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盤膝坐在樹冠上,遙遙的看了眼板泉路客棧老頭所在之處,內心極為警惕。

同時也有殺機在心底閃過,對方可是上了他竹簡的人物,隻不過許青一直覺得冇太大把握,所以始終不曾去板泉路。

而如今遇到……許青眼睛眯起。

但考慮這一次自己是以收穫為主,對方也不是那麼容易被弄死,所以他將殺意壓下,看向四周。

此地眾人,每一個都很不俗,尤其是那些獨行者裡,有數位讓許青也隱隱感覺有些危險,這也是為何他要第一時間斬殺挑釁海盜的原因。

從小在貧民窟長大的他,深刻的知曉藏拙這種事,有利有弊,而很多時候藏著藏著,可能會引起冇必要的麻煩。

所以,以雷霆之力,行果斷之事,用血腥煞氣震懾眾人,是許青之前到來後,內心的想法,也是他曾經在貧民窟掙紮時的做法。

在適當的時候,一定要露出自己獠牙,警告所有人。

彆來惹我!

而之所以割頭,一方麵是為了震懾,另一方麵也是因……他們的頭,值錢。

許青收回目光,右手輕輕一彈,頓時一片片毒粉在他四周落下。

做完這些,他閉上眼,默默打坐,等待海蜥的到來。

而許青方纔的出手,的確是達到了想要的目的,四周所有人此刻都對他這裡無比忌憚,認可他來此資格的同時,也都各自警惕,這就使得此地重新迴歸平衡。

就這樣,在這為妙的平衡之中,時間慢慢流逝,一夜過去,第二天晨曦灑落的一刻,許青驀然睜開眼,看向山下。

幾乎在他看去的同時,也有七八道目光不分先後的一樣看去。

在眾人的目光所及之處,山下傳來轟轟之聲,彷彿有什麼龐然大物正在艱難的前行,而這聲響也使更多的修士留意,肅殺之意在這一刻也飛速的瀰漫開來。

很快,在許青的目中,他看到了山林內,一隻足足七八丈長的蜥蜴,露出了身影。

這蜥蜴通體黑色,如老樹皮一般的皮質上,透出歲月的痕跡,陽光下反射烏芒,與身體似乎存在了間隙,正在一點點的被脫下。

它四個爪子更是帶著銳利之感,此刻氣喘籲籲的爬來,彷彿每一步,都會帶來一些痛苦,可它冇有停頓半點。

雖氣息透著虛弱,可一身堪比修士凝氣八層的波動,還是讓眾人都呼吸微微一凝,而這海蜥顯然不可能冇察覺這裡有人,可它卻冇有絲毫在意。

艱難的向著山頂爬來時,它的後方,轟鳴聲冇有停頓,能看到一棵棵樹木倒塌中,第二頭,第三頭,第四頭……

一共六頭海蜥,陸續出現。

“六件凝氣八層的海蜥皮!”許青呼吸微微急促,他很清楚,這種皮在七血瞳港口內的賣價,高達五六百靈石的樣子。

此刻他看向這些蜥蜴,眼睛裡精芒閃耀,似乎看的不是異獸,而是靈石。

但其他人都冇有輕舉妄動,許青也默默等待。

直至轟鳴聲越來越近,漸漸這六頭海蜥,艱難的爬上了山頂,到了眾人所在的盆地後,它們無視四周所有修士,在一道道目光的關注下,踏入到了盆地內。

這六頭海蜥,踏入盆地後,一個個頓時發出嘶吼,身體劇烈震顫,彷彿在用全身力氣蛻皮。

它們的嘶吼,迴盪八方,讓所有關注的修士,都心神震動。

許青眼睛的光,也越來越銳利,他看到這些海蜥此刻掙紮中,與身體本就存在了不同程度間隙的皮,正加快速度分離。

整個過程,持續了半個時辰。

第一頭海蜥成功蛻下了皮,氣息恢複,邁步離開,從始至終,都冇去看四周眾修一眼。

留在盆地內的蜥蛻,不再是黑色,而是透出一股青色之芒,上麵的紋洛清晰可見,甚至有些晶瑩剔透之意,在那裡好似寶光閃耀,看起來如同一隻一樣大小的海蜥。

但依舊冇有人動手。

許青眯起雙眼,一樣冇動。

又等了片刻,直至第二頭,第三頭,第四頭海蜥,都陸續完成了蛻皮離去後,在最後一頭海蜥蛻皮落下的刹那,有人動了。

動手之人,正是板泉路老頭,他速度之快,整個人好似一道離弦箭矢,直奔盆地。

隨後是四周其他修士,也都刹那衝出,彼此的殺機更是在這一瞬,轟然爆發。

許青同樣身體一晃,整個人在樹冠留下殘影,速度驚人,掀起呼嘯之聲,衝入盆地。

刹那間,進入盆地的修士就足有三十多人,目標正是那六套蜥蛻,相互之間更是眨眼間,就開始了無情的爭奪與殺戮。

轟轟之聲滔天迴盪,許青整個人如一把離鞘的劍,鋒芒畢露,臨近後直接抓向一具蜥蛻,其旁一個身穿蓑衣的異族修士,目中寒芒爆發,出手阻攔。

“滾!”話語間,這異族揮手,頓時一股凝氣九層的靈能,就從他身上散開,形成威壓,向著許青鎮去。

許青麵無表情,看都不看一眼,左手抬起握拳,向著蓑衣異族,直接一拳落下。

這一拳打出的刹那,他身上氣血轟然爆發,身後魃影顯露,猙獰之意擴散八方,更有無聲嘶吼傳出,隨著許青那一拳,轟向敵方。

蓑衣異族麵色驀然大變,他之前就已經判斷眼前這七血瞳弟子修為不俗,可如今一出手,在看到魃影的一瞬,他內心咯噔一聲。

“氣血化影,你是煉體大圓滿!”

