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林菁菁的心裡,席瑞銘就是父親一般的形象。

“乖孩子,冇讓義父白養你,好,我等你的好訊息。”席瑞銘的心情也很不錯,他對這個漂亮的義女也有信心。

“放心吧義父,我這邊您不用擔心。”林菁菁極有自信。

辦公室裡,唐知夏決定一頭紮進工作之中,她在紙上畫了幾筆,卻發現實在找不到感覺。

就在這時,她手機響了,她伸手接起,“喂。”

“知夏,明天晚上公司會舉辦一個歡迎會,你有空參加嗎?”

“是林菁菁歡迎會嗎?”唐知夏皺眉問。

“是的,席總那邊也同意了,我在想你要帶孩子,如果冇空的話…”李玫出於某種原因,倒是希望她不參加。

可唐知夏偏要去看看他們是怎麼秀恩愛的,她答得爽快,“我有空,我參加。”

“知夏…不過就是大夥鬨一場,你可以不用參加的。”李玫不想讓她受傷,畢竟那一天晚上,席九宸和林菁菁肯定有很多互動。

唐知夏知道李玫為她好,可她為什麼要逃避?她怕什麼?她什麼也不怕。

“玫姐,我有時間,我會到場。”唐知夏不想錯過這次的歡迎會。

掛了李玫的電話,她看了看時間,四點半了,她該去接兒子了,她看了一眼座機,也不知道在期待什麼,但她很快提包走人。

接了兒子,小傢夥一上車就失落地問,“媽咪,席叔叔怎麼冇有和你一起來?”

唐知夏內心一澀,她真不知道要怎麼告訴兒子,席九宸再也不可能來接他了。

“席叔叔最近非常忙,可能有一段時間你看不到他了。”唐知夏回頭朝兒子安慰一笑,“媽咪準時來接你的,想去哪裡玩?媽咪陪你去。”

“我想去遊樂場。”

“好,媽咪帶你去。”唐知夏今晚決定好好陪兒子一晚。

晚上九點左右,唐知夏才帶著玩累的兒子回家,小傢夥洗了個澡便累得睡著了,唐知夏開始晚上工作的時間了。

她坐在窗前,捧著一杯茶,平常這個時候,腦子清醒,靈感爆棚的,可這會兒,她的腦子被一道強勢霸道的身影給占據了。

又是席九宸。

唐知夏無語望天,抓狂地敲了敲腦袋,“怎麼老是想他,想這種渣男乾什麼呀!爭氣點,唐知夏,這種男人不值得再想了。”

唐知夏扭頭打算起身,目光落在門旁邊的牆麵上,那是上次這個男人把她抵在那裡強吻的地點,再看向床,又是上上次被這個混蛋占過便宜。

“席九宸這個混蛋,我要再想你,我就是笨蛋。”唐知夏攥緊拳頭咬牙道。

他就是個渣男,她倒是同情林菁菁,她根本不知道這個男人有多濫情。

強吻彆人就跟吃飯那麼隨便。

躺在床上,唐知夏想到上次在壽宴的竹林裡,這個男人給予她製造的浪漫,他的吻,他的眼神,他的話語,難道隻是他的一場表演嗎?

這個男人還說,情人眼裡出西施,就算她長得像一頭豬,也是他眼裡最美的那一頭,這句話她要冇記錯,就在幾天前說的呢!

可他卻轉眼就能愛上彆的女人,嗬,男人的話,果然不能相信。

她更記得他說,他想要收買他。

他還說過,他隻要她。

他當時說這些話的時候,她隻是聽聽,可此刻,他說過的每一句話都清晰地在她的耳邊響起。

他吻她的時候,她以為這個男人真的喜歡她,纔會用儘手段來占她的便宜的,難道這一切都是她的錯覺嗎?都是她自作多情的想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