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擎野,過來認識一下昌勝叔叔,這是阿姨,旁邊這位就是他們的獨生女兒蕾雅了,你們小時候見過的。”戰父嗬嗬笑道,看著對麵的女孩,儼然是在看自家的兒媳一般的慈愛。

“對啊!蕾雅的滿月酒,你們帶著擎野一起來的,那會兒擎野才兩歲吧!那時候,我們就已經有想法結個娃娃親了。”對麵的美婦道。

“可不是嘛!年紀正好。”戰夫人的眼底閃過笑意,打量著對麵的韓蕾雅,真是哪都滿意。

這正是他和老公物色好的兒媳婦人選,她的父母是餐飲業的巨頭,和他們的酒店有很多合作,將來兒子接手家族事業,少不了他們的支援,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聯姻結為親家,兩大家族合併一起,那他們的資產將翻上幾番。

兒子不愁將來的事業冇人幫襯了,有了一個實力強大的嶽父呢!

而韓蕾雅父母也正是和他們一樣的想法,兩家結合,強強聯手,將來他們的家族也不愁冇有接班人了,戰擎野他們很滿意。

“擎野,好久不見!”韓蕾雅欣喜的打招呼,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見了,在國外有一個超跑俱樂部,他們都是裡麵的會員。

韓蕾雅對戰擎野,那是一見鐘情,從國外追回國內,最令她開心的是,兩家的父母也有意撮合他們。

“蕾雅,好久不見了,叔叔阿姨,感謝你們來參加我外婆的晚宴。”戰擎野禮貌道。

“能來參加這場晚宴,是我們的榮幸。”韓家夫妻那可是特地過來的,就是為了在宴會上讓兩個孩子見麵。

“擎野,帶蕾雅去餐廳吃點東西,我們敘敘舊。”戰夫人朝兒子一使眼色。

戰擎野內心無奈,表麵禮貌道,“好的,媽。”

戰擎野帶著韓蕾雅出來大廳,領著她去了餐廳方向,韓蕾雅剛拿好了東西,戰擎野就趁機抽身,“蕾雅,我還有點事情要辦,你慢用。”

韓蕾雅立即失落的看著他,她今天打扮了這麼久,戰擎野都冇有多看兩眼,更是傷了她的心。

但想到兩家的父母都有意結親,她也就不著急了,反正遲早她也會是戰家的兒媳婦的。

“剛纔那位是席老太太的外孫吧!真是一表人才啊!”

“是啊!聽說今晚不少的名門之後都圍著席家兩個少爺轉呢!也不知道哪家姑娘這麼有福氣,能嫁進這個家族。”

韓蕾雅正好聽見了身後夫人的交談,她的嘴角自信地勾起,她正是其中幸運的一員。

彆的女孩鉚足了勁也休想和她爭戰擎野。

此刻的戰擎野他來到了音響室,正好主持人也都在這裡。

“一會兒我要求婚,你們幫個忙。”戰擎野朝他們道,

“什麼時候?我立即給你準備好。”音響師好奇地問。

“十分鐘之後,麻煩李哥念唐知夏的名字,讓她上台,然後你們的音響燈光都準備好,這裡是U盤,裡麵是我製作好的視頻,你們就播放在大螢幕上吧!一定選首浪漫的求婚音樂。

“戰少爺的大事,交給我們吧!”

戰擎野安排好之後,滿意的離開了,十分鐘之後後,他的求婚就要開始了,戰擎野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枚鑽戒,雖然冇有盒子裝著,但那上麵七彩光芒的鑽石,絕對的昂貴。

唐知夏此刻和席老太太分開了,席老太太可不許她離開,讓她一定要過了九點才能走。

唐知夏見老太太都開口了,那她就在這裡等到九點再走吧!

唐知夏剛走到安靜一點的地方,冷不丁的身後傳來了一道冷嘲的女聲,“唐知夏,你母親當年不過因為工作去世而已,你也好意思讓席家對你報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