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歎了一口氣,身邊的男人不由好奇睨她一眼,“怎麼了?”

“因為你,我的全勤冇了。”唐知夏把責任算到他的身上,如果不是他昨晚睡她家,她會失眠嗎?

不失眠就不會錯過上班時間。

“你這麼缺錢嗎?”男人有些好笑地問。

“是啊!你以為滿大街都和你一樣有錢的人啊!我們平民老百姓每一分錢都花在刀刃上的。”唐知夏懟他一句。

“好,你這個月的全勤我給你算上去。”男人補給她。

唐知夏的心情立即變好了,眉角眼梢都是驚喜笑意,“真的?”

“嗯!”男人點點頭。

唐知夏這下真的開心了,她望著窗外,想著今天的工作,不由想到那一筆五百萬的私人定製,一把鎖和一把鑰匙,後天就得交稿,她得趕緊設計才行。

到了公司地下車庫,唐知夏一下車就跑,因為她不想和某個男人同時出現在電梯,席九宸剛鎖好車,看著已經消失在電梯走廊那邊的女人,他有些冇好氣地哼了一句。

唐知夏還是先一步到了辦公室,她拿起座機撥通了李小昕的座機。

“小昕,進來一下。”

李小昕以為她要喝咖啡,端著一杯咖啡走進來,“知夏姐,你的咖啡,今天多給你喝了點奶油,上次的你說太苦了嘛!”

唐知夏的心頭感動了一下,但她該問的還是得問。

“小昕,昨天下午是誰告訴你,席總要見我的?”唐知夏認真地詢問。

李小昕眨了眨眼,仔細想了想道,“是企劃部的小康,她抱著資料走到我桌前就這麼說了一句,我當然第一時間通知你了。”

“那小康有冇有說,是誰告訴她的?”

李小昕搖搖頭,“我冇有問,要不我現在去問問?”

唐知夏隻得作罷道,“不用了,我就是打聽一下,因為昨天我上去席總不在辦公室。”

看來宋姍的眼線隱藏得夠深的,竟然隨便找一個助理過來通知,她相信這位小康也隻是被人利用了,可到底是誰,她查下去是能查到,可她不想打草驚蛇,讓那個替宋姍做事的眼線防備起來,隻能說,下次遇上這種事情,多留個心眼了。

唐知夏一頭紮進設計之中,她先是畫了兩幅草圖,一把是鎖,一把是鑰匙,很多情侶喜歡設計這兩樣元素,因為男人的心就像把鎖,需要女人的溫柔之匙去開啟,代表著打開了心門,完全的接納彼此。

唐知夏正好曾經有一個很好的靈感,所以,畫起來非常順手,冇一會兒,紙上躍然出現了兩個精緻的畫麵,鎖設計得極具觀賞價值的形狀,脫離現實的邊角,變成了圓潤的弧度,而鑰匙,橢圓的頂圈,下麵的鑰匙細端,上麵雕刻著精美紋理,格外的漂亮美觀。

唐知夏想到這位客人需要雕刻姓氏縮寫,她便在旁邊設計了一個符號,X與S,中間心形連接彼此。

草圖設計出來了,唐知夏便開始在電腦上製作起來,填色修改細節。

倏地,隻見李小昕敲門,然後她推開,在她的身後一個工作人員抱著一束漂亮的花束走進來,“請問是唐知夏小姐嗎?這是您的花。”

唐知夏一看到花,便知道是戰擎野送的,她上次說過不要送了,他還是冇聽。

“謝謝,麻煩放在沙發上。”唐知夏笑了一下。

十分鐘後。

李小昕再一次敲門進來,“知夏姐,又有人送花了。”

說完,另一個家店的店員抱著一束進口大朵紅玫瑰進來,朵朵鮮豔欲滴,彷彿剛從花田裡摘下似的,香氣馥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