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知夏也有一種突然被他掌控在手,再也逃不掉的自覺了。

“好吧!那也得等你的腿好點再說。”唐知夏關心著他。

“我先讓人佈置場地,半個月之後我們訂婚,這半個月裡,你可以隨便挑你喜歡的衣服裙子珠寶。”席九宸知道女孩子應該喜歡置辦這些東西。

“嗯,行。”唐知夏也覺得冇必要挑挑撿撿了,這個男人挺不錯的。

就像父親說的,她帶著孩子還能嫁人,已經是福氣了,所以遇到條件好的就嫁了吧!

席九宸見她答應得這麼爽快,終於鬆了一口氣,有一種獵物到手的滿足感。

所以,他腿上這點傷,換來一個妻子,很值了。

唐知夏出來了,楚皓進去彙報一點工作的事情,唐知夏來到兒子的房間,小傢夥立即衝過來詢問,“媽咪,席叔叔的腿什麼時候好。”

“醫生說十天之後就能好,彆擔心了。”

小傢夥突然抱住了唐知夏的脖子,在她的耳邊懇求地問,“媽咪,我想讓席叔叔做我爹的可以嗎?”

唐知夏聽著兒子這句話,又心疼又想笑,“為什麼?”

“媽咪,我好喜歡他,我感覺他就是我的爹地。”小傢夥大聲說道。

唐知夏的心沉了一下,可是席九宸這輩子都不可能是兒子的親生父親。

“好,媽咪決定嫁給他了,以後我們生活在一起,讓他做你的爹地好嗎?”唐知夏答應兒子。

“真的嗎?太好了,我有爹的了。”小傢夥開心地蹬著小腿道。

唐知夏看著兒子這開心的樣子,她也心情緩過來了不少,昨晚那擔驚受怕的情緒遠離她了。

席九宸的主臥室裡,楚皓彙報著對林菁菁一行人的處置,“席總,林菁菁的真名叫席菁菁,是席瑞銘從小收養的義女,他在國外控製了林錦的兒子,所以,林錦在國內一直幫他隱藏林菁菁的身份接近你。”

至於林菁菁接近他的目的,他已經很清楚了,想要他的子嗣,成為席瑞銘將來控製席氏帝國的傀儡。

“讓律師團好好做事,我要這群人付出慘重代價。”席九宸的拳頭握得格格作響。

“是,他們已經收集一切資料,絕對不會讓他們逃脫任何一項罪名。”

“明天給我請一家婚慶公司過來,我要安排一場訂婚晚宴。”席九宸低沉吩咐。

楚皓不由一喜,“席總,您和唐小姐要訂婚了,恭喜。”

席總追唐小姐也大半年了,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瞭,他在一旁曾經也是乾著急的人呢!

“楚皓,你要合適的人,也可以跟我說,不要因為工作也耽擱了你的婚姻。”席九宸感受到擁有愛人的幸福,也想把婚姻這件事情給楚皓安排上。

楚皓立即感謝老闆的厚愛,但同時搖頭,“謝謝席總關心我的婚姻大事,但我還冇有對象。”

“忙完上半年,下半年我給你一個長假。”席九宸說道。

“謝謝席總。”楚皓感恩遇上這麼好的老闆。

晚上,小傢夥陪伴在席九宸的身邊,兩個人玩起了魔方,正好席九宸有的是時間陪他了,耐心十足。

唐知夏會愛上這個男人,更多的是,看到了這個男人對她兒子的愛和關心,隻有一個愛她的兒子的男人,才能扣開她的心門。

想到年後就要和這個男人訂婚了,唐知夏還是有小小的緊張的,她在想,這兩天該和父親說一句。

晚上小傢夥早早睡了,唐知夏也是熬得眼眶發黑,所以,哄完兒子,她也想趕緊上床睡一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