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正遠在國外某個沙灘上的女孩,不由連連打了幾個噴嚏,也不知道是誰想她,還是誰罵她。

陽光照耀在她的身上,從她白色衣襟之下,隱約可見一個七彩光芒的圓形鑽石在發光。

如此貴重的東西,女孩為了保管好,也隻能時常佩戴在身上了,以後,她還要找機會還給那個男人的。

但現在,她在逃婚路上,無法回國,隻能先替他保管了。

第二天中午,唐知夏帶著兒子回唐宅吃午餐,李婕表麵上還是很熱情的歡迎她,在唐俊出事之前,她不能有任何對唐俊不好的地方。

“晨晨,來,這是外公給你的。”唐俊遞來一個紅包,裡麵鼓鼓的錢。

唐知夏不由接過來放在包裡,“爸,晨晨還小,你意思一下就行。”

“那怎麼行?我就這麼一個親外孫,我肯定得大方纔行。”唐俊反而嫌給少了。

李婕在一旁看在眼裡,冷笑在心底,唐俊這輩子也就這一次對唐知夏母子好了,接下來的每一年,唐知夏都見不到他了。

“嘶…”唐俊不由捂著心臟位置,“我才喝一杯,怎麼就心臟疼了?”

“爸,那你少喝一點。”唐知夏立即起身,“要不要去醫院。”

李婕一看,趕緊過來扶起老公,“你爸正在吃藥,冇事的,沙發上休息一下吧!”

“去把我的藥拿來,大概這兩天喝了點酒,這血壓又升高了。”唐俊朝妻子道。

李婕一邊上樓,一邊叨叨道,“叫你彆喝這麼多酒,還喝。”

唐知夏坐到父親的身邊,看著他捂著胸口喘著氣,好像很難受的樣子,她有些堅持道,“爸,去醫院看看吧!”

唐俊也不想大年初一就進醫院,多不吉利,他擺擺手,“冇事,吃藥就行了,我儘量少喝酒。”

這時,李婕拿下一片藥,端來一杯水遞給他,“喝吧!喝完去睡一覺。”

唐俊吃完藥,歎了一口氣道,“這身體越來越不行了。”

“爸,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帶晨晨回去了。”唐知夏也不想打擾父親午睡。

“行,那下次爸爸來找你們。”唐俊感覺腦子發昏,的確要睡一覺。

目送李婕扶著父親上樓,唐知夏並冇有立即離開,她一直等到李婕下樓,李婕看她還在大廳,心絃一緊,她剛剛給唐俊吃的也是藥片也是她手中的,她還是心虛的。

“知夏,要不要再吃點水果。”李婕的語氣熱情了幾分。

唐知夏站起身道,“不了,我還有事。”說完,她誠心看著李婕,“婕姨,我爸身體不好,要麻煩你照顧他了。”

“這是什麼話,你爸也是我老公,是我還要過下半輩子的人,我肯定會照顧好他的。”李婕反駁一句,越是心虛,越是表現出對唐俊的需要。

唐知夏點點頭,“好,那我先走了。”

李婕目送唐知夏離開之後,她才鬆了一口氣,心想著這藥效還真見效,老公才吃了一片,喝點酒就血壓升高了。

隻要再過幾天,康皓軒找一個機會帶他出趟遠門,在其它的城市遇上車禍,她的目的就達到了。

唐知夏坐在車裡回席九宸的彆墅,想到父親剛纔的狀態,她還是心裡壓著一根神經,看來過幾天,得帶父親去席九宸的私人醫院裡做個體檢,有什麼身體上的問題,可以立即對症治療。

席九宸的彆墅裡,也因為過年而佈置了一番,整座花園帶著一種浪漫的氣息,他送給她的跑車停在了車庫裡,唐知夏因為冇有時間去試駕,而擱置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