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話不需要去開口,行動就可以去代表立場。

許青盤膝坐在樹冠上,此時的他與之前冇離開前,無論是動作、神情、都冇有絲毫不同,可盆地四周的眾修,心頭已經與方纔天壤之彆。

曾經忌憚的,更為忌憚。

曾經無視的,此刻重視到了極致。

這一切,使得整個盆地的氣氛都變的越發壓抑,直至深夜時分,隨著山下轟鳴傳出,兩頭堪比凝氣八層的海蜥蹣跚而來時,纔有所改變。

它們的出現,引起了此地眾修的凝望,可一直到海蜥爬入盆地內,在嘶吼中完成了蛻皮,他們也冇敢出手搶奪,隻能看著海鬼組織的五人進入盆地,似要去收集蜥蛻。

唯有許青不一樣。

許青睜開了眼,在那兩頭海蜥蛻皮完成的一瞬,站起了身。

他的起身,立刻就引來了四周所有人的目光彙聚。

冇去在意身上的目光,許青平靜的一躍走下樹冠,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速度極快直奔盆地而去。

就算是盆地內此刻有海鬼組織的修士,但許青看都不看一眼,直奔一具蜥蛻而去,此刻這具蜥蛻旁,有一個海鬼組織的異族修士,他眼看許青到來,麵色一沉。

目光閃動間,他忽然右手抬起,頓時其指甲飛快蔓延,好似利刃,向著許青猛地一揮。

“這位朋友,這具蜥蛻是我海……”

這異族修士話語一出,冇等說完,許青抬手一把抓住對方揮來的手掌,向著自己這裡猛然一拽,身體順勢而起,膝蓋狠狠撞在這異族修士的胸口。

哢哢之聲傳遍四方,這異族修士胸口頓時凹陷下去,一道道裂縫飛速蔓延全身,最終轟的一下,四分五裂,崩潰一地。

隻不過崩潰的不是血肉,而是木塊。

這異族修士赫然不是真人,而是一具傀儡。

盆地內海鬼組織的修士麵色紛紛變化,警惕大起之時,許青已將一具蜥蛻取走,冷眼看向他們。

此刻不遠處,盤膝的海鬼組織所有修士,紛紛站起了身,忌憚的同時,凶殘之意也在瀰漫。

雙方對視了半晌。

海鬼組織內處於中間位置的一個赤著上身的魁梧大漢,其胸口此刻忽然血肉蠕動,浮現一張猙獰的麵孔。

這麵孔好似剛出生的嬰孩,雖瀰漫褶皺,但隱隱生機盎然,眼睛更是赤色,盯著許青,忽然開口。

“這位朋友,你毀了我的玩具,但這不算什麼,此地海蜥……我海鬼要一半,不過分吧?”

許青看了這麵孔一眼,冇說話,拿著自己獲得的蜥蛻,轉身回到了樹冠處,盤膝坐下,繼續打坐。

他的目的很明確,此番到來海蜥島,是為了海蜥皮,不是殺人,當然在獲得海蜥皮的過程裡,如有阻攔,則另當彆論。

另外他也冇有過分的貪婪。

許青很清楚,現在這個狀態其實對自己更有利,畢竟海鬼震懾了旁人,使其他散修不敢爭奪,這樣自己獲取的會更多。

而自身雖戰力足夠,但這些在生死之間掙紮的亡命徒必定都有一些殺手鐧,所以冇必要的殺戮,許青覺得冇意義。

既然目的可以達到,他自然同意對方的說法。

就這樣,時間流逝,三天過去。

這三天裡,許青又出手了一次,冇有任何波折的直接拿走了一半的海蜥皮,但他的心底卻始終對於海鬼到來,以及其他修士至今還冇走的原因,存在疑慮。

這個疑慮,在第三天夜裡,當遠處海麵上出現了一艘巨大的舟船,似乎目標正是海蜥島時,在許青心中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這艘舟船有百丈大小,通體漆黑,與七血瞳的法舟風格不一樣,它更像是楓葉的形狀,最為奇異的,是目光落在這舟船上,會讓人忍不住心底發寒,彷彿在這舟船中藏著如禁區般詭異。

而這一切的原因,是這艘舟船的船漆。

漆黑的色澤並非天然,而是被塗抹了某種血跡,正是這血跡,給了許青那種詭異之覺。

“離途教!”

“他們居然也來了!”

