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地板,睡沙發,都行。”男人就是不想走,他今晚的心情特彆不好。

唐知夏不由瞪著他,“席九宸,耍無賴也要有個度。”

“除非你告訴我,你今晚和康皓軒做過什麼。”席九宸再度質問,他想,應該是接吻了,這個女人有多甜,她的唇有多軟,是個男人吻過都會覺得身心愉悅。

所以,真的她和康皓軒接吻了?男人想到這一點,渾身躁鬱難受,就像屬於他的東西被人偷走了似的。

唐知夏走到門口處,朝男人道,“請回吧!”

席九宸長腿邁過去,像是要走的樣子,唐知夏也鬆了一口氣,然而,他到了門口處,長臂一按牆麵的燈光開關,啪噠一聲。

原本就留了客廳燈光的燈源,全部消失,整個大廳陷入一片漆黑。

突然的滅燈,令唐知夏的眼睛一下子失去了視物能力,她驚呼一句,可在下一秒,她被男人抵在牆上,霸道的吻,順理成章地壓了下來。

這一切都發生的非常快,她隻來得及抽氣,卻讓男人粗暴地掠奪了口腔,一切都變得失控起來。

唐知夏內心懊惱,總是落進這個男人的圈套裡,真是失策,她試著掙紮,可她的力量在男人眼裡,也就比小貓小狗強那麼一點半點。

男人簡直餓了八百年似的,對著她又啃又咬,令她毫無招架之力。

“席九宸…放開我…等一下…”唐知夏發出了幼獸般的懇求。

席九宸抵著她的額頭,喘著粗息道,“冇法等了,唐知夏,是你逼我的。”

唐知夏的呼吸也亂了,她氣呼呼地推他,“你彆亂來。”

“告訴我,康皓軒親過你嗎?”席九宸濃濃的氣息灑下來,逼著她回答。

“親你個頭,我們隻是吃飯。”唐知夏暴躁的說道。

“可他說和你今晚相處愉快,你給了他一個美妙的夜晚,這怎麼解釋?”席九宸連資訊的內容都背了下來。

唐知夏腦子微炸了一下,“我們就是吃飯。”

“所以,你們冇有親過?”席九宸胸腔裡那股怨氣消了幾分。

唐知夏用力推開他,昏暗之中,這個男人渾身荷爾蒙氣息太濃烈了,令她思緒都亂了。

“你以為我像你這麼隨便嗎?”唐知夏冇好氣地一把按開了燈光。

頓時,入眼的除了刺眼的燈光,還有男人那雙晶亮逼人的灼熱眼神,就像一頭髮情的野獸,隨時要吞掉她。

“我隨便也隻是針對你一個人。”席九宸鎖著她道。

唐知夏熱得冒汗了,她推開他,“趕緊回去。”唐知夏不想招呼他了,起身去喝水。

“我知道你爸在撮合你們,你爸想要一個入贅的女婿,那也應該考慮我。”身後男人一句話飄來。

唐知夏扭頭震驚的看著他,“你說什麼?”

“我願意入贅。”席九宸望著她的眼睛,無比認真的說出這句話。

唐知夏頓時往他俊美的麵容瞧了一眼,“你腦袋被門夾了?”

席九宸劍眉一皺,“我是認真的。”

“不行,你太高貴,太有錢了,我爸不敢招你入贅,你趁早打消這個主意吧!”唐知夏直接拒絕,竟然心疼他這麼委屈自己,這個男人不該有這種想法的。

“隻要你爸想要招入贅女婿,非我不可,任何男人都不會有機會。”席九宸把話說死了,總之,她隻能是他的。

彆的男人想都不要想。

唐知夏嚥了咽口水,她低頭上下打量自己一眼,她哪裡值得這個男人這麼做?

她冇有給這個男人下咒吧!也冇有放蠱啊!他怎麼就非她不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