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髮淩亂的鋪在枕邊,席九宸的目光不由眯緊,宛如一隻猛獸在靠近他的食物,發出了悄無聲息的攻擊勢頭。

而身為食物的女人毫無所查,席九宸在床沿上坐下,看著她香甜的睡顏,紅唇微翕,無端的散發著一種誘人品嚐的氣息。

看著一縷黑髮在她的眼瞼處,男人下意識的伸手過去,想要給她撥開,可就在男人的手剛碰到她的臉,睡著的女人突然發出了一聲夢囈般的聲音,伸手握住他的大掌,“晨晨彆鬨,讓媽咪好好睡一覺。”

席九宸鳳眸微睜,這個女人是把他當成她的兒子了嗎?

倏地,唐知夏抱著他的半條手臂,還拿著臉蛋蹭了蹭,像是在蹭著她兒子的小腦袋似的,為了不吵醒到她,席九宸隻能上床靠近她。

他也側著身子,交出一條手臂被她抱緊,並且他的手臂榮幸的緊貼在她的胸口,該有感覺都傳到了男人的心房裡。

席九宸就這麼僵硬著一個姿勢,陪著這個女人睡了一會兒,在燈光下,他更是被逼著欣賞著她這張臉蛋,肌白生香大概就是她的樣子,宛如一道可口的美食,令男人想要品嚐。

唐知夏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睡相,在男人的眼底看了一個精光,她臉上的每一寸肌膚都被男人欣賞了去。

甚至連她那根根分明的睫毛,男人這會兒也給她數清楚了,這個女人真是抱得太緊了,令他不由抽手臂,不然,直接會驚醒她。

席九宸彷彿接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考驗,考驗他的自製力,因為如果冇極好自製力,他這會兒早就讓這個女人嚐嚐他的厲害了。

“唐知夏,伸手。”席九宸啞聲試圖讓她在夢中伸手。

唐知夏冇有放,因為她原本就是無意識的抱緊的,而且她以為抱緊得是她的寶貝兒子呢!

席九宸終於不想壓製了,他俯下身,就在女人的臉上烙了一下,而被親的唐知夏,突然摟住了他的脖子,主動的親在了男人的臉頰了,“晨晨乖…”

瞬間,兩個人臉對臉的躺在了一起,而唐知夏的呼吸就在男人的脖子處,宛如羽毛一般的撩動他的心絃。

席九宸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著,他可不是什麼正人君子,這個女人要是再不鬆手,他可要趁人之危了。

唐知夏又是蹭了一下他的脖子,然後又挪至了男人的耳垂蹭了一下,演繹著什麼叫耳鬢廝磨。

席九宸滾動著性感的喉結,被他拚命壓抑著的雄性荷爾蒙因子,此刻真得要炸了。

從來冇有一個女人可以讓他狼狽至此,而這個睡著的女人卻做到了。

令他想碰卻碰不得,一切的想法都禁固壓製著,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女人放肆。

終於,唐知夏大概嫌棄男人身上的荷爾蒙氣息太濃了!影響到她呼吸新鮮空氣了,她翻了一個身繼續睡。

而男人僵硬了半天的身軀終於解放了,席九宸站起身,才發現他竟然忍出了一身的汗意來了,剛纔的澡都白洗了。

看來這次他隻能再去洗一個冷水澡了。

席九宸再冇有上來過,唐知夏睡在他的大床上,舒服的左右的翻滾著,終於,時間不知不覺到了淩晨四點左右了。

唐知夏自然的醒了,當她睜開眼睛,入眼的卻是裝修風格冷硬的豪華吊頂,絕對不是她家。

嚇!

唐知夏直接嚇得坐起身,抱著腦袋拚命的想,最後的記憶就是她坐在席九宸的車上。

所以,這是席九宸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