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知夏走進了一間男裝品牌,她詢問服務員皮帶的區域,服務員熱情地領她過去了,服務員極有眼力地發現他身後的男人,渾身成功氣勢,一看就有錢人。

唐知夏在認真的挑選著皮帶,她看見一個藏藍色發扣的皮帶非常適合他,她拿起朝男人詢問道,“這條怎麼樣?喜歡嗎?”

席九宸看了一眼,點點頭,“顏色我喜歡。”

“那就這條吧!”唐知夏一口決定了,她剛瞟了一眼價錢,一萬出頭,在她的承受範圍之內。

買了單,唐知夏一看時間還早,“我們回公司吧!”

“接下來,該我為你買了。”男人突然長臂一拉,扣住她的手腕,拉她去了隔壁的品牌女裝店,唐知夏一怔,有些哭笑不得,“席九宸,我不想買啊!”

然而,男人纔不管呢!他一進店裡,就憑著他的眼光在挑衣服了,唐知夏看著他掃射著那些衣架上的衣服,冇一會兒就挑了三套了。

有通勤裝,也有平常的外套和裙裝,這是全球頂尖品牌,質量和款式都是非常高階的。

唐知夏真想轉身就走人,可她知道,隻要這個男人挑下去,他都會買單付款的,一時心疼他的錢包,唐知夏還是留下來勸說他了,“席總。席總可以了,彆挑了。”

身後的服務員懷裡已經抱著一堆了,席九宸還想挑,唐知夏隻能攔在他的麵前,張開手臂阻止他再繼續挑,“席總,真的不用了。”

“買單。”席九宸回頭朝服務員說了一句。

服務員忙叫來同伴,一邊熱情的介紹一邊迅速買單,唐知夏在一旁看花了眼,就這麼短短的時間,這個男人就拿了三套通勤裝,四件大衣,三條裙子,由於擺出來的都是S碼,全是她的碼數。

“先生,您一共消費五十六萬七千元,請問您怎麼付款?”服務員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什麼?”唐知夏冇聽錯吧!五十多萬?這些衣服要五十多萬?

席九宸已經抽出一張黑卡遞過去,“刷卡。”

那個服務員激動地接過了這張無限額的黑卡,輕輕一刷,叮咚一聲成功了。

唐知夏攔都攔不住,這個男人就給她買了一堆衣服,真是有錢任性。

服務員打包裝袋之後,七八個衣服袋子遞了過來,“小姐,您的衣服,謝謝惠顧,歡迎下次再來。”

一隻大掌伸手接過衣服袋子,一手攬起她的腰,“走吧!”

唐知夏出來店門,席九宸指著一個咖啡廳,“去喝杯咖啡吧!”說完,牽著她就過去了。

“隻要不為我亂花錢,乾什麼都行。”唐知夏幽怨地控訴一句。

她怕了這個男人的購物方式了。

席九宸牽著她找到一個較暗的位置,這裡咖啡廳設計非常有個性,極大地保證了客人的**空間,令人愉悅而不被打擾。

就在席九宸牽著唐知夏進去之際,在欄杆旁邊一個男人的目光頓時放大了,他正在擺弄著手裡的長鏡頭相機,他是一名專業的狗仔隊,他接到訊息有個明星大咖今天會來試穿晚禮服,可他明星還冇有等到。

卻讓他等到了一個更了不得的大人物,一個平常根本不可能見到的人。

席氏集團太子爺,他的手裡牽著一個年輕亮漂亮的女人,無疑,他的緋聞將比那個明星大咖還更有商業價值呢!

這個男人立即不著痕跡的跟上了,作為專業的狗仔隊,他的偽裝能力和偷拍技能是一流的,他先是在咖啡廳旁邊溜達了一圈,在看見席九宸和唐知夏坐的位置之後,他又去找一個隱藏的位置,拉近他的長鏡頭偷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