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朝手下一招手,唐羽晨被放開了,可他第一個跑過去的,就是席九宸的身邊。

“席叔叔,席叔叔,你為什麼要被他們綁起來,我不要你為了救我被他們綁住,她是個壞女人。”唐羽晨一張小臉憤怒地指向林菁菁。

席九宸雖然被扣住了雙手,但他蹲下身之際,身姿依然如王者般筆挺不屈,他的目光認真的看著小傢夥,“晨晨,回到你媽咪身邊去,叔叔不會有事的。”

“席叔叔,我不要離開你,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不要走。”小傢夥抱住了他,急得哇哇直哭。

席九宸趁機朝他的人使了一個眼色,保鏢李超立即過來抱住了唐羽晨,可小傢夥就像一條小魚般,掙紮著扳開保鏢的手不願意離開,保鏢隻能強行把他帶下了快艇。

空氣裡,還能聽見小傢夥哭喊的聲音,“席叔叔,席叔叔…”

席九宸聽著這一聲聲的哭叫聲,他的心房柔軟下去,眼眶也微微泛紅,這個孩子真的就像是他的親生兒子,有一種血脈呼應的感覺。

林菁菁冷笑一句,“真是好一齣父子情深啊!九宸,你應該知道你的結局是什麼。”

說完,她命令道,“現在把我對我義父的起訴撤掉,還他自由。”

席九宸的麵前遞來了一部電話,就在這時,旁邊一個狙擊手的槍正對著那快艇上冇有走遠的三個人。

席九宸寒眸一沉,接過電話,撥通了警局隊長的號碼,當那端接通之後,他冷靜啟口,“劉隊長,我現在撤消對我叔叔席瑞銘的起訴,麻煩在三天之後放他離開。”

“席少爺,你確定要放棄追查當年案件?”

“是的,我叔叔不是嫌疑人。”席九宸認真回答。

“好吧!我安排放人。”

“謝謝。”謝九宸的話說完,林菁菁滿意地收回手機,朝身邊的保鏢一揮手,“讓他們走吧!我們出發。”

此刻,正在監控畫麵之中,唐知夏的眼淚已經漫住了她的眼睛,她親眼看見這個男人為了救她兒子,被那群人扣住雙手,宛如一頭失去抵抗的野獸,乖乖順伏在林菁菁的手裡。

“唐小姐,你兒子應該安全了,我們會派人去接,現在營救席總的任務,交給我們了。”

“九宸…你們一定要救他回來,請你們救他回來。”唐知夏懇求地看著楚皓一行人。

“放心吧!我們不會讓席總出事的。”楚皓微一點頭,格外冷靜沉著。

唐知夏被送到旁邊休息,等候唐羽晨回來,可唐知夏的心卻被席九宸的安危揪住了,她想要的,是兩個人的平安啊!

由於快艇的迎接,唐羽晨所在的船隻已經和營救隊在一起了。

就在這時,監控方向傳來了訊息,原本對林菁菁船隻的追蹤突然失去了信號,林菁菁非常狡猾地駛進了一個國家的領海,那裡有信號攔截係統,林菁菁在那個國家的係統保護下,帶著席九宸消失在他們的監控之下。

楚皓也冇料到林菁菁有此能耐,他拿起手機走到一旁,撥通了一串號碼,“喂!”那端傳來冷冽的男聲。

“簡少,打擾了,有件事情想麻煩您,事關席總的生死。”

“什麼?九宸讓自己陷入了生死之地?”那端的男人驚訝了幾分。

“是的!席總需要您出手營救。”

“說吧!他人在哪?”

“目前他被綁進了D國的領海裡,生死不明,請您聯絡聶少爺一起行動,務必救回席總。”

“這傢夥怎麼落到這地步了?”那端的男人無奈地歎了一口氣,“好,把他最後的追蹤地址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