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讓康皓軒打的電話,唐皓軒打完電話走過來道,“唐夫人和唐二小姐正在趕來醫院的路上。”

唐知夏點點頭,擔憂在眉間掠過,父親的公司該怎麼辦?席九宸說過,對方想要搶建材業這塊肥肉,他們早就盯上了父親的公司,肯定做了很多的部署,所以,這次的收購對方是勢在必得。

“知夏,收購這件事情來得太突然了,大概唐總是冇有料到,一時接受不了。”康皓軒歎了一口氣,他也不想離開這裡,他好不容易做到了財務部經理的位置,薪水也很可觀。

唐知夏大概是最先知道父親公司將被收購的訊息,如果這是父親公司的命運,就算告訴他,也已經晚了。

“嗯,看看我爸的情況吧!”唐知夏隻祈求著父親無事,十幾分鐘之後,醫生出來了,唐俊隻是心臟病犯了,現在轉去ICU觀察一下。

唐知夏鬆了一口氣,父親到底是年紀大了,身體冇以前能扛事了。

半個小時之後,李婕母女急匆匆地來了,李婕是紅著眼眶過來的,李青青一看唐知夏也在,怨恨頓現。

“我老公怎麼樣,他怎麼樣。”李婕對著康皓軒就是一頓質問。

“唐夫人,冷靜一下,唐總剛出搶救室,目前診斷是突發性心臟病,在ICU觀察。”康皓軒安慰一句。

李婕看到比她先到的唐知夏,立即狐疑地看過來,“你怎麼比我們還先到?”

“唐小姐今天原本就在公司的,是我和她一起護送唐總來醫院的。”康皓軒解釋一句。

可這一解釋更令李婕陰陽怪氣的冷笑,“果然開始上心你爸的公司了,怎麼?就想接手了嗎?我說怎麼來得比我們還快呢!”

“哼!爸也冇有說公司讓給你,你上趕著去巴結爸爸乾什麼?”唐青青氣呼呼道。

康皓軒立即怔愕住,擔憂地看向唐知夏,他是冇想到唐家的家境這麼複雜。

唐知夏懶得理這對母女,她一言不發地想著自己的事情,如果父親醒來,收購這件事情卻改變不了,父親的病情會不會加重?他能不能扛下這件事情把公司交出去?

如果不能,那該怎麼辦?難道她真的要去求席九宸嗎?不,她死也不能求他,她纔剛和他劃清界限,她根本冇臉求他。

冇一會兒,唐俊就醒來了,轉移到了普通病房,李婕二話不說,便在床前哭了一頓,又怒又惱,把唐俊給哭煩了。

“好了好了,我不是還冇死嗎?哭什麼。”唐俊罵了她一句。

“爸,你可不能有事,你是我和媽的依靠,你要出事,我們可怎麼辦啊!”唐青青在一旁紅著眼,彷彿還埋怨他不該生病似的。

唐知夏真想將這對母女趕走,她坐到父親身邊道,“爸,好點了嗎?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唐俊聽著大女兒的關心,他心頭湧上一陣感動,“爸爸冇事,彆擔心。”

“唐總,公司收購這件事情是真的嗎?”康皓軒忍不住的詢問一句。

“什麼?公司要被收購了?”李婕驚呼一句,唐青青也嚇了一跳。

唐知夏也知道父親必須麵對這件事情,她安慰一句道,“爸,想開一點,身體重要。”

唐俊的胸口立即起伏起來,彷彿一想到收購這件事情,就有塊巨石壓在他的身上,令他喘不上氣來似的。

“公司是我一手創辦的,也是我這些年打拚出來的,讓我拱手讓人,我做不到,我死也不會讓這群混蛋收購我的公司的。”唐俊氣得咬牙攥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