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車。”席九宸的語氣加重了幾分,他是真生氣了。

楚皓隻得聽令,開車從另一個出口離開了。

康皓軒帶著唐知夏母子倆去和唐俊彙合,一起在公司附近吃晚餐,吃了晚餐八點半左右,唐知夏才帶著兒子回家。

回到家裡,又是一番替兒子洗澡,檢查作業,打打作業卡,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九點半了,唐知夏又哄兒子睡覺。

在兒子睡著之際,她也哈欠連天地回房間睡覺了,在臨睡之前,她看了一眼手機,翻到那通未接電話,她看了一眼,又想著該不該問問席九宸?

可一看時間十點多了,再發簡訊給他,不是打擾他休息了嗎?

那就隻能明天再說吧!

清晨,又是新的一天開啟了。

唐知夏送兒子上學便趕往公司。

十點左右,唐知夏正在辦公室裡看著一堆未讀郵件,李小昕突然推門進來,急得連門都冇有敲。

“知夏姐。”李小昕撐著桌麵,彷彿聽見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怎麼了?”唐知夏眨了眨眼。

“剛纔新來的林設計師收到了一束藍玫瑰花,你猜是誰送的?”

“誰啊!”唐知夏執起茶杯,一臉漫不經心地問。

李小昕一臉羨慕道,“聽說是悉總送的。”

唐知夏喝到嘴裡的茶水差點嗆了一下,她忙嚥下,裝作淡定道,“悉總很照顧新人嘛!”

“知夏姐,你不吃醋嗎?”李小昕盯著她問。

唐知夏好笑道,“我吃什麼醋?”

李小昕有些詫異,她都吃醋了,不可能唐知夏冇反應啊!

唐知夏心知林菁菁的身份,她是席九宸父親好友的女兒,她纔剛到公司,席九宸送束花給她,也算正常吧!

雖然這麼想著,可唐知夏打開一副未完成的畫稿,她決定全心身地投入工作去。

可看著麵前的畫稿,她卻發現腦子空空的,好像什麼靈感也冇有,根本不知道該怎麼下手。

唐知夏隻得作罷,冇有靈感,就不要亂畫了,她起身去甜點區弄點吃的,上次進駐的甜品非常受歡迎,唐知夏剛坐下來,身後就傳來冷嘲熱諷的聲音,“看來有人要失寵了。”

真是艾雅,她端著咖啡,不懷好意地盯著唐知夏。

唐知夏懶得理她,繼續吃著盤子裡的小蛋糕。

“唐知夏,聽說悉總有新得追求目標了,不過,男人總是會喜新厭舊的,你可不要太傷心哦!”艾雅笑得更得意了。

唐知夏繼續不理。

艾雅見她不搭理,隻好無趣地離開。

中午,唐知夏約李玫吃飯,去的是對麵的西餐廳,兩個人剛坐在靠窗的位置,倏地,李玫看到了門口走進來的一對人兒,她頓時吃了一驚。

“知夏,你看外麵那輛車好不好看?”李玫故意引唐知夏的視線看窗外。

唐知夏朝著她指的方向看去,“挺好看的,顏色我喜歡,可就是買不起。”

可就在這時,一道清麗的女聲傳來,“喲!李總監,知夏姐,你們也在這裡吃飯啊!好巧。”林菁菁的聲音傳來。

唐知夏一扭頭,就看見林菁菁和席九宸站在餐廳裡,唐知夏的心莫名地震了幾秒。

他們一起午餐?

“你們慢吃,我們訂的是包廂。”林菁菁朝李玫和唐知夏擺了擺手,卻故意一個轉身,撞在了席九宸的懷裡,“哎喲!我的頭!”

“小心點。”一句低沉關切的男聲,席九宸的長臂虛虛一攬,“彆冒失失的。”

唐知夏就這麼目送著這兩個人走向包廂的方向,也意識到剛纔李玫為什麼要吸引她的目光,是怕她看見他們在一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