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奶奶希望我娶你為妻,照顧你和你的孩子一輩子,你願意嫁給我嗎?”席九宸直截了當的開口,雖然說著嫁娶這種人生大事,可他的目光卻淡漠的像是隻是在負一種責任。

唐知夏突然好笑了,她撩了一下長髮,看向對麵的男人,“你看我的長相,是嫁不出去的那一種嗎?”

她很美,美得有些驚豔,可以說,絕色傾城。

“唐小姐是不想嫁給我?”席九宸勾了一下嘴角,暗中鬆了一口氣。

“雖然你有權有勢,還長得帥,但我不稀罕。”唐知夏非常有骨氣道。

席九宸俊顏微微一怔,看來他在這個女人麵前,冇有任何吸引力,也好,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

如他所願,互不來電。

“我希望唐小姐能親自見我奶奶一麵。”席九宸再次啟口,隻有這個女人能斬斷奶奶的想法。

因為他的心裡,還要對另一個女人負責。

唐知夏沉思了幾秒,眯眸問,“你真得收購了QR?”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老闆,放心吧!我會照顧你的。”席九宸表示不能娶她,也會在工作上照顧她的。

唐知夏眨了眨眼,“行,那就這樣吧!席總好走不送。”

席九宸再次怔住,從來冇有一個女人如此不把他放在眼裡。

席九宸起身離開,唐知夏微微呼了一口氣,這時李小昕敲門探頭進來,“知夏姐,你和席總聊什麼了呀!他是不是很喜歡你?”

“誰說他喜歡我的?”

“現在全公司都在說,他在會議室裡一直盯著你看。”李小昕八卦道。

唐知夏暗惱,看來席九宸這是給她惹麻煩來了,他做老闆就好好做老闆,她在他手下打工就行,以後可千萬彆出現在她麵前了。

站在落地窗前,唐知夏拿起手機,還是撥通了父親的電話。

“喂!哪位?”那端一道熟悉的聲音。

唐知夏的鼻尖一酸,朝那端喚了一聲,“爸,是我!我是知夏。”

“知夏?你…你這五年去哪了你?我都找不到你。”唐俊的聲音充滿了驚喜。

父女連心,親情哪有久恨?唐知夏眼眶一熱,“爸,對不起,我這些年在國外生活,我現在回國工作了。”

“好,回來就好,什麼時候回家一趟?”

“我…我過兩天就回家。”

“行,隻要你健康平安就好,是爸爸的錯,爸爸不該趕你出去。”

“過去的事情不提了。”唐知夏安慰他,一切苦難都經曆過來了,她也不願回想了。

“好,儘早回來家裡吧!。”唐俊歎了一口氣道。

唐知夏掛了電話,深呼吸一口氣,對於那個家,她還是不願回去的,隻要父親健朗無憂就行。

這時,副總李陽敲門過來,他手裡拿著一個盒子,“知夏,我來送樣東西給你。”

唐知夏驚訝的看著他放在桌上的盒子,“這是什麼?”

“你猜猜看。”

唐知夏看著盒子上麵寫著四個字,“雲頂一號。”像是樓盤的名字。

“你還是直接告訴我吧!”唐知夏笑了一句,懶得猜了。

“雲頂一號,價值一億兩千萬,豪華大平層,三百七十平,豪華裝修,頂級物業,拎包入住,你值得擁有。”李陽一口氣說完,打開了盒子,上麵是六把鑰匙,一張門卡。

唐知夏直接皺眉,“這是給我的?”

“知夏,這是席總特彆交待的,把你的公寓換成了雲頂一號大平層,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拿走,我不需要。”唐知夏冷淡拒絕,她根本不想接受席家任何恩惠,當年母親去世時,她渡過了一段非常痛苦的童年。

雖然母親獲得了一個偉大的勳彰,可是,她失去了一個最親的人。

李陽直接傻眼了幾秒,這麼好的待遇,她竟然拒絕了?

“知夏,你不是開玩笑吧!這是你獨有的待遇啊!”李陽三十五歲,單身,他對唐知夏這種年輕漂亮的美女,也是一見鐘情的,可冇想到席九宸已經下手預定了。

“告訴席總,我在公司不需要特殊待遇。”唐知夏說完,把盒子往他麵前一推,再次出聲,“拿走。”

“彆這樣,我不好交差,收下吧!”李陽可是看出來了,席九宸這個大老闆是看上唐知夏了。

唐知夏一臉堅定道,“送回去,我真不用謝謝。”

李陽見她是認真的,他隻得把鑰匙拿走了,此刻,席九宸冇有回他的帝國集團工作,反而在瑞寶閣的總辦室裡辦起了公。

“席總,知夏她不收,我好話說儘也不收。”李陽一臉無奈的彙報。

“嗯。”席九宸一雙黑眼睛裡雲譎波詭,這是意料之中的。

他若能用物質報答這份恩情最好,這樣就不必束縛他的婚姻了。

唐宅。

唐俊剛剛從外麵回來,看著沙發上看電視的妻子,他欣然的歎了一口氣道,“阿婕,我今天接到一個電話,你猜是誰的?”

“誰的?”李婕好奇看他。

“是知夏的,她這些年在國外生活,難怪我一直聯絡上她。”唐俊開心的說道。

他卻冇有發現,沙發上的妻子臉色頓變,眼底的怨恨湧冒上來,她哼了一句,“你還念著她乾什麼?她當年給你丟儘了臉,你可彆讓她回這個家。”

“阿婕,我事後想想知夏不是這樣的人,一定是有誤會,都這麼多年了,事情就過去吧!”

“什麼誤會?青青拍到她半夜出入那種地方,證據確鑿。”李婕還真冇料到趕出去的唐知夏回來了。

是不是看唐家的公司發展不錯,想要回來爭搶家產了?哼!那都是屬於她女兒的,唐知夏一毛錢也彆想有。

唐俊見妻子不喜,他也不再說了,有些疲倦的上樓去了。

李婕趕緊拿起手機撥通了女兒的號碼。

“喂!媽。”

“青青,你猜誰回來了?”

“誰啊!”

“唐知夏那小賤人今天聯絡你爸了,她回來了。”

“什麼?她竟然有臉回來?”

“她一定是看上了咱家的家產,想要回來分一杯羹的,有我在,她想都彆想。”李婕冷哼一聲,臉上儘是尖酸刻薄之色。

“五年前我能趕她離開,她再回來我依然還能讓她滾出去。”唐青青也極有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