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皓微微鬆了一口氣,立即把席九宸消失的最終地點發過去,他知道有這兩個人出手,席九宸的生還機率可以增加百分之九十。

而至於這兩個人的身份,楚皓也僅僅在電話裡見過,他們和席九宸是摯交好友,也是生死患難過的人,他們隱於世界的角落,財富和手腕非常驚人。

席九宸在臨行時,也交代過他,如非必要,不用麻煩到這二人,可現在,楚皓真的心慌了,他必須要請二人出手。

林菁菁的船隻上,她坐在房間裡的沙發上,看著被綁於床上的男人,她真的很不想殺掉他,捨不得讓這個男人死。

“九宸,如果你乖乖配合我生下我們的孩子,我可以求我義父饒你一命,然後我們在一起生活如何?”林菁菁說完,走到席九宸手身邊,手指勾起他的下頜,眼神帶著質問。

席九宸的眼神又冷又鋒利,像是一柄寒刀出鞘,盯得人發慌。

林菁菁不由懊惱地再問,“彆這麼看著我,你想要活命,就隻有照現在說的做,主動和我交好。”

“你不配生下我席家的孩子。”席九宸冷冷啟口,彆開臉掙開她的手。

林菁菁氣得咬牙,盯著他棱角分明的眉骨和鼻梁,從這個角度看去,這個男人顯得格外的野性難馴。

可也格外的吸引著她,這個男人有一種蠱惑的力量,令她捨不得他死。

“席九宸,你就真的那麼想死嗎?不管你願不願意,我都會懷上你的孩子,生下來將來繼承席氏集團,我義父不會罷休的。”林菁菁氣瘋道,她突然捧住了席九宸的臉,就想強吻下來。

可就在這時,席九宸的眼神頃刻警告濃烈,幽光懾人。

林菁菁想吻的念頭被嚇住了,她隻能訕訕鬆開了他的手,“你到底喜歡唐知夏什麼?我哪不如她嗎?”

席九宸冇有回答她,因為這個女人根本無法和他的女人比較,這種問題連回答的必要都冇有。

“席九宸,你最好考慮清楚,是和我自然結合,還是我們用醫生的手段來完成。”林菁菁說完,甩門離開。

席九宸閉上眼睛,他細數著時間,唐知夏應該接到了晨晨,那他也可以更加的安心了。

至於他自己的安危,他想,楚皓應該通知了那兩個人。

如非必要,席九宸還真不想驚動這兩名摯友,但明顯他們都會到場,到時候有的他們去嘲笑了。

不,為了點麵子,席九宸決定找到機會就脫身,不會給他們營救自己的機會。

F國一座巨型的城堡處,一輛黑色的直升飛機正緩緩升起。

同時,在Y國的一場軍事會議上,首位的位置也空了,因為剛剛這裡還坐著的男人已經離開。

唐知夏站在碼頭處,看著離自己僅有一百米的快艇,她的眼淚激動落下,轉眼就到了,從保鏢的懷裡放下一個孩子,唐羽晨衝向了母親。

“媽咪…媽咪…”小傢夥哭紅著眼睛跑過來。

兩母子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唐知夏親著兒子的小腦袋,努力地確定他冇有事。

可看見兒子臉上那一條血痕,她的心,還是如刀紮一般的疼。

“誰傷了你的臉。”唐知夏強忍著怒火問。

“就是那個壞女人,她還綁架了席叔叔。”唐羽晨紅著眼眶道,“媽咪,快救席叔叔,他有危險。”

“楚叔叔正在營救,他不會有事的,來,我們先回酒店。”唐知夏抱起兒子安慰著他,可她自己的心裡,卻無法得到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