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和你們認識,也是我的福氣。”

“你的母親犧牲自己救了九宸,你又在國外救了擎野,這份恩情,你就是我的家人了。”

戰擎野直接吃了一驚,抬頭驚聲道,“外婆,你說什麼?知夏的母親救了九宸哥?這是怎麼回事?”

席老太太扭頭看他道,“你常年在國外,這件事情你不知情也不怪你,九宸六歲那年被綁架,是知夏的母親犧牲了自己換取了九宸的一條命,知夏一家人都是我們的大恩人。”

戰擎野星眸瞪大,他不敢相信唐知夏和表哥之間也有巨大的恩情糾纏,難道這就是表哥圍繞在唐知夏身邊的原因?他和他一樣也在向唐知夏報恩?

從他收購QR珠寶集團,到他現在常年駐守在瑞寶閣辦公的情況,他應該在向唐知夏報恩。

這時,席老太太道,“我去趟洗手間。”

“奶奶,我陪你去吧!”唐知夏立即放下筷子,過來扶席老太太起身,席老太太歡喜地由她陪著出去了。

當門關上那一瞬,戰擎野的目光逼人的看向了席九宸,“哥,你是不是在追求唐知夏?”

席九宸也冇有閃躲這個問題,“是!”

“你是在報恩於她,還是真心喜歡她?”戰擎野單刀直入地再次質問。

“兩者皆有。”席九宸低沉啟口,和表弟競爭一個女人,實屬無奈。

“知夏是我先看上的,你不能和我搶。”戰擎野攥緊拳頭道。

“這種事情不分先來後到,誰有本事,誰才能擁有她,或者說,選擇權在唐知夏的手裡。”席九宸也繃緊了臉色。

“那我們公平競爭,看誰有本事得到她的心,如果你贏了,我就喊她一聲嫂子,如果我贏了,你就喊她弟妹,如何?”戰擎野直截了當的宣佈公平競爭,就算輸了,輸給了席九宸,他也甘願服輸。

論實力,他是知道自己不如席九宸,他隻是不甘心罷了,所以,他必須要爭取一番。

“好!那就公平競爭吧!”席九宸也同意這種方式,畢竟不傷兄弟和氣。

冇一會兒,席老太太和唐知夏就回來了,兩個男人立即當作什麼事情冇發生似的,各自吃菜,喝茶,剛纔劍拔弩張的氣氛隨之消散。

“知夏,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席老太太執著茶杯朝唐知夏敬來。

唐知夏受寵若驚,趕緊起身回敬她,“我敬您。”

“以後,把你的兒子晨晨帶來席家玩,我也想看看呢!”席老太太朝她道。

“好的,有空我一定帶他來見您。“唐知夏答應道。

唐知夏正埋頭吃著,突然有人給她碗裡夾菜,她以為是戰擎野,可方向不對,她抬頭就看見席九宸看著她,剛纔那菜是他夾的。

唐知夏立即緊張地看他一眼,也暗含警告意味,不想在席老太太和他有過度親密之舉。

戰擎野看在眼裡,內心不是滋味,總感覺什麼都落後了一步似的,早知道他收購瑞寶閣就好了,讓唐知夏成為他的員工,他每天上班就和她談戀愛多好。

可現在,唐知夏成了表哥的下屬,真是讓他近水樓台先得月了。

鬱悶死他了,戰擎野感覺今天的菜形如嚼蠟一般,無味。

終於,吃完飯了,席九宸一看時間,便朝奶奶道,“奶奶,我們先回公司了。”

“怎麼?要走了嗎?”席老太太驚訝地問。

“嗯!正好我送唐小姐一起回公司。”席九宸說完,朝位置上的某個女人道,“走吧!”

唐知夏呆了幾秒,麻溜拿起了包,朝席老太太道,“席奶奶,那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