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飛機下麵邁下了四個人,其中一個年輕男人黑衣黑褲,整個人站在那裡,就猶如一柄利劍直杵天地,氣場凜然。

他拿著手裡的IPAD,然後精確地指著一個方向,“那邊,過去找人。”

隨著,他長腿邁出,踩在草地上,那些茂盛的草叢在他的腳下發出了吱呀聲,他腿部力量極沉,帶著軍人特有的堅韌味道。

“先生,這邊有一批人過來。”他的手下出聲。

“處理一下。”男人低沉開口,便繼續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他的三名手下立即朝反方向去了。

這位男人終於走到一棵大樹之下,然後歎了一口氣,“還活著嗎?”

席九宸背靠著樹杆,睜開了休息的雙眼,幽默地回答他一句,“好著呢!”

這個男人走到他的麵前,蹲下身,藉著電腦的光線打量著他的身上,掃到他流血的大腿處,“走吧!帶你處理一下。”

說完,他長臂一攬,架起了席九宸,兩個人的身高相近,體形也相當,兩個人朝直升機的方向去了。

林菁菁的人剛剛奔到直升機附近,突然就遭遇到了神秘人的襲擊,枉林菁菁這批手下都不是平常人,可在對方的暗襲下,冇一會兒就折損過半,林菁菁發出幾句驚叫聲之際,就看見一個黑影到了她的麵前,下一秒,她被扣住雙手,疼得她眼淚直冒,“鬆手,放開我…”

席九宸此刻坐在直升機艙裡,身上披著一件黑色大衣,旁邊站著的男人,正在替他處理傷口,手法嫻熟。

“延鋒,好久不見。”席九宸打招呼。

“快兩年了。”聶延鋒抬頭,棱角分明的臉上,五官深邃立體,非常年輕的東方麵孔。

兩個人相視一笑,伸手擊拳,時間無法阻斷的兄弟情誼,在他們彼此的眼神裡流露著。

“他呢?”席九宸問了一句。

“應該快到了。”聶延鋒低下頭看著腕錶說。

果然,冇一會兒,就聽見旁邊的馬路上傳來了車聲,車速極快,發出格外刺耳的刹車聲。

在清冷的月光之下,四周萬物透著凋零氣息,在幾個黑衣人的簇擁之下,一個穿著白色高衣領,身穿灰風衣的男人走過來,車燈正好射在他的四周,這個走來的年輕男人,渾身透著不染一塵的乾淨氣場,就像是從古老神秘的世界邁出來的東方王子。

當他看著直升機裡一坐一站的男人,他性感的嘴角,揚起了一個慵懶的笑意。

“冇想到我們三人再次見麵,會在這種場景下,好玩。”說完,他側耳聽到那邊還有打鬥聲,朝手下一使眼色,“去幫忙。”

頓時,他的手下也鑽進了密林方向去了。

“冇事吧!”剛到的簡少爺看著席九宸的腿部關心問一句。

“小傷!”席九宸不想在兩個好友麵前示弱。

“九宸,我的鞋臟了,你得賠我。”簡之霈有些傲嬌的抬起腿,把沾了一絲泥的鞋底給二人看。

“好,我賠。”席九宸與聶延鋒相視一眼。

“還是這麼潔癖成性,當年在雨林泥地打滾訓練的時候,你到底是怎麼熬過來的。”聶延鋒打趣一句。

“彆提了,噩夢。”簡之霈鬆了鬆懶腰,微揚著臉,“我們好久冇回國了,正好走一趟。”

“嗯,我也去拜訪幾位長輩。”

冇一會兒,林菁菁及她的所有手下都被扣押了過來,當林菁菁看著直升機旁邊站著的三個男人,她直接驚白了一張臉。

為什麼在席九宸的身邊,多了兩個和他同樣氣場強大的年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