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皓是是上過表情管理學的,可此刻他還是有些忍禁不住的笑出了聲,“席總,您早上訂購得那一車貓山王榴蓮被唐小姐分給了全公司的員工,問題是,唐小姐把功勞算在您的身上了。”

席九宸的俊顏微僵,“是嗎?”

“是啊!但大家對您是感激的…”說完,楚皓捂著唇撲哧一聲,又趕緊捂著嘴憋笑。

“想笑就笑。”席九宸睨他一眼,他隻是冇想到這個女人這麼大方,全給他分了。

就像他的花一樣,但今天他的心情很好。

席九宸想到一件事情,他主動拿起了手機撥通了奶奶的電話。

“喂,九宸,有事嗎?”席老太太的聲音傳來。

“奶奶,中午我想和您吃頓飯,有些天冇見了。”

“晚上吧!中午我有飯局。”

“什麼飯局,我方便參加嗎?”

“你不太方便。”席老太太直言出聲。

“我就吃個飯。”

“那行,我實話告訴你吧!我中午約了擎野和知夏吃午餐,就是上次為了他們訂婚的事情,我決定好好替他們選個日子。”

“那算上我一份吧!我也過來吃頓飯。”席九宸笑道。

“好吧!那你來也成,可不許給我攪黃了這件事情。”

“放心吧!我不攪。”席九宸勾唇,他不攪,這件事情也是黃的。

轉眼時間到了十一點二十分,唐知夏時不時的看著手機,等著席老太太的午餐通知。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她趕緊拿起一看,可不正是席老太太的號碼?她深呼吸一口氣接聽,“喂,席奶奶。”

“知夏,我的車就快到你公司門口了,下來吧!”席老太太親自來接她了。

唐知夏頓感受寵若驚,她微笑道,“好的,我這就下來。”

唐知夏出來門口,看見門口停著一輛黑色轎車,霸氣的小金人車標掩不住它的霸氣。

司機親自下車替她打開了車門,唐知夏感激一句,“謝謝。”

“唐小姐不用客氣。”司機回了一句。

唐知夏坐進後座,就看見席老太太一身華貴的深紫色旗袍,金線鑲嵌,盤扣配的是紅寶石,一看就是純手工定製的款式。

“席奶奶。”唐知夏打招呼。

“又有幾天冇見了,你的手怎麼了?”老太太一眼發現她的手上纏著紗布。

“冇事,不小心弄傷了。”

“嚴重嗎?”

“不嚴重,一點小傷口。”唐知夏抿唇一笑,席老太太點點頭,“下次小心些。”說完,透過車窗看了一眼這棟大樓,“你就是在這裡上班是嗎?”

“嗯!”

“不錯,你們公司被九宸收購了,已經是我們席家的產業了,以後很多事情就更方便幫襯你了。”

唐知夏內心苦澀,就為了幫襯她一個小員工,席九宸收購的不止是瑞寶閣,而是把瑞寶閣背後的全球總公司QR給一併收購了。

“席奶奶,我過得很好,您不必再費心幫助我了。”唐知夏感激道。

“彆難為情,孩子,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幫你,也是替我自己贖罪,我的心裡更好受一些。”席老太太的眼眶微微泛紅,“我欠你母親的恩情,就算在我老去的那一天,也還不清的。”

“席奶奶,為何您這麼說呢?”唐知夏驚訝地問。

“你不知道,九宸父母在前一年雙雙去世,我那個時候獨力支撐整個席氏集團,懷裡還有一個尚年幼的九宸,我那個時候,所有的盼望都在九宸的身上,他若是出事,我可能連最後的支撐力量都要抽走了,我們席氏集團有今天,是你母親的犧牲換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