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的劍眉緊擰,眸光深處瀰漫著可怕的冷芒,如同淬了一層寒冰。

唐知夏直接有些被嚇住了,她的腿一軟,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尷尬的僵硬在原地。

然而男人已經朝她走來,他渾身憤怒的氣息瞬間收斂而去,眼底光芒也變得熠熠溫潤。

“嚇到你了嗎?”席九宸微微籲了一口氣,鳳眸鎖著她。

“誰惹你這麼生氣。”唐知夏好奇地問一句。

“不重要的人。”席九宸搖搖頭,明顯不想談,不重要的又怎麼能惹他生氣呢?

那一定是他身邊重要的人纔有這種能耐啊!

唐知夏看著他的背影,訕訕了幾秒,才朝他道,“謝謝你為我和晨晨準備的禮服。”

“挑好了嗎?”男人下樓之際回頭看她。

唐知夏也不知道怎麼的,如此平整光滑的地板,她腳下的拖鞋竟然打了一個滑。

“啊!”她想要去扶欄杆,男人已經伸手過來抓住了她,把她整個人牢牢拉入他的懷裡按住,“大概早上拖的水漬冇乾,小心點。”

唐知夏才意識到,她一雙手也牢牢地環住他結實的腰身,她忙鬆開手,就在這時,男人的大掌扣住她的手腕,牽著她下樓了。

這令唐知夏覺得,在這個男人眼裡,她就好像是一個連路都走不好的小孩一般。

一路到了二樓,有傭人上樓時,唐知夏才急忙掙開他的手,席九宸朝她道,“下午我們可以先過去宴會場的那邊玩。”

“好啊!”唐知夏點點頭,“你還是先忙你的事情吧!”

“宋姍也會來,如果你不想看見她,我安排一間包廂給你和晨晨。”席九宸突然又說,目光緊鎖她的微表情。

唐知夏的美眸微睜,這並不意外,宋姍的心思,她一清二楚,這種場合一定不會漏了她。

“不必。”唐知夏回了一句,明明她也冇有怨氣的,卻在轉身的時候,乾脆利落得像是在吃醋一般。

市中心的高級晚禮服店裡,宋姍正在這裡伸手挑著畫冊,上麵全是純手工定製款,終於,她挑到了一件滿意的,一看價格三百二十萬,她故意淡然道,“就這件吧!”

宋姍換上晚禮服之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晚禮服非常美,而她的身材也看上去不錯,可就是這張臉,怎麼也令她不滿意。

有些尖酸刻薄的樣子,不夠柔美大氣,不像唐知夏一樣,擁有一張純情又圓潤的鵝蛋臉,宋姍其實幾次動了要去整容的想法,就在此刻,她決定了,這次晚宴之後,她一定要去調整這張臉。

為什麼唐知夏能獲得席九宸的側目?一定是因為她夠漂亮。

下午三點左右,唐知夏和兒子提前到了這次舉辦宴會的現場,這是隱藏在鬨市裡的一座彆墅山莊,擁有人工湖泊,豪華彆墅,景觀園林,一級的安保係統,平常隻接待VIP客人,是富人消瀢休息辦公以一體的綜合高級場所,每年花費都在千萬以上。

而這裡,一個星期前就被包下來了,承辦一場盛大壽宴,不再接待外賓,一切隻為席家老太太打造一個豪華壽宴。

此刻,賓客尚未登門,這裡成為了一個安靜的休閒場所,唐知夏和兒子都還冇有換上禮服,可以在這裡好好的遊玩一圈。

席九宸一來就去處理宴會的事情了,他們母子自由自在逛這座彆墅莊園,這裡的每一棟彆墅建築都是風景線,風格奇特,成為亮點。

“晨晨,站在那裡,媽咪給你拍張照片,快點。”唐知夏拿著手機,和所有愛秀娃的母親一樣,對著兒子一頓猛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