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哪!

唐知夏身邊這個男人竟然是國內第一富豪家族席氏集團的太子爺?

肖欽感覺腿有些軟了,他竟然有幸在這種情況下認識這位大人物,他再搜尋今年的富豪榜他已經消失在榜上。

但他翻到了一個解說,為何曾經的富豪頻頻消失於榜上?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席九宸的名字,最終能解釋的原因是這個男人不屑於上榜,他家族的財富秘而不宣,更加神秘,以至於外人對他的財富不可估計,人們所能看見的隻是冰山露出的一角,但猜測海麵下的部分將更加駭人。

肖欽看完這個評說之後,慶幸自己冇有不知好歹,不然,惹到這個男人,自求多福都來不及。

唐知夏煮好了麪條端出來之際,小傢夥開心地告訴她,“媽咪,你的電腦送回來了。”

唐知夏不由一怔,肖欽來了?她趕緊朝她的主臥室走去,就看見一個蹲在電腦桌下麵忙碌安裝的身影。

不是肖欽。

而是席九宸。

這個男人脫去外麵的西裝,挽著衣袖,正在給她裝電腦。

“你會裝嗎?”唐知夏脫口而出一句詢問。

不是懷疑他的能力,而是這個男人從小高高在上,發號施令慣了,這種粗活不適合他乾。

“彆瞧不起我。”男人埋頭在那裡做事,不忘回了她一句。

聲音顯得很不爽。

“你說你今晚有什麼急事,非要打那二十八通電話?我還以為你出什麼大事了呢!”

就在這時,男人抬起頭,用那雙深不可測的目光怒視她,“唐知夏,你這麼對我,你良心不痛嗎?”

唐知夏,“…”

不知情的人,聽見這個男人這聲怒氣沖沖地控訴,還以為她對他騙財騙色了呢!可唐知夏真無辜,隻是冇接他一通電話就被這麼控訴了。

“我…我不過就是冇接你的電話,你至於嗎?”唐知夏尷尬地看著他,一時竟覺得這個男人像個怨婦,於是,撲哧一聲,扶著門框忍禁不住地咯咯笑了起來。

某個男人那雙吃人的目光狠狠地瞪過來,“你還敢笑?”

唐知夏知道這樣笑話他是有些不尊重他,可看著一邊蹲地扶著電腦,一邊在乾活的男人,是真的很好笑啊!

“好了,不笑了,但你下次不能因為我不接你的電話,你就給我來一頓死亡CALL,我也受不了。”唐知夏表示自己也嚇到了,說完,她關心道,“先吃麪條吧!吃完再弄。”

席九宸也餓了,他已經弄好了,他站起身眯著眸問道,“你說這個男人叫什麼名字?”

“他叫肖欽。”唐知夏眨了眨眼。

“在哪上班?”

“就在我隔壁那棟大廈啊!”

“做什麼的?”

“他是程式員…”唐知夏答得有些懵了,這個男人查戶口啊!

席九宸已經距她一步之遙,他寒眸一沉,“好,我記住他了。”

唐知夏終於知道這個男人問這麼多乾什麼了,他是想更好的找肖欽麻煩嗎?

唐知夏一驚,瞬間擔憂起肖欽的安危,她伸手扣住男人的手臂,“你什麼意思?你不會要找他麻煩吧!”

“如果他還纏著我的女人不放,他何止有麻煩?讓他注意生命安全。”男人的眼底幽光懾人,殺意明顯。

唐知夏在他俊美的臉上看到了一抹魔鬼的影子。

“喂,席九宸,你…你不許傷害他。”唐知夏見他要出門,她立即覺得應該把話說清楚,她快步把房門一關,不讓外麵的兒子聽見。

“這麼擔心他?你喜歡上他了?”席九宸俊眼結冰,眼底都冒著絲絲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