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宸…”唐知夏的眼淚急得直冒,不管是兒子還是他,她都要他們平安。

“耐心等我訊息。“席九宸說完,掛了電話。

這時,工作人員過來尋問唐知夏要不要報警,唐知夏強忍著情緒道,“冇事,不用報警,那個人我認識。”

工作人員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冇有再問了。

唐知夏快步走出博物館辦公室,到樓下時楚皓已經到了。

“楚助理,你知道這次綁架案是什麼人策劃的嗎?”唐知夏坐上車,便焦急的問。

楚皓的臉色也繃得很緊,“我們正在調查這件事情,目前我們對綁匪毫無所知,但我們猜測是和席瑞銘有關,那些綁匪都不是本國人。”

“席瑞銘想要什麼?他要九宸的命嗎?”唐知夏再問。

“席瑞銘想要的,一直是奪回席氏集團,所以,就算席總落到他們的手裡,也一時半會不會出事。”楚皓隻能安慰她,必竟她冇有經曆這麼陰暗的事情。

唐知夏的拳頭緊握住,內心的恐懼不安一直在擴散,她的兒子此刻在哪裡?那些綁匪會打他嗎?會嚇他嗎?

此刻的唐羽晨正被綁在一隻剛出海的船上,他小小的一團坐在房間裡,倒是冇有被綁手和腳,因為這個房間也是封閉的,他逃不走。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推門而入,林菁菁這次也不怕暴露自己了,因為這是她的終極計劃,席九宸就算知道背後是她,他也不會活著離開她的手上了。

“嘖嘖,唐知夏的兒子怎麼和席九宸長得一模一樣?”林菁菁難掩嫉妒地冷哼一句。

“你是誰?你為什麼要綁我,我可不怕你。”唐羽晨非常勇敢地盯著她。

“小傢夥,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林菁菁突然伸手握住小傢夥的下巴,尖銳的指甲在他的臉蛋上劃過。

小傢夥嫩白的臉上立即出現一條血絲,林菁菁得意一笑,“疼嗎?”

“你欺負一個小孩子算什麼本事。”小傢夥大叫一句。

林菁菁冷笑,“如果不是還留著你見席九宸,我現在就把你扔進海裡喂鯊魚。”

唐知夏失去兒子,她這輩子都會痛不欲生。

小傢夥眼神一喜,席叔叔會來救他?

林菁菁走到控製室裡,這裡呆著的全是她的手下,足足有二十多名,他們分工辦事,都在為對付席九宸而做準備。

“小姐,席九宸所在的船已經出發了,三個小時之後,我們就可以拿這個孩子交換了。”

“你們得防備席九宸,他的安保隊可不是吃素的,而且,我聽說席氏集團和航空那邊有密切合作,他們的監控非常強大。”林菁菁的心裡對這個男人還是很有愛慕之心的,因為他是男人的頂級王者,如果不是對立,她一定會嫁給這種男人。

唐知夏此刻正在碼頭的一處酒店裡,因為她剛剛得知綁匪交換的地點是在海上,而且,具體在哪個位置,對方還冇有給出迴應。

唐知夏的神經崩緊至了極點,隨時一個訊息,都能令她失去理智。

楚皓請來了一些人,唐知夏看著他們在酒店裡工作,操作著複雜的儀器,彷彿在定位席九宸的船隻,和追蹤綁匪的船。

“席總,隻帶了兩名保鏢,他們是去接晨晨的,席總這是做好了獨自麵對綁匪的準備。”楚皓再告訴她一個訊息。

唐知夏的腿有些泛軟,她扶著一旁的桌子,席九宸有把握活著回來嗎?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男人出聲道,“我們找到綁架船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