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源自於血脈本源的威壓感,絕不是刻意模仿出來的。

在場的所有魔族修士大氣都喘不過來,雙腿都止不住的發抖顫栗。

彷彿天穹之上的這尊魔神就是他們的主宰!

“始……始祖魔!”

“是始祖大人!”

“始祖大人重現世間了!”

這一刻,魔域修士們紛紛跪倒在地,朝那天空中的這尊太古魔神頂禮膜拜。

人域大軍這邊也是心悸不已,眾人還從來冇有體會過如此恐怖的威壓感。

光是那尊魔神釋放出的威壓氣息,就能令周遭的空間如水紋波浪般震盪,可見其本體強大到了何等誇張的地步!

紅姬咬破舌尖,頂住了沈浪釋放出的威壓感,一字一頓的問道:“你……你為何能化身成我魔域的赤炫始祖?”

沈浪淡然道:“很簡單,我體內便有著你們魔域祖先的意誌,加上吸收了你們那赤炫始祖的心臟,故而能變化成赤炫始祖的姿態,亦能散發出那赤炫始祖的氣息。”

紅姬麵色陰晴不定,怒斥道:“人域宵小,你以為變身成我魔域先祖的樣子,本公主就會畏懼於你?”

話落,紅姬頂著壓力,全力催動起滅世魔槍,朝沈浪化身成的赤炫始祖衝殺而去。

魔槍捲起一輪巨大的銀色旋渦,直擊“赤炫始祖”的麵門。

這種程度的攻擊,對沈浪根本冇有絲毫威脅。

沈浪化身成的赤炫始祖飛速探出巨掌,一掌便拍飛了紅姬手中的滅世魔槍。

這還冇完。

那魔掌在拍飛滅世魔槍的一瞬,將紅姬牢牢拽住,捏在了掌心中。

“糟了!”

紅姬猝不及防之下,便被魔掌牢牢拿捏,完全無法掙脫。

沈浪淡然道:“紅姬公主,你輸了。”

“按照約定,你且速速退軍吧。”

紅姬一邊掙紮,一邊憤怒咆哮:“人域宵小,本公主寧可玉石俱焚,也休想讓我等屈服於你!”

“魔域大軍聽令,給我殺!”

“殺!!!”

戰船上的魔域大軍齊聲大吼,全軍出動。

一時間,黑壓壓一片的魔域大軍,朝人域聯盟軍這邊衝殺而來。

“當心!”

陣前的東皇太一和後羿二人驚喝出聲,擺出陣勢,準備抵抗魔域大軍的衝殺。

沈浪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魔域大軍屠戮人域修士的舉動,他當即施展起血神經,化出一道分身。

隻見沈浪的分身頓時化作遮天蔽日般的黑影,硬生生的堵截住了魔域大軍的衝殺。

黑影不但阻擋住了魔域大軍,還充斥著巨大的吸力,瘋狂吸收魔域修士體內的力量。

魔域大軍中的修士發覺身體能量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流逝,紛紛駭然失色。

“勿要慌亂!”

“速速攻破這道黑影!”

幾名魔域祭司大吼出聲,指揮大軍攻擊這龐大的黑影。

魔域大軍中的修士紛紛施展起神通,朝堵截在前方的黑影發起猛烈攻擊。

“咚咚咚!”

一時間,大量的魔光魔焰等攻擊如滔天海嘯般朝著黑影轟殺而去,無數神通同時爆發,狂暴的毀滅之力吞天噬地。

然而,黑影不但悍然不動,甚至還將所有的神通能量儘數吸收。

“這……這不可能……”

見沈浪竟以一己之力阻擋住了魔域大軍的衝殺,紅姬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人域大軍中修士們也一個個看懵了。

眾人知道沈浪很厲害,但也想不到沈浪竟能強大到如此駭人聽聞的地步!

看著眾魔域將士們的神通均被黑影吞噬的一乾二淨,紅姬似乎想到了什麼,失聲吼道:“竟是魔神秘典!你為何會施展我魔域的上古禁術?!”

如此這般強大的吞噬神通,分明就是魔域上古時期的魔神秘典!

沈浪眉目一掀,正色道:“公主倒是有幾分眼力!此神通在你們魔域中的叫法,的確是魔神秘典。”

“事實上,以沈某的能力,一人全殲你們魔域大軍也並非是什麼難事,所以公主還是下令退兵吧。”

紅姬嬌斥道:“休想!本公主寧死,也絕不可能屈服於你!!!”

話音一落,紅姬身軀之中赫然爆發出無窮無儘的魔光。

她似乎想自爆自己的魔軀和元神,以死明誌!

“公主,你這又是何必?”沈浪眉頭緊皺。

他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紅姬自爆,掌心中爆發出一股黑色氣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吸乾了紅姬肉身和元神釋放出的能量,阻止了紅姬自爆的行為。

紅姬發現自己體內剛剛聚集的力量被沈浪瞬間吞噬吸收,心中萬分驚駭。

“紅姬公主,你還不明白嗎?沈某想滅你們易如反掌,我隻是想阻止這場戰爭而已。”

說罷,沈浪變回了人身,並讓紅姬脫離了黑影的束縛。

紅姬脫離束縛後,發現自己體內的神力幾乎被吸乾,瞬間麵如土色。

如果透支神力,有可能會麵臨修為跌落的風險。

經過剛纔的交手,她深知自己和沈浪之間的差距已經不能用大來形容,簡直可以說是判若雲泥!

此人的本事和手段已經到了一種連她都難以揣測的地步。

紅姬甚至都懷疑沈浪修為也是偽裝的,此人的修為恐怕已經到了神海境的級彆!

即便如此,紅姬仍舊是不甘心,衝著沈浪嘶吼出聲:“魔域和人域自古便不死不休,我魔域大軍縱然全部戰死,也絕不會屈服於人域腳下!”

見這魔女如此冥頑不靈,沈浪也漸漸冇了好臉色,冰冷道:“我可不需要你們這群烏合之眾的屈服!”

“老子之所以決定放你們一條生路,完全是因為紅蝶公主。紅蝶公主對人域有大恩,我全然是為了報恩,所以纔不願對你們出手。”

紅姬怒斥道:“一派胡言!我母親怎麼可能幫助你們人域?”

“事實便是如此。”

沈浪耐著性子說道:“當年,是人域三皇和你母親協力,共同佈下了混元破虛大陣,將你們魔域的那隻噬天蠕蟲放逐到了外星域,因而拯救了人域和魔域……”

他將當年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紅姬。

得知是自己母親和三皇聯手放逐了噬天蠕蟲,紅姬一臉茫然。

母親居然會與人域修士聯手?

這與她從小接受到的教育和認知截然不同。

沈浪淡然道:“你母親早就悟出了兩大界域不該彼此仇視的道理,仇恨導致的最終後果,便是兩大界域的滅亡”

“紅蝶公主早已醒悟,可惜她後代卻還是如此冥頑不靈。”

“殊不知,你現在的舉動,無異於在葬送魔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