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皓帶著唐知夏到了另一間休息室,坐下之後,楚皓便直接告訴她一件事情。

“席總有兩位摯交好友,他們個個神通廣大,能耐非凡,現在,他們接手營救席總這件事情,我們隻要等他們的訊息就行。”

“他們是什麼人?”唐知夏追問,因為她實在擔心。

“我隻知道一位姓聶,一位姓簡,他們擁有什麼背景我並不清楚,但席總曾和我說過,席老太太在他八歲的時候,送他去一所秘密訓練營呆到了十六歲,他在那裡結識了另外兩個家族的大少爺,他們一起在那裡訓練了八年,情若兄弟,成為摯交,一人有難,另外兩個人絕對不會坐視不管。”

唐知夏震驚,看來她對席九宸還不是真正的瞭解。

“而且,他們有屬於他們自己的一套追蹤係統,定位精準,隻要他們到過D國,他們一定能迅速找到席總所在的位置,找到他,營救他。”楚皓相信有他們兩個人出手,隻要在他們找到席九宸的時候,他還活著,成功救出的概率達到百分之百。

唐知夏聽到這裡,也稍稍寬心了一些。

D國某機場,一架私人飛機平穩落地,飛機的後尾處,出現三輛黑色的裝甲越野車,車子直接駛出了機場,朝著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而在這隊人馬才離開不到二十分鐘,另一架私人飛機也到了,暗黑的顏色,吸走了機場旁邊泰半的燈光,從後麵的車尾處,同樣駛出兩輛車,直奔夜色之中。

林菁菁根本不知道自己招惹來了什麼人,她此刻命令著她的手下搜尋著密林深處,尋找席九宸的蹤影。

“快給我找到他,不能讓他逃了。”林菁菁不想計劃就此失敗,這是她花費巨資才籌備的計劃。

錯過今天,她就再也冇有機會完成了。

“大小姐,這密林太大了。”她的手下深感任務艱钜。

“就算踏平這片林子,也得把他找出來,快去。”林菁菁坐在車裡命令一句,她也下車,接過了一把手電筒找了一個方向尋找過去。

席九宸能去哪裡?他的腿部被刺了一刀,肯定流血嚴重,或許會消耗他的體能,所以,他一定走不了太遠。

席九宸的確冇有走太遠,他此刻正在一棵大樹的背部,撕下了襯衫在腿上打了一個結,阻止流血,而他也深感體力在流失,但他絕對不會落在這群人手裡的。

如果他計算冇錯,那兩個人也該到了,所以,他隻需要呆在安全的地方,等著那兩個人過來營救就行了。

在深夜尋人,的確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林菁的十幾名手下尋找了很久,也冇有任何的訊息。

於是他們又往回尋找,從席九宸跳下的地方,重新沿著血跡來尋找,林菁菁也緊跟著,她心想,說不定席九宸此刻流血過多,暈倒在那個草叢裡也說不定。

“這裡有衣服碎片,他一定是撕下衣服止血,血跡挺多,他肯定走不了多遠了。”一個追蹤的手下立即彙報出聲。

林菁菁眼底閃過欣喜,“快追,把他給我綁回去,醫生都到了。”

就在這時,他們聽見了直升機的聲音,由遠及近,那螺旋轉動的聲音非常的響亮。

林菁菁的臉色一變,旁邊的手下也有一種預感,怎麼深夜還有直升飛機來這邊?

“彆管,大家趕緊找人。”林菁菁希望這直升飛機不是來救席九宸的。

幾分鐘後,在他們頭頂處一輛直升飛機盤旋而過,飛機就在前麵不遠處,突然選了一處草地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