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知道,唐知夏極有可能就是唐俊的繼承人,康皓軒也是有私心的,這個世界上,誰也希望少奮鬥幾年的。

唐知夏屬實無聊了,她拿出手機檢視資訊,康皓軒則去給她端些瓜果點心過來,總之,今晚唐知夏在哪裡,他都會在哪裡了。

唐知夏很想知道兒子這會兒在乾什麼,她伸手發了一條資訊給席九宸,“晨晨在做什麼?”

唐知夏發完資訊,等了十幾分鐘也不見席九宸回她,她心想著這個男人一定是冇看見資訊吧!

在酒店大堂裡,一對母女急匆匆的走進來,正是路上堵車剛趕來的李婕母女,唐青青今晚穿著一件酒紅色晚禮服,她提著禮服裙襬剛進大廳,突然想到什麼,忙回頭朝母親道,“媽,我手機落車裡了,你幫我取一下。”

李婕雖然有些無奈,朝她道,“你去那沙發上坐一下,我現在給你取,下次在車上少玩手機。”

唐青青提著晚禮服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等母親,就在這時,在酒店大堂的門口處,一輛開到大堂門口的黑色轎車停下,廊燈下,一個男人推開後座的車門下車,接近一米九的身高,氣場凜然,他一邊攏著西裝,遒勁結實的長腿優雅邁進來。

他的身側楚皓提著公文包跟隨著,可是和席九宸在一起,就算楚皓也是精英帥哥,也顯得格外不起眼了。

唐青青正在盯著門口等母親送手機,冷不丁的看見這個男人,她的心臟猛地狂跳起來,天哪!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帥氣優雅的男人?

隻見光芒下走來的男人,舉手投足間透著冷傲和尊貴,剪裁合宜的西裝,嚴肅而不容侵犯的氣勢,一看就是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唐青青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好帥,好性感的男人啊!

席九宸鳳眸掃過那塊牌子,看到上麵唐氏集團的慶典在三樓,他帶著楚皓走進電梯,直接按了三樓數字。

唐青青看著電梯最終停在三樓,她不由激動的捂著胸口,難道這個男人也是來參加父親的慶典的?那她不是有機會認識他嗎?

唐青青要樂瘋了,她感覺自己遇到了這輩子的真命天子,她瘋狂的想要認識他,甚至連他們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的那一種。

李婕看著她盯著電梯發呆,叫她一句,“青青,你看什麼呢!”

“媽!我剛剛看見一個超級帥的男人,他好像也是去爸的公司慶典,我要認識他,我一定要認識他。”

李婕看著女兒這瘋態,心想著,再好看的男人如果冇錢也是白搭,她是不會同意女兒嫁給窮光蛋的,就算一般的家境也不行,她的女兒要嫁就要嫁最有錢的男人。

席九宸從電梯裡邁步進了大廳,他的目光一眼就看見唐知夏所在的位置,她的身邊,有一個男人在陪她聊天,她此刻撐著下巴,嘴角揚起,彷彿聊得很開心。

男人的目光眯起危險光芒,這個女人果然走哪都是招蜂引蝶的主。

席九宸看到了人群裡的唐俊,他邁步走向了那邊,唐俊正和幾位好友高談闊論著,冷不丁的聽見一道好聽的男聲響起,“唐叔叔,您好。”

唐俊立即扭頭看來,愕然幾秒,“你是!”

楚皓立即不適時機的遞過了席九宸的名片,“這是我們席總的名片,請唐先生過目。”

唐俊伸手拿過名片看了一眼,瞬間瞳仁一睜,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他就是當年前妻犧牲自己救下的席家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