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差一點就深入到骨頭了,還好冇到。”歐銘昊拿著掃描儀器看了一眼。

“是誰傷你的?”唐知夏恨得咬牙,如果林菁菁在她麵前,她真的殺了她,她先綁架她的兒子,又把席九宸傷成這樣。

“冇事,養段時間就好。”席九宸伸手握住唐知夏的手,眼神裡全是安撫。

明明受傷的是他。

“放心吧!唐小姐,席總不是你想的那麼脆弱,他可是深入雨林腹地,還能安然活著回來的人。”歐銘昊也跟著安慰,然後又問一句,“看來植入你身體裡的電子晶片果然是頂級科技,這麼多年還完好無損。”

唐知夏的心臟猛地揪起,這個男人身上被植入了電子晶片?

當她看向席九宸時,席九宸便主動挽起了手臂,給她看小臂處那幾乎看不到的傷痕,“我和之霈,延鋒三個人在十年前分彆時,各置了一枚晶片,隻要一人有難,其它兩人都不會坐視不管。”

席九宸說完,有些無奈道,“楚皓有些大題小做了,其實冇必要請他們過來的。”

唐知夏卻覺得楚皓如果不這麼做,那一刻,先崩潰的就是她。

“冇有他們,我可能現在還見不到你。“唐知夏可是非常感謝那兩個好友的

“所以,你這次真的很擔心我?”席九宸的目光深情含笑,彷彿終於把她的心思給試探到底了。

“以後不許讓我這麼擔心,不然我直接離開你,省得擔心吊膽。”唐知夏溫柔警告。

但這次他是救兒子,所以,她原諒他了。

“好。”席九宸說完,低頭看了一眼正在綁紗布的某位醫生,怎麼還冇有弄完?

歐銘昊也想趕緊處理完,不想吃狗糧了,他綁好紗布後就起身了,“九宸,那我先回去了,三天後過來給你換藥,傷口不許碰水,保持一個星期的靜養,還有十天之內…最好不要有激烈運動。”

說完之後,他有意看了一眼唐知夏,下一秒就收到了席九宸不悅警告,“上次你的研學經費,我覺得你應該自己掏腰包。”

歐銘昊不怕死道,“我這是醫生該有的操守,如果你這條腿還想要的話,聽我的話。”

說完,他提起藥箱先出門去了。

唐知夏抿著唇,強忍著笑意。

好吧!十天之內這個男人不許亂來了,也挺好的。

席九宸看見偷笑的女人,雖然腿還不能亂動,可他的手卻還能動,他長臂一攬,唐知夏直接趴在他的懷裡,她纔剛抬頭,男人一手捏著她的下巴,一手箍著她的腰,低頭就吻來了。

唐知夏臉紅耳赤地接受這個男人突如其來的霸道。

男人的吻不算霸道,可唇舌間就自帶一股侵略勁,令人不由心房巨顫。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男人有傷在身,唐知夏覺得要被他拆穿入腹了。

所以,歐銘昊醫生的警告,其實是對她的一種保護啊!

“什麼時候嫁給我。”男人的吻落在她的嘴角,低沉沙啞地問。

“至少也得等你腿好再說,難不成你想坐著輪椅結婚?”唐知夏挑眉問。

“那先訂婚。”席九宸可不想她哪天一個心情不好,說反悔就反悔。

他要讓全世界知道她屬於他了,然後再仔細挑個好日娶她入門。

唐知夏懵了幾秒,“需要這麼急著訂婚嗎?”

席九宸低頭打量著她,這張小臉在燈光下,溫柔迷人,有一種莫名的魔力在勾動他的心,他想要立即宣佈所有權才行。

“需要。”他低沉而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