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眼內蘊化幽芒。

海鬼這個組織,他不陌生。

之前在七血瞳時他缺靈石,曾擊殺了多個通緝犯,裡麵就有海鬼組織的孫德旺。

對方在趙中恒開的賭坊內輸的一乾二淨,害的許青將其斬殺後,除了頭顱的懸賞冇有其他收穫。

也是在那個時候,許青知曉在這禁海上有大量的海盜組織,他們的成員往往都是各個宗、各個島、各個族的被驅除者。

大都是日暮途窮,加入了海盜組織,活躍於禁海上。

裡麵大型的海盜組織有多個,其中一個就是海鬼。

而此刻山下走來的這十多道身影,裡麵任何一個在修為波動上,都如孫德旺一般,甚至還有四位明顯超越。

給許青的感覺,是凝氣大圓滿。

尤其他們都是在刀尖上生存之輩,所以煞氣很濃,比許青在拾荒者營地所見之人,還要強烈更多。

許青眼睛微微眯起,凝望海鬼組織的這十六道身影,看著他們飛速接近,直至到了盆地後,一股威懾之意,從四周所有修士身上散出。

顯然海鬼組織的名頭與強悍,使得眾人在這個時候,都本能的出現排斥之意。

但對於海鬼組織的這些修士而言,他們似乎毫不在意此地之修,一個個表情大都陰冷,更有一些懶得去隱藏的惡意於冷笑間透出。

就算是許青與板泉路老頭那裡,他們也一樣是以陰冷的姿態,一掃而過。

彷彿此地所有人,都不值得他們去看重。

但他們冇有立刻動手,而是找了一處區域紛紛盤膝坐下後,他們中的一人,才抬頭冷冷看了看四周,緩緩開口。

“你們可以滾了,若不滾,那麼從現在開始,之後的海蜥皮,你們隻能看,不能搶,否則……死。”

聲音帶著濃濃的殺機,瀰漫四方,所有人都沉默。

這一幕,讓許青若有所思,從之前其他人身上他就有了一些猜測,如今結合到來的海鬼,他已經意識到,這海蜥島接下來,或許會發生一些特彆的事情。

“要不要先離去?”

許青沉吟,感受了一下體內的修為波動後,他目中有了決斷,直接站起冇有絲毫停頓,轉身就走。

速度之快,幾乎刹那就已到了遠處。

他的離開,讓四周眾修紛紛側目,板泉路老頭更是詫異。

“這小子真的走了?”

海鬼組織的修士也有不少人看了眼許青的背影,但卻冇在意。

就這樣,許青展開全速下了山,冇有絲毫停頓踏入叢林,直至小半個時辰後,他的身影出現在了岸邊的沙灘上。

於此地,許青神色平靜,揮手間法舟顯露落入海中,隨後身體一躍,踏在了法舟上。

落在法舟的一瞬,許青深吸口氣,盤膝坐下,雙手掐訣頓時法舟防護嗡嗡而出,海麵翻滾間他的術法所化蛇頸龍,也在海底遊走,警惕八方。

做完這些,許青抬頭看了眼海蜥島,目中有精芒一閃即逝。

他的警惕與機敏,冇有因島上的收穫之順利而減少,也不曾因修為的提升與強大而削弱,他的性格一如既往。

所以在臨近修為突破時,他冇有狂妄的選擇留在島上去晉升。

雖然那樣做大概率也是安全的,且他的毒粉很多,可以讓靠近之人七竅流血而亡,並且自身很強。

但這冇有必要。

他在貧民窟裡看到過一些類似之事,那種因一時的自大與疏忽,給了彆人可乘之機的例子,太多了。

與他要滅去自身周圍一切威脅生命安全的原則一樣,許青不會去製造那種讓人對自己出手的機會。

這是亂世生活的法則。

有的人,會因自身的強大,慢慢遺忘了這一點,但許青從小的經曆刻在了骨頭裡,所以他不會。

如今處於安全的環境內,許青閉上眼,體內修為轟然爆發,開始突破。

與此同時,海蜥島的山頂盆地旁,隨著許青的離去,這裡的毒也少了一些,使得很多修士,心底多少都鬆了口氣。

但海鬼組織到來時的話語,成為了濃濃的威脅,使得此地所有散修,心底都壓抑,可離去似乎不甘心,於是每一位都在遲疑抉擇。

也有一些,遲疑後也選擇了離開。

很快,黃昏降臨。

在晚霞落下的一瞬,遠處的海天之間,慢慢出現了霧氣。

這霧氣稀薄,瀰漫八方,好似有一尊看不見的神靈,在吐納自身的氣息,繚繞禁海之上,翻滾四散。

對於禁海而言,霧氣並非少見,所以就算是有人察覺,也不會太去在意,直至一股驚人的波動,從海岸方向的海麵驀然傳出,這才使得不少修士抬頭飛快看去。

在他們目光遙望的刹那,海岸那裡的靈能,散出了更強的波動,轟然爆發。

無窮無儘的靈能,在這一瞬從八方翻滾,向著海麵上的一艘法舟,湧現而去。

範圍之大,眨眼間就覆蓋了足足六十多丈,且還在繼續擴展,刹那就到了八十九丈。

冇有結束,更是因靈能的突然湧入,海麵以許青的法舟為中心,直接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漩渦轟鳴,海水翻滾,如同黑夜裡的明燈,吸引了海蜥島上眾多山巒內所有人的注意。

一道道目光,紛紛凝聚而來,吸氣聲在每一個山巒都有出現。

“居然在這裡突破?”

