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她的孩子正氣呼呼地朝父親控訴唐羽晨的噁心,“爸爸,就是那個小渾蛋打我的,他打得我可疼了,你快替我出氣。”

這個父親一聽打兒子的人就在旁邊,他直接凶狠的盯過去,原本想看唐羽晨的,可卻被他身邊站著的高大男人給震住了。

他已經在A市商圈混到中上層的人,對於A市的商界大佬,那是如數家珍一般記在心裡,因為他能混到這一步,就因為他完美的避開那些得罪不起的人。

可此刻,他感覺玄幻了,他怎麼可能在兒子的學校,看見席氏帝國集團現任總裁席九宸呢?

席九宸深邃的雙眸淩厲如刀,寒氣繚繞,磅礴氣勢呼之慾出。

嚇得這個男人差點要當場尿了。

“席…席總,怎麼是您啊!幸會,幸會。”這個男人直接變了一張諂媚討好的臉色,當他伸手想要去和席九宸握手時。

席九宸眸光一沉,頓時嚇得他訕訕地抽回了手。

“老公,就是他家兒子欺負你的大寶,你還在這裡和他打什麼招呼啊!”

女人氣呼呼道。

卻不想她老公回頭就是一句怒喝,“你給我閉嘴!快道歉,席總的兒子怎麼可能會欺負我們的兒子?”

“老公…”女人嚇得心頭一顫,老公這是要吃了她的架勢。

被欺負的可是他們的兒子啊!

“快帶著兒子過來向席總他們道歉,你要敢再多說一句,信不信我現在就抽死你。”這個胖男人毫不給妻子臉麵,大呼小叫起來。

席九宸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如同君王睥睨天下,不言不語,卻令人膽怯心寒。

劉校長和唐知夏一起回頭,劉校長被眼前的局麵給整愣了,倒是唐知夏知道席九宸的身份,為兒子駁回了麵子。

論身份財富,席九宸無疑輾壓這個男人,論社會地位,他更是站在了頂層。

劉校長這纔看向了唐知夏,“唐小姐,您老公是做什麼的?”

“劉校長,退學這件事情稍後再討論,我們還是先論對錯吧!”唐知夏說完,走向了席九宸。

而被老公吼了一句的女人,哪裡還有什麼囂張氣焰了,她立即像顆焉了的白菜,縮著頭聳著肩走到了她老公的身邊。

“席總席總,對不起,我家孩子不懂事,打了您的兒子,請您原諒,要我們怎麼賠禮道歉都行,我們一定讓您滿意。”這個男人恨不得下跪去求他了。

因為,他從席九宸的臉上看到了他悲慘的未來,如果這件事情處理不好,他在A市就不用混了,甚至隻要席九宸一句話,他在商界就冇有立足之地了。

唐羽晨眨了眨眼,抬頭看著身邊的帥叔叔,才知道他好厲害呀!

“爸爸,唐羽晨這小渾蛋他…”小胖子還想讓父親繼續替他做主,可下一秒,他的腦袋瓜子就被敲了一句爆栗,疼得他哇哇叫,“疼…”

“你說誰小渾蛋呢!那是席家小少爺,也是你能罵的嗎?你這個小雜種,敢再亂罵人,小心我打死你。”

一旁的女人立即把兒子摟在懷裡,怒氣沖天地瞪著老公,“你打孩子乾什麼?”

唐知夏看著這一家三口的可笑樣子,她冷靜質問道,“到底是誰打了誰,我想你們心裡清楚,一起說說解決辦法吧!”

那個女人剛纔的底氣消失了,她嚅嚅道,“你想怎麼樣啊!”

“道歉加賠償我兒子的醫藥費。”唐知夏也不仗勢欺人,她隻需要一個公道。

“可是,我不想再看見小胖子。”唐羽晨突然大聲道,“他一直欺負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