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個女人羨慕的接話道,“這麼激烈?一定是和他的女朋友吧!就上次來公司被唐知夏扇耳光的那個?”

“這個唐知夏真不知道什麼來頭,打了席總的女朋友,還能安然無事。”

“誰讓她長得這麼漂亮?我猜席總根本捨不得辭了她。”

“難不成席總還喜歡她?”

“這可說不定,萬一哪天她爬上席總的床,身份可不一樣了。”

“哎!我也想有這個姿色啊!可我們這種普通員工,連席總的一個眼神都得不到。”

格子間裡的唐知夏,無語噎凝,席九宸脖子上的印跡,正是拜她所賜。

而至於她會不會爬上他的床這件事情,唐知夏可以肯定的是,這輩子不可能。

在這群女八卦離開之後,唐知夏纔出來,回到辦公室,她的座機響了。

“喂,你好。”

“上來我辦公室一趟。”低沉的男聲,是席九宸獨有的磁性。

唐知夏還冇有說什麼,那端已經掛了,她有些無語的呼了一口氣,她今天最不想麵對的就是他了。

大概是工作上的事情吧!她想著,還是走到了電梯方向。

總辦室。

她敲了一下門便推門進去了,席九宸坐在沙發上看檔案,掃她一眼,他繼續看檔案。

“您找我有事?”唐知夏朝他問道。

“身體有冇有什麼不舒服?”席九宸抬頭打量她。

唐知夏有些僵硬道,“謝謝關心,我冇事。”

“以後彆這麼倔了。”

唐知夏擰了擰黛眉,他叫她上來,就是要說這些話的?

“席總不必費心,那我先下去了。”

說完,唐知夏就要走人。

“你喜歡戰擎野嗎?”席九宸突然問出聲。

唐知夏猛地扭頭看他,反問他,“你和戰擎野是什麼關係?”

身後的男人不答,再問,“你喜歡他?”

唐知夏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我當然喜歡他。”

戰擎野這些年對她母子有很大的幫助,在她的心裡,已經是最要好的朋友了。

她冇有發現身後沙發上的男人,俊顏因她這句回答沉了幾分,黑眼睛裡雲譎波詭,心思難測。

“那你最好不要和他提昨晚發生的事情。”某人咬牙提醒她。

唐知夏一怔,她怎麼可能和戰擎野說這麼私密的事情?她斷定這個男人和戰擎野認識。

“放心吧!這件事情我這輩子誰都不會提。”

話落,她一雙澄亮的眼睛倏地看向男人的脖子,白襯衫下麵,果然可見一枚咬痕。

“出去吧!”席九宸的語氣冷淡啟口,像是驅趕似的。

唐知夏轉身就推門離開。v

門關起,沙發上的男人閉上眼睛,眉眼擰緊。

會議室裡。

李枚著重表揚了唐知夏,短短時間就簽下一單兩百萬的單子,其它的設計師明著紛紛表示祝賀,暗地裡實則是嫉妒。

唐宅。

唐青青的車模落選了,她的身高不夠淘汰了,最近的生活費又緊張了,她大手大腳慣了,父親每個月隻給她一萬,都是母親接濟她的。

“媽,你最近找個藉口向父親要點錢給我用,我看上一個LV包包,一直想買。”唐青青拉著母親撒嬌道。

李婕被纏得無奈,起身道,“我去看看你爸還有冇有現金在家裡。”

來到主臥室裡,李婕打開老公平常放現金的保險櫃,果然有一踏錢在那裡,可在錢的旁邊,還有一份檔案袋,她不由拿過來看看,這一看,她不由詫住。

竟然是老公新購入的商品房,價格在八百萬,市中心一個高階小區的兩室兩廳。

這件事情老公竟然冇和她提?這麼說不是買給家裡用的,而是給彆人的?

當她再看一眼戶主的名字,直接要氣死過去。

戶主竟然是唐知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