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甚至有不少高三的學姐都給林辰遞過情書。

結果嘛……當然是被少年溫和又無情的拒絕了。

從那個時候起,林辰便得了一個“潔身自好”的名聲。

而楊織,在學校更是出了名的冷美人。

但其實,楊織的性格並不冷,她隻是不喜歡跟不熟的人交談,再加上她性格敏感,能清楚的感覺到,來接近她的人,是真心實意的對她好,還是彆有用心的好。

這樣兩個人,一個潔身自好,一個冷美人,卻走到了一起。

實在是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班裡流言四起,楊織也清楚,隻是她不想解釋。

隻要不影響她的正常學習和生活就好。

但……她是不在意,可林辰會不會在意呢?

楊織正想著,便看到林辰打完球,跟同學一起從外麵進來了。

他拿了一瓶水,另一隻手還有一瓶酸奶。

“辰哥,你剛剛那個三分球可太帥了,簡直迷死我了。”同班男生一臉誇張的開口。

林辰笑的很淡,路過楊織身邊的時候,順手將那瓶酸奶放在了她的桌子上。

是了,這便是同學們猜測他倆在談戀愛的原因。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林辰隻要去超市,便會給楊織帶東西。

有時候是楊織跟同桌隨口一說自己想吃的零食,有時候是她需要的本子或者鋼筆,如果冇什麼帶的話,少年就會在麪包和酸奶這兩樣東西中隨便挑一樣帶給她。

時間一長,大家自然都注意到了。

調了位置後,林辰剛好坐在她右手邊,兩個人的座位中間,捱了個過道。

楊織捏著那瓶酸奶,看了林辰一眼。

林辰並冇注意到他,他正在找下節課要用的卷子。

倒是跟林辰說話的男同學注意到了她的目光。

衝著楊織乾乾一笑,脫口而出,喊了一聲:“嫂子。”

楊織一張臉瞬間紅了個透,撇過頭去,默默的開始做題。

林辰這才抬起頭,先是看了楊織一眼,然後纔看向男同學,冷漠開口:“要上課了,你還杵在這兒乾嘛?”

男同學哦了兩聲,這才連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預備鈴打了。

林辰看了楊織一眼,淡然道:“彆跟他計較,他隻是隨口一說。”

楊織紅著臉,低著頭,嗯了一聲。

這節課是數學課,數學老師就是他們的班主任劉老師。

劉老師是個幽默風趣的老師,戴著一個四四方方的黑框眼鏡,講起課來十分風趣,能輕鬆的將同學們帶入課堂氛圍中。

“親愛的同學們,大家上午好,在正式上課之前呢,老師有件事情要說,所以占用大家一點點的時間。”老師雙手握在一起,開始自己的講話,“轉眼之間,我們已經相伴了兩年,明年你們就要高三了,即將開始地獄般的複習模式,而我們相伴的時間,也冇有多久了,進了高三,你們就冇有機會參加學校裡的任何一場活動了,所以,兩週後的藝術節,可能是你們在我們的校園裡,參加的最後一場集體活動,我希望同學們都能夠表現出最好的一麵,為咱們的班級爭得榮光!”

“班長,這兩天,你號召一下同學們,讓大家積極踴躍的報名參加一下,下週一給我把名單呈上來啊。”

班長是個女同學,站起來說了個好,又坐下。

“好了,接下來,我們開始上課,大家把課本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