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錦告訴過她,席九宸正在查當年他小時候的綁架案,那一次綁架案唐知夏的母親喪命其中,所以,席九宸全力重審這件事情。

這就是義父說的凶多吉少,他擔心席九宸在牢中對他動手,或者他查出當年之事,席九宸一定會讓他把牢底坐穿。

“小姐,老爺不在了,我們都聽你的。”手下也預感到席瑞銘到頭了,林菁菁手握席瑞銘在國外的財產。

他們跟著她,才能撈著好處。

林菁菁閉上眼睛道,“你們出去。”

義父可不會這麼讓她放棄的,因為林錦在製衡著她,林錦的兒子被綁架在國外,一直是義父的人在看守,她都不知道關在何處。

義父的財產還冇有完全繼承到她的手裡,林菁菁現在退出,冇有好處,還要冒著被追殺的風險。

倒是可以博一博席九宸這邊,生下他的兒子,坐享席氏帝國億萬資產,隻要懷上他的孩子殺了他即可。

“告訴義父,我會照他的計劃做。”林菁菁咬著唇,野心勃勃。

跟在席瑞銘這種陰謀家的身邊,林菁菁的心思可不單純。

峰山彆墅處。

楚皓一直派人在這邊調查監控,終於在通訊追蹤地址地附近,調取出了一組畫麵,畫麵是在一處水池旁邊,一個女人的身影正在打電話。

根據GPS定位,楚皓認為就是這個女人命令那個保安的燒資料庫的。

她是符合這個時間,這個地址的唯一之人。

“有冇有其它畫麵,再清新一點。”

保安操作著其它監控畫麵,拉近了一個鏡頭,楚皓看清鏡頭裡的女人,瞳仁頓睜。

因為鏡頭裡麵的女人赫然是宋姍。

“把這份錄像資料發給我。”楚皓淡定的說道。

帶著這些資料回到車上,楚皓撥通了席九宸的號碼。

“喂!”

“席總,我剛剛在峰山根據GPS定位到命令保安火燒資料庫的人是宋姍小姐。”

“什麼?你確定?”

“確定是她,我一會兒把資料發給您。”

席九宸回到書房,接收到了楚皓髮來的資料,畫麵上的女人正是宋姍,她在打電話。

席九宸知道,楚皓的資料不會有問題,他們席氏集團旗下的追查係統更是綁定了衛星定位係統測時測距的。

宋姍為什麼要命令那個保安燒燬資料庫?她隱藏什麼秘密?席九宸的內心疑惑湧起。

對於宋姍的瞭解,席九宸覺得唐知夏應該更清楚。

他拿起電腦起身出來找唐知夏,唐知夏正在二樓看父親發來的一堆材料報告,她看了半天,才記住幾個材料名稱。

不是管理公司這塊料的她,極頭大。

“有時間嗎?有件事情我想問問你。”席九宸坐到她的對麵,把電腦打開轉向了她。

唐知夏眯著眸看著打電話的女人,“這不是宋姍嗎?”

“請原諒我不經你的同意,在調查你五年前那件事情。”席九宸率先道歉。

唐知夏錯愕了幾秒,“你為什麼要調查這件事情?”

“我想揪出那個渾蛋,讓他把牢底坐穿。”席九宸目露寒光。

唐知夏想到最近接到那個牛郎的電話,她知道這個牛郎就是一顆定時炸彈隨時會在她的身邊炸開。

到時候,她的名聲,兒子的身世,都會受到影響。

倒是把他送到牢裡去,纔是一勞永逸的辦法。

“我有冇有告訴你,當年是宋姍找這個牛郎來睡我的?”唐知夏抬頭,倒是毫不迴避這個問題了。

席九宸的俊顏直接震住,他第一次聽到唐知夏說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