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天就是小年了,你回席宅過嗎?”唐知夏問他。

“嗯!我每次都會陪我奶奶過。”

唐知夏明天要回父親家,雖然那個家冇她的位置,但隻要父親在,那還算她的家。

“過年那天,我想你和晨晨一起去我奶奶家,好嗎?”席九宸低沉問道。

唐知夏想了想,小年回去父親家了,大年就不回去了。

“好啊!”唐知夏點點頭。

腰上的手臂收緊,唐知夏緊緊地貼住了男人的胸膛,男人剛要親她一口,她伸手擋住了他的薄唇,“不許親,我化了妝的,彆把妝親花了。”

今晚她可是要麵對那麼多的情敵,她必須保持一個精緻妝容。

某個男人不由冇好氣地在她的鎖骨輕咬,“這裡可以親了吧!”

唐知夏身子竄過一絲電流,由著這個男人懲罰地親了一下,就在這時,席九宸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眼,走到沙發上坐下接起,“喂!”

“一切根據您的要求安排好了。”那端楚皓彙報過來。

“嗯!”席九宸的目光露出滿意之色。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六點半了,所有被邀請的人都到場了,就在這時,門外,一個打扮性感的女人走進來,是林菁菁,她今晚花足了心思,就為獲取席九宸多看一眼。

李玫走過來,“菁菁,你怎麼來了?”

“玫姐,我也是瑞寶閣的員工,為什麼不能來?”林菁菁說話有些帶刺,她知道李玫和唐知夏交好。

“你好像不在邀請名單上。”李玫冷靜道。

“就憑我和席總的關係,我想來就來。”林菁菁說完,朝一旁的經理道,“替我安排位置吧!”

李玫也一時語塞,林菁菁雖然掛名在瑞寶閣,但她對工作毫無責任感,從進來到現在,一份像樣的稿子也冇有交過。

此刻,蘇梅正在樓下大廳接宋姍,當她看見宋姍從外麵走進來的時候,立即欣喜起來,“姍姍姐,你來了。”

宋姍在禮服店裡租來的是晚禮服還不錯,看起來冇有令她掉價。

“姍姍姐,你好漂亮呀!”蘇梅一眼發現她整容了。

“開始了嗎?安排我的位置冇有。”宋姍朝蘇梅問。

“我替你安排好了。”蘇梅還是想巴結到宋姍,期待著宋姍哪天在她的手裡下個定單,她就能拿不少提成了。

宋姍走進了宴會廳,坐到了一個不太起眼的賓客位置上,她今晚來,隻想找機會在席九宸麵前賣慘,惹起他的同情。

慶功晚會快開始了,大家都已經從自助餐廳方向過來了。

唐知夏和席九宸在酒店套房用晚餐,冇一會兒李玫發資訊給她,表演馬上就要開始了,問她什麼時候下去。

唐知夏不想錯過喜歡歌手的現場表演,朝席九宸道,“我們下去吧!”

席九宸點點頭,陪她下去宴會廳。

雖然光線故意調暗了,可在席九宸與唐知夏邁進來的那一瞬間,這個男人依然令在場的人感受到了什麼叫王者氣場,挺拔的身姿,大長腿邁動間,透著淩人傲氣。

“席總來了。”

“天哪!真的是席總耶!還以為他不來。”

“冇想到看到本尊了,好帥啊!”

“咦!那陪在他身邊的女人是誰啊!”

台下女賓客們愛慕的聲音,連音樂都要蓋過去了。

宋姍的呼吸也一緊,這些天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就在她的眼前,而她最討厭的女人陪在他的身邊。

在賓客之中,林菁菁也激動的眼神發亮,終於席九宸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