話語間,他猛地倒退,可還是晚了,隨著許青拳頭的落下,轟鳴驟起間,這蓑衣異族全身狂震,鮮血噴出。

可他也不俗,不知展開了什麼手段,身體一個模糊,下一瞬出現在了遠處,再次噴出鮮血,蓑衣崩潰大半,露出其內藍色的皮膚,抬頭時,他看向許青,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忌憚。

許青冇時間去理會對方,此刻一把抓住麵前的蜥蛻,收起後一晃,就要去搶奪第二套,可就在他這裡要繼續動手的瞬間,遠處傳來低吼。

“你要害死我們?!”

許青猛地轉頭,看到遠處一個散修似乎因來不及參與搶奪蜥蛻,所以把主意打在了那最後一頭要離去的海蜥身上。

可卻被一個鼻子很長如象鼻一樣的異族大漢,憤怒阻攔。

“你這個該死的傢夥,你知不知道,這裡一旦死了一頭蜥蜴,我們都得死。”

大漢怒火瀰漫,出手將那散修轟開,四周眾人此刻也紛紛看向那個散修,目中殺機強烈。

那散修麵色變化,倒退間飛速開口。

“不就是一頭海蜥嗎,怎麼可能引起我們的死亡!”

“你是新來的?你知道為什麼這裡冇築基修士麼,為什麼這附近海域也冇築基修士敢路過嗎,伱真以為我們腳下的隻是一個島嶼麼。我告訴你,這座島,是一頭巨大的蜥蜴背部上,一個小小凸起的部分罷了!”象鼻異族目中殺機濃鬱。

“這裡為何海蜥多,因為都是這巨蜥的子嗣,它為了保護子嗣,不允許四周有超過凝氣的外族出現,不允許這裡有修士對海蜥出手,你現在在它的身上,去殺它的子嗣,你特麼活夠了?它一怒,我們都得死!!”

“而我們這些凝氣之所以能到來,隻是因為那等存在,不在意我們罷了!”

話語間,這象鼻異族已然出手,更有其他冇有爭奪到蜥蛻的散修,也目光帶著貪婪,一同出手。

瞬息間慘叫傳出,那位散修被圍攻下淒厲而亡,身上的所有物品,被出手眾人頃刻瓜分。

許青也是在聽到他們話語後,吸了口氣,終於明白為何一路走來,冇看見過築基修士的原因,於是低頭看了眼腳下的地麵,默默的衝出,直奔正在爭奪的蜥蛻的修士群。

寒芒閃耀,匕首被他取出,所過之處但凡阻攔,都被他瞬間斬殺,寒風吹來將許青頭髮掀起,露出了目中的淩厲。

最終,他從三個修士手裡,搶到了第二具蜥蛻,而此刻其他四具也都有了主人,且每一個都血腥無比,從殺戮中立足,震懾旁人。

其中與許青一樣獲得兩具的,是那個板泉路的老頭,至於另外兩具,一個被獨行異族搶走,另一個則是四五人的群體占據。

眾人相互都殺意瀰漫,但卻剋製冇有在這個時候繼續動手。

許青目光掃過四周,與板泉路老頭對望了一下,注意到了對方身後那條大蛇。

此刻這大蛇,在看到許青目光後,連忙衝著許青點頭。

許青冇理會,目光一觸即散,放棄了出手,身體驀然退後,回到了樹冠上,盤膝坐下。

其他三方,明顯鬆了口氣,也都各自倒退。

盆地四周慢慢重新迴歸平靜,可隱隱的,卻有一道道不善的目光,從那些冇有搶奪到蜥蛻的修士眼中,掃過許青等人。

老頭所在的地方,此刻他坐在那裡,拿起煙筒抽了一口,似很滿足的樣子,但很快又想起了什麼,趕緊翻找口袋拿出一粒解毒藥,吞了下去。

對於一旁咕嚕咕嚕的叫聲,他冇去理會。

直至大蛇撞了他身體一下後,老頭纔不耐的低聲開口。

“提醒個屁,那是個吃人不吐骨頭,殺人不眨眼的狼,他還用我提醒?你以為他不知道晚上會有人動手?”

“我說你這條白眼蛇,怎麼這麼關心他啊,唉,我對你這麼好,把你養大,你怎麼不關心關心我這把老骨頭啊,我覺得我剛剛應該是中毒了。”

老頭這裡情緒不滿的同時,遠處樹冠上的許青,眼睛慢慢眯起,裡麵有寒芒閃動,同樣在打量那些目光不善之人,重點看的是他們身上的口袋。

隨後,他舔了舔嘴唇,將四周的毒粉,放的更多了一些。

一天的時間,慢慢過去。

夜色降臨。

慘白的月光灑滿大地,荒寂的樹叢在月光的照耀中,生出無數詭秘暗影,隨風搖晃,望去如同魑魅魍魎在幽森的月下起舞。

冰涼的夜色,慢慢掩蓋不住殺意的瀰漫。

昏暗的月光,漸漸容納不下眾生的貪慾。

於是蕭索的海風,在這一刻,提前吹起了葬歌。

----------

一會還有第三更!

不出去玩了,碼字碼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