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唐小姐嗎?韓小姐在等您。”服務員主動上前問。

“我是。”唐知夏微笑點頭。

“這邊請。”服務員伸手做了請的手勢。

唐知夏邁進咖啡廳,就看見靠窗的位置,韓蕾雅和一個女孩坐在那裡聊天,那個女孩一看也是富家小姐身份,穿戴和她一個檔次。

“喲!設計師到了呀!坐吧!上咖啡。”韓蕾雅朝服務員道。

服務員立即點了下頭,唐知夏剛坐下,一杯咖啡就送到了她的麵前,她朝對麵的韓蕾雅謝了一句,“謝謝韓小姐的咖啡。”

“不用客氣,我們聊聊設計方麵的事情吧!我想給我自己訂一套訂婚珠寶,要符合我的身份氣質,希望唐小姐不會讓我失望。”

“請說說韓小姐的想法,我這裡有很多的款式可以供您選擇。”唐知夏伸手就要去拿資料。

“嗬,我身為客人,我要的就是你的設計,你讓我選擇,那有什麼意思?”

“我總得瞭解一下韓小姐的喜好,這令我可以規劃設計方向。”

“我的喜好就是漂亮,大氣,符合我的氣質,其它的,都應該是唐小姐的事情了,再說你們難道不會調查客戶的喜好嗎?你們可以調查我呀!”韓蕾雅慵懶地倚坐在位置上,一副高傲的樣子。

唐知夏怔了幾秒,算是明白了,韓蕾雅什麼方向都不給,什麼也不想交流,就是想讓她憑空設計,還要她滿意的款式。

“不好意思韓小姐,我恐怕無法接你這筆訂單,請你還是換位設計師吧!”唐知夏也不想多聊了,反正耗下去也賺不到她的錢。

唐知夏剛提包想要起身,韓蕾雅身邊的女孩嘲笑一句,“什麼態度啊!瑞寶閣的設計師就這副德性?可真是見識到了。”

“唐知夏,你難道不知道我和你們公司已經簽合同了嗎?如果你不給我設計,那我可以告你們公司違約,我聽說你們公司的違約金還挺高的!是我訂金的三倍呢!而我的訂金是一百萬。”身後響起韓蕾雅得意的聲音。

唐知夏的腳步一頓,韓蕾雅果然不會這麼簡單了事,她轉身道,“如果韓小姐願意和我好好聊的話,我們可以繼續合作下去。”

“我們在聊啊!”

“我指的是真心誠意地聊。”唐知夏冷靜道。

“唐知夏,我可是你的客戶,你怎麼可以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不怕我投訴你?”韓蕾雅有些生氣道。

唐知夏重新坐了下來,看著韓蕾雅那雙寫滿高傲的眼睛,“你當然有權投訴我,如果我做得不好的地方,隨便投訴,如果你隻想刁難我,那就不用浪費我們彼此的時間了。”

韓蕾雅勾唇冷笑,“唐知夏,那我直說了,要麼你離開戰擎野,要麼離開瑞寶閣,二選一。”

唐知夏不由好笑,“能讓我離開瑞寶客的,隻有我老闆,恐怕韓小姐冇有這個能耐。”

“那我就讓你在設計界混不下去,你可彆小看我的能力。”韓蕾雅冷笑一句。

“唐知夏是吧!隻要我們宣傳一下,整個上流社會的客戶群都不會選你,更不會購買你的設計作品。”旁邊的女孩一臉得意道。

唐知夏也不是嚇人的,她笑了一下,“違約金是吧!我回公司給你結算一下。”

“唐知夏,你牛什麼牛,你有牛的資本嗎?還有,彆走,今天我們是AA製,你自己的咖啡自己結賬吧!”身後韓蕾雅大叫一句。

唐知夏起身就朝服務檯方向去了,朝著服務員道,“請問我那杯咖啡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