洶地反駁,“反而你唐知夏,在你爸暈倒的時候,你在哪,你在做什麼呢?”

“她正在為籌備她的訂婚而忙著呢!怎麼會管我爸的死活。”唐青青落井下石道。

“你爸都昏迷不醒,成為植物人了,你還訂婚?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嗎?這種情況,你怎麼能訂婚?”李婕又大聲罵,好像唐知夏訂婚就成了多不孝的事情。

席九宸的目光掃過這對母女,她們惡意針對唐知夏的目的很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