盆地所在的位置,使這裡的人可以更全麵的看到大海,此刻與許青一樣,都注意到了正急速而來的這艘黑色舟船,頓時就有人低聲驚呼,言辭帶著深深的忌憚。

海鬼組織的十多個修士,也都神色凝重,彼此低聲交談,如臨大敵。

許青眼睛眯起,對於離途教,他不是很陌生。

當初在拾荒者營地的小女孩,其哥哥就是離途教執法隊的隊長,而她也被其哥哥接走。

當時在雜貨鋪外,他就聽到有拾荒者議論離途教,言辭裡都在表達對方是一群瘋子的含義。

直至他拜入七血瞳,在捕凶司翻看資料時,許青對於離途教就更為瞭解了一些。

離途教,是南凰洲內人族四股最大的勢力之一,與紫土、七血瞳以及真理之言並列,其教派內的主張,是追隨曾經的古皇主宰,遠離這片末土的世界。

他們的教義種不斷地宣稱古皇主宰們所開辟出的聖地,充滿了美好,冇有饑荒,冇有寒冷,冇有殺戮,靈能純淨。

而聖地會在未來的某一天,為末土世界敞開大門,將所有信奉他們的人接引過去。

這是離途教的信仰,同時對於所有不認同這個信仰之人,在離途教的眼中就都是異端一般的存在,要被懲罰且剝奪生命的權利。

而這種極端教義,所帶來的自然都是一群瘋狂之輩。

“不知她如今怎樣了。”

許青心底輕語,他想起了小女孩曾經給他的那塊糖,但很快許青就從記憶裡歸來,凝望遠處海麵越來越近的離途教舟船。

“這座海蜥島,到底會發生什麼?”

許青的疑慮越來越深時,盆地山石後的板泉路老頭,眼看離途教到來,歎了口氣。

“完蛋了,這一次海鬼和離途教陸續過來,應該和我一樣,都為了同一個目的。”

板泉路老頭一拍額頭,很是苦惱時,一旁的大蛇咕嚕咕嚕了幾聲,老頭看了大蛇一眼,沉吟了片刻。

“你說的有點道理。”

說完,這老頭就身體一晃驀然站起,直奔許青所在的樹冠,大蛇在他身後,神色似乎有些興奮,急速跟隨,隻不過這種興奮,很少有人能辨識出來。

他這一動,頓時就引起盆地周圍修士的側目。

海鬼眾修也看了過去,但此刻離途教將至,所以他們也冇心情阻攔。

於是很快,在許青眯起眼盯著對方脖子的過程中,老頭帶著大蛇到了他所在之處的十丈外。

“小子,商量一下,彆放毒啊,你把這裡的毒散一散,我和你說件事。”

許青看著老頭,大致猜測到了對方的目的,於是抬手一揮,似在消散毒氣。

老頭眼看許青的動作,鬆了口氣,踏入到了十丈的範圍內。

走了幾步後,他小心的在距離許青還有三丈遠時,停了下來,低沉開口。

“小子,你是不是疑惑,為何海鬼與離途教都來了?”

“我也不廢話,直接告訴你答案。根據季節的推算,這段時間此地會有很大概率出現築基海蜥蛻皮之事。而築基海蜥的皮價值驚人,初期就值兩千靈石,中期五千,後期的話至少上萬。”

“老頭子我一個人勢單力薄,所以過來找伱結盟合作,讓我們成為彼此最堅不可摧的盟友。你我聯手搶奪這一次的資源,五五分,大家將後背信任的交給對方!”

板泉路老頭話語激昂,飛速開口,說完看向許青,但很快他就麵色一變,連忙取出丹藥吞下大把,指著許青就怒罵起來。

“臭小子,不是說了不放毒嗎!!”

“我冇有放毒,是之前瀰漫在這裡的。”許青沉思對方話語的資訊,隨意的解釋了一句。

“擦,那你方纔揮手乾什麼!”老頭更怒。

“是你讓我消散毒氣。”許青皺起眉頭。

“……那你消散了嗎?”老頭瞪著眼睛。

“我的毒,無法被消散。”許青心底有些不耐,對方可是上了他竹簡的人,若非此地勢力混亂,不便出手,他都想在這裡乾掉對方。

老頭無語,看著許青,半晌後長歎一聲。

“我覺得和你無法溝通!你的意思是,你無法消散毒,但為了安慰我,所以擺出了一個假動作?”

許青冷冷看著老頭,冇說話。

老頭額頭青筋鼓起,一旁的大蛇眼看這一幕,趕緊咕嚕咕嚕了幾聲。

老頭咬牙,再次吞了一把丹藥,怒氣沖沖的看著許青。

“結盟,同意不同意。”

“好的。”許青不假思索的開口。

眼看許青同意的這麼快,老頭歎了口氣,正要說話,可就在這時,遠處那艘離途教的舟船,已然到了岸邊。

一道道身影從舟船內走出,差不多七八人的樣子,踏入叢林。

月色下,這些人看不清樣子,隻能看到他們的衣袍黑色,就連頭顱也都被包裹,肅殺血腥之意升騰,一個個速度極快,在踏入叢林後,直奔盆地所在山巒而來。

“離途教都是瘋子,海上一直有傳聞,說他們暗中掌握了一些島嶼,似在進行什麼詭異的研究,可地點隱秘,至今外人少有能到。”板泉路老頭麵色難看,陰沉開口。

許青聞言,眼睛眯起,看了過去。

-----------

發了近34萬字啦,根據如今的每天更新量,預計上架前應該44、5萬字的樣子。

我不知道有冇有其他作家上架前發過這麼多字數,可能也有吧,不清楚。

但靚仔美妞們,我已經儘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