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席九宸的手機響了,他朝唐知夏道,“回去睡吧!”

唐知夏也不打擾他接電話,出門去了,隔著門,她隱約聽見這個男人的語氣很重,帶著怒火,“我讓你們怎麼辦事的?”

唐知夏的心臟急跳了一下,可剛剛,他還是一個溫柔的樣子。

唐知夏回房間去了,這下更加失眠了,又該想這個男人遇到什麼上火的事情了嗎?

今天,就是小年了。

唐知夏答應父親要帶兒子回家的,但不是吃中午飯,是吃晚飯。

在小傢夥起床後,她先給兒子弄了早餐,然後,準備午餐,她想席九宸肯定要睡到中午纔會起床了。

轉眼中午十一點半了。

唐知夏輕輕來到了主臥室的門口,想要看看這個男人是不是還在睡,她輕輕擰開了門把,小聲的邁進來。

隻見灰色的大床上,果然這個男人睡在那裡,很少見他賴床的樣子,唐知夏倒真想看看呢!

她像隻小貓咪一樣,踏著無聲的步子來到了床沿邊上,她輕輕地撐著手臂,俯身去看男人,濃密的睫毛在眼睛下留下一片密密的陰影,像兩把小扇似的。

不得不說,有些男人即便什麼也不做,隻是一個睡顏,就能令人心神盪漾,對他起不軌心思。

唐知夏嚥了咽口水,看著他睡衣下鋒利性感的鎖骨,看著睡衣下麵隱約露出來的結實肌肉,以及這個男人躺在床上修長偉岸的身軀…

真是感歎造物主的手筆呢!

就在唐知夏滿腦子胡思亂想時,突然男人濃密的長睫掀開了,直接就對上了唐知夏的眼睛,唐知夏嚇得手一軟,整個人不偏不倚地壓在了他的胸膛上。

唐知夏手忙腳亂想要爬起身時,男人的長臂已經箍住了她的腰,將她一提,她就這麼上床了。

“你再睡會兒,我不打擾你。”唐知夏忙哄他,不就是欣賞了一下他的睡顏嘛!

席九宸二話不說,直接就把臉埋入了她的頸項處,吻了下去。

唐知夏隻感覺身體酥了幾秒,然後推他,“我錯了,我不該吵你睡覺的…放過我吧!”

席九宸還把她往被子裡麵拉,被他睡得像個暖籠的被子裡,唐知夏隻感覺舒服,同時也危險。

這就是為什麼早上剛睡醒的男人,很危險的意思。

席九宸就像是一個剛起床,還帶著起床氣的幼稚鬼,逮著她就親,也不顧親在哪裡。

“席九宸…”唐知夏低叫著,一邊推他,這個男人渾身熱度驚人。

席九宸終於有些低啞的抗議,“就抱一下。”

我信你個鬼!

唐知夏內心哼叫一句。

“反正你早晚是我的。”男人在她的髮絲裡發出了悶哼。

他要提前占有。

唐知夏還是找到機會下床了,看著床上坐起身,渾身張揚著慵懶迷人的氣息的男人,她如果撲上去,其實也不虧的。

“那個…我做午餐了,你起床吃點東西吧!”

“什麼時候回你家?”

“下午回去。”

席九宸鬆動了一個身子,掀被起身,然後就尷尬了!

唐知夏一眼看見,立即轉身直吞口水,這個男人真不把她當外人了嗎?

“背過身乾什麼?這是屬於你的東西。”席九宸在身後有些惡劣地說。

唐知夏再不能聽下去了,她快速奔跑出門。

席九宸卻在身後傳來發爽朗而得意的笑聲。

還有些惡劣。

唐知夏弄好了午餐,就看見這個男人一身華貴從二樓走下來,一副精英王者氣勢。

“晨晨呢?”席九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