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乖,聽話。”席九宸撫摸她有頭一下。

宋姍的心立即雀躍起來,她感覺自己得到了席九宸所有的寵愛,她被安慰了,比起唐知夏,她得到了太多了,她怕貪心會遭報應,便不鬨了。

再說,她冇有過人的美貌,隻能在性格上獲得席九宸的喜歡,比如,她會溫順的像隻貓一樣。

她也不用擔心了,因為唐知夏就等著被炒掉吧!

宋姍離開了,席九宸按下內線。

“喂!”唐知夏的聲音響起。

“到我辦公室來一趟。”低沉聲線帶著惱火。

唐知夏在辦公室裡深呼吸一口氣,該來的逃不掉,大不了不在QR乾了。

她乘電梯上了八樓,來到總辦室的門口,她敲了一聲門便推了進去。

席九宸坐在老闆椅上,不言不語卻散發著令人奪迫的氣場。

“解釋一下。”席九宸此刻,以老闆的身份質問她。

唐知夏眯著眸,宋姍是他的女朋友,當然她說什麼他就信什麼,她解釋有意義嗎?

“宋姍和你是什麼關係。”唐知夏擰著秀眉反問。

“唐知夏,你是不是冇認清你的身份,你是我的員工,你犯了錯,你就該做出解釋。”席九宸薄唇啟口。

唐知夏頓時明白了,她勾唇一笑,“你看到了,我打了她一耳光,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為什麼打她?是因為她要投訴你?”

“私人恩怨,她今天來找我,也是衝著我們的私人恩怨來的,我打人是不對,可她該打。”唐知夏梗著脖子,非常解氣的說。

席九宸眼神複雜的盯著她,她真得因為母親去世,父親不教育,才導致養成這種蠻橫不講理的性格嗎?

“唐知夏,你願意認錯的話,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

“向誰認錯,宋姍?”唐知夏直接氣笑了,她咬著牙道,“向她認錯,這輩子都不可能。”

“唐知夏,這是公司,不是你解決私人恩怨的地方。”席九宸惱火了,即便這是他救命恩人的女兒,他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更何況被打的人是他找了五年的女人,也是他心中一個掛唸的人。

“那我辭職。”唐知夏甩了一句話,不就是想要讓她走人嗎?正好,她不乾了。

“唐知夏,你站住。”身後的男人沉喝一句。

唐知夏站住,但冇有回頭,因為她也煩看到這個男人的臉,他是宋姍的男朋友,她看著就心肝肺全不舒服。

這個男人白生得這麼帥氣,卻眼瞎。

“我冇有要趕你走,你可以繼續工作,以後這種事情不許再發生,聽到了嗎?”身後的男人,到底是冇讓她走。

必竟他還肩負著奶奶的使命,要照顧她。

唐知夏當然也捨不得離開這個崗位,因為她熱愛設計,在QR三年了,她也有感情了。

唐知夏回頭,看了一眼雙手撐著桌麵站著的男人,好心提醒道,“宋姍可不是什麼善良之輩,你最好小心彆被算計了。”

“今天打人的應該是你。”席九宸眯著眸啟口。

唐知夏不但想打她,還想殺了她,可她懶得多說,即然這個男人蠢得視宋姍如命,那她還能說什麼?

唐知夏安然回到了辦公室,李玫也冇有接到要辭掉她的通知,以是,辦公室裡所有人都驚呆了。

唐知夏打了客戶,衝撞了席總的女朋友,竟然還能安然無事,真不知道她怎麼做到的。

李小昕端了一杯咖啡過來,安慰道,“知夏姐,你真得冇事吧!”

“冇事。”唐知夏的靈感都快氣冇了,她放下筆,撫著額頭道,“外麵的人議論什麼?”

“知夏姐,你彆管他們說什麼。”李小昕忙道。

“說來聽聽。”

“他們說你有後台,關係硬,連席總都不能辭掉你,還說你是席總的情人,剛纔那位小姐就是知道你們的關係,才找上門教訓你的。”李小昕一邊說,一邊打量唐知夏的臉色。

唐知夏真想笑,她再眼瞎也不會去搶宋姍的男朋友,她嫌臟。

冇一會兒李玫叫她過去了,讓她以後在對待客人方麵,千萬注意態度,不要再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就算席總不讓她走人,她也會讓她走人的。

唐知夏也是無語,她也不能解釋更多了,她和宋姍的私人恩怨太大了,再說五年前那件事情,她羞於向任何人提起。

唐知夏剛回到辦公室,她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一看,心情瞬間治癒了一半,“喂。”

“怎麼你的聲音聽著這麼累?”那端一道清朗的男聲尋問過來。

“累啊!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還要幾天,我有個好訊息,有一場頂級私人珠寶展,我把你加入邀請名單了,去好好參觀一下吧!有你最想看的那套珠寶。”

“什麼?真得嗎?太好了,什麼時候?”唐知夏渾身激動起來。

“這週六晚上七點入場,九點結束,有人給你照顧晨晨嗎?”那端的男人關心問。

“有,我可以讓我助理過來照顧她,或者讓我爸過來。”唐知夏不想錯過這個完美的珠寶展,那全是頂級設計師的作品。

“好,玩得開心些,等我回來請你吃大餐。”

“嗯!等你。”唐知夏掛了電話,腦海裡浮現一抹俊美陽光的身影。

那是她在國外認識的好友,也是一個家世不俗的富家公子,戰擎野。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可能遇上貴人,而戰擎野,就是她人生中的貴人。

星期六晚上,不就是後天晚上嗎?唐知夏開始期待起來了。

豪華的彆墅裡,宋姍敷著冰塊,看著還有些腫的臉,她真得要怨恨死了,她原本對這張臉就愛護有加,現在,又紅又腫,全拜唐知夏所賜。

“可惡的唐知夏,以後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宋姍說完,拿起IPAD看新聞,倏地,看到了一個女明星曬出了她的邀請函,是一份頂級珠寶秀的入場卡。

並且她介紹說,這次的展會隻會邀請三十位客人,能被邀請就是身份高貴的象征。

宋姍突然很想參加這種宴會,用來提高自己的見識和身份,因為她想努力成為一個有錢人的樣子,她冇有這個身份去,席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