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R國際集團,一個神秘的收購團隊正在會議室裡與老闆傑克談判,最終以一百億美元的價格簽定了收購合同。

誰也不知道QR的老闆已經換人了,走出收購會議室的中年男人,拿出手機,朝那端的男人彙報道,“席少,收購勝利完成了,您現在成為QR國際珠寶的總裁。”

“我知道了!”那端的男人淡淡應了一句。

為了答應奶奶去追求唐知夏,席九宸花了一百億收購她所在的公司,能拒絕這場婚禮的,隻有唐知夏。

在過程上,他要做給奶奶看,但最終能不能娶這個女人,還是未知數。

席九宸希望唐知夏拒絕他,必竟婚姻要有感情基礎,不然,搭夥過日子也是冇有意義的。

唐知夏也不知道,她的老闆已經換人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唐知夏在附近給兒子找了一所私立幼兒園,把兒子送到學校上校,她纔有空工作。

小傢夥對新學校非常有興趣,揹著小書包牽著老師的手,一蹦一跳的進去了。

“那是你兒子吧!真帥啊!我從冇有見過這麼好看的男孩子。”一個媽媽驚豔的說道。

唐知夏抿唇一笑,兒子長得好看,當媽的心裡自然高興。

寶瑞閣。

唐知夏第一天過來上班,身為設計部調派的設計師,她的待遇是非常好的,擁有專屬辦公室,配上能乾的小助理,她的工作不是大眾設計,而是定製設計。

這也是QR的賣點之一,每一位客人都擁有獨一無二的終生定製款。

唐知夏的助理叫李小昕,青春朝氣,聰明又能乾。

“知夏姐,您的咖啡。”李小昕替她送咖啡進來。

“謝謝。”唐知夏點點頭。

冇過兩分鐘,李小晰敲門探頭道,“知夏姐,經理說三點開會,老闆會來,你準備一下。”

三點準時。

會議室。

唐知夏坐到了她的位置上,前前後後都是寶瑞閣的重要成員,看來這是一場公司大型會議了。

唐知夏正打量中,不經意撞進一雙銳利盯來的眼睛,那是一個二十七八的性感女人,她的名牌寫著,“首席設計師艾雅。”

唐知夏立即心神領會,乾設計師這一行,競爭性是很大的,所以,在這一行冇有所謂的朋友,隻有利益競爭,她從國外調回來,被人看不順眼那是正常的。

這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彷彿來人還不少,會議室的門推開,率先邁進來的是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一身剪裁得宜的西裝,五官深邃立體,氣場十足,當他坐在首席的那張椅子上。

那份無聲自發的威嚴氣勢,令人一看便是久居上位者的尊貴之人。

台下,瞬間無聲。

今天的大老闆怎麼換了?

台下的女設計師們,更是個個驚喜激動,看著俊美如神衹的男人,紛紛失了神。

唐知夏也詫異,寶瑞閣的老闆不是五十出頭的人嗎?怎麼這麼年輕?

這時,副總李陽輕咳一聲,“介紹一下,這是QR全球首席執行總裁兼董事長席九宸先生席總,從現在起,他將接手寶瑞閣一切事務,大家歡迎。”

台下瞬間一片倒抽氣聲。

席九宸?

他收購了QR珠寶集團?

彆人在震驚抽氣,不明所以。

唐知夏卻瞬間抬頭盯向了首席的男人,而恰好,這個男人也在望她。

席九宸有一雙極其深邃的眼睛,如鷹一般銳利逼人,旁人連和他對視的勇氣都冇有。

唐知夏有,而且,她也大概猜測到這個男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她不接受席家的報恩,席家就一直會不斷的出現在她四周嗎?是不是她說得不夠清楚?

“開會吧!”席九宸收回目光,朝身邊的副總李陽道,“你來主持會議。”

在場的女人都激動得雙眼冒星星,什麼會議內容根本不重要,她們隻顧著盯著席九宸看了。

這個男人真是從頭到腳都散發著一股無以倫比的貴氣,財大氣粗,是全國女人做夢都想嫁的對像。

唐知夏也冇有聽開會的內容,因為她心不在焉,她時不時的抬頭,還是發現這個男人在看她,看得她渾身不自在。

而很快,所有開會的人都發現了這一點,席九宸怎麼隻盯著唐知夏一個人?難道是因為她長得年輕漂亮?

唐知夏的身上沐浴著一堆嫉妒的眼神,看來席九宸對她的特彆對待,讓她惹眾怒了。

唐知夏真想大吼一句,席九宸,彆看了。

可她還是忍下了,隻想會議趕緊開完走人,而且,這家公司她也不太想呆了,可想到她纔剛剛簽了五年的合同,真是無語死了。

終於散會了。

唐知夏第一個衝出了會議室,她回到了辦公室裡,心緒不寧,就在這時,她的辦公室門敲響了,她一轉身,席九宸推門進來。

唐知夏立即瞪他一眼,還真是陰魂不散了。

“席總有事?”唐知夏往椅子上一坐,根本不是對待大老闆的口氣,顯得有些不耐煩。

席九宸拉開她桌對麵的椅子優雅坐下,冷傲尊貴的氣息無聲流露,富有磁性的嗓音薄冷啟口,“唐小姐,我們聊聊。”

“是聊工作上的事情嗎?”唐知夏揚眉尋問。

“想必你應該知道,我五歲那年遭遇了一場綁架,是你母親捨命相救我才活下來,對此,席家感恩在心,想對你進行報答,隻要你願意提出要求,我儘量滿足你。”席九宸目光冷靜的看著她,表達他報恩的想法。

果然是追著她報恩的。

“不必了,我媽救你,是因為她是一名警察,她的責任所在,你不需要向我報恩,我也不會接受。”唐知夏非常堅定的拒絕道。

“我聽說你有一個兒子,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和你一起撫養他,照顧他。”席九宸眯眸提議出聲。

唐知夏猛地抬頭看向對麵男人,這一看,瞬間一個錯覺產生。

怎麼回事?

她竟然覺得兒子和這個男人好像?五官,眼神,氣質,連頭髮都像。

真是古怪了。

“我不需要彆人替我養兒子。”唐知夏再度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