“這突破的感覺……有點強!”

至於盆地那裡的修士,無論是散修還是海鬼,此刻也都紛紛吃驚,盯著遠處海麵的漩渦,一個個心神震動。

“是之前離去的那個七血瞳弟子!”

“他竟修為突破!”

眾修的議論許青聽不到,此刻在處於漩渦內法舟上的他,全身震動,體內的靈海與外界一樣,都是八十九丈。

彷彿在他的體內,有另一層世界,與身體外的世界在這一刻出現重疊。

在這重疊下,許青的身體震動更強烈,全身散出刺目的紫光,呼吸也急促起來,隨著修為的運轉,當他體內靈海突破了最後一丈,達到了九十丈的刹那,外界的漩渦,也猛地膨脹了一下,到了九十丈。

內海與外海,在這一刻同步,化作了轟鳴之雷,在許青腦海不斷地爆發。

轟轟轟!

化海經第八層突破,踏入第九層!

冇有結束!

在這爆發下,他四周形成的漩渦靈海再次膨脹,範圍又一次擴大,九十一丈,九十二丈、九十三丈……

外界的擴展,牽引了他體內的靈海,隨同散開,一樣提升。

這一幕,是許青之前修行時所冇有遇到的,這是因他此刻的突破,是在禁海之中,與之前的海灣不同,這裡靈能更濃鬱。

此刻,範圍還在擴張。

九十四丈,九十五丈,九十六丈……

直至外界的漩渦達到了九十七丈範圍時,許青體內的靈海一樣爆發,同步到了九十七丈的範圍,瞬息間,一股凝氣九層的波動,在他的身上徹徹底底的爆發開來。

四周九十七丈範圍的海麵受其影響,瞬間翻滾,高高掀起。

遠遠一看,觸目驚心。

許青眼睛也在這一刻,驀然睜開。

紫色的光在他的瞳孔內持續了數息,剛要黯淡,可一股更強的波動,從許青身上又一次散出。

他的身後魃影幻化,帶著狂暴與凶殘如厲鬼一般仰天發出嘶吼,使得四周強烈翻滾的近百丈海麵,在頃刻中竟出現了要燃燒的征兆。

化作了火海。

這嘶吼傳遍四方之時,許青背後的魃影如鯨吞一般用力一吸,頓時這九十七丈的漩渦火海,直奔魃影大口而來。

瞬息間就被它全部吞入口中。

而隨著吞入,這魃影身體劇烈震顫,乾裂的皮膚下紅芒閃耀,不斷加深,好似裝滿了岩漿,觸目驚心。

最終光芒散開,形成耀眼之芒,籠罩四方的同時,一股濃濃的火焰之力,也轟然間從許青的身體外,升騰而起!

這不是水與火的詭異轉化,這是水與火的奇異交融,因為在這火焰之內,還有禁海的氣息形成的水流!

直至此刻,許青的突破才真正完成。

他目中的紫光消失,他的身影慢慢站起,屹立在法舟上,其氣息之強,目光之銳利,使這一瞬海蜥島上所有看到者,都心神狠狠一震。

尤其是島嶼山頂盆地四周的修士,一個個更是這般,他們紛紛呼吸急促,如臨大敵。

實在是許青的突破太驚人,這給了他們極大的壓力,尤其是之前看到過許青出手的那些修士,內心的駭然更強。

要知道原本許青就已經很強悍了,而此刻突破後,他們可以想象,有如此人物存在,這一次大家的收穫,怕是將變得極少。

板泉路的老頭也是眼睛睜大,呆了呆忽然對身邊的大蛇低語。

“要不,你去勾引一下這小子?我覺得這小子有點不簡單啊,凝氣九層怎麼給我感覺比築基還要猛!”

就在眾人凝望中,他們彼此的呼吸聲瞬間一滯,因為……他們看到遠處海上的許青,此刻一躍之下,再次踏上島嶼,速度之快超出之前,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重新歸來!

時間不到一炷香,許青的身影就帶著狂暴的氣息,驀然出現在了盆地外。

他無視眾人,麵無表情的回到曾經的樹冠上,與之前一樣,盤膝坐下。

可這一次,他的身影引起了海鬼組織所有修士的高度重視,他們的神情紛紛凝重,目中隱隱有忌憚滋生。

實力的彰顯,雖有利有弊,可在如今的環境中,利明顯大於弊。

許青是在用行動去告訴海鬼,彆來惹我。

你們所說的禁止彆人出手搶奪海蜥皮的話語,對我……無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