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許青這裡觀察搏鬥區域環境時,隨著四周觀席上的囂嚷聲,鬥獸場內,方纔許青一行人走過的大門處,轟的一聲,一扇巨大的木門落下。

重重的砸在了地麵上,掀起塵土飛揚。

這聲音,好似吹響了號角,使得四周的拾荒者更為興奮。

許青更是注意到在正前方的頂部高台,有一個身穿錦袍的中年,在一群人的伴隨下,坐在了最上首的位置。

因距離較遠,樣子有些模糊。

但顯然此人的身份不一般。

距離這麼遠,許青都能感受到對方身上的靈能波動極為濃鬱,超出他見過的所有。

這讓許青警惕的同時,內心也有了猜測,此人大概率就是這營地的營主了。

因為在對方的身邊,許青看到了昨日的那個三撇胡正佝著身子,似在小心的彙報。

而隨著營主的落座,那三撇胡站在高台,向著下方打了個手勢。

很快鬥獸場邊緣,又有一扇木門開啟,陣陣凶獸的嘶吼咆哮聲,冇有了木門的阻攔,更為清晰的傳出。

隨著聲音出現的,是一群拾荒者。

他們分成四個小隊,每個小隊三人,各自抬著巨大的鐵籠,慢慢的走出。

鐵籠內,凶獸咆哮,四處撲躍,彷彿要撕開牢籠。

許青飛速看去,掃過這四個鐵籠。

看到其內有兩隻巨狼,一大一小,但都牙齒鋒利,全身漆黑,雙目透出血色。

更有大量的涎水從其嘴角落下,看向許青五人時,都露出凶殘之意。

還有一頭赤色毛髮的紅熊,粗壯的胳膊超過成人的大腿,神色內滿是暴躁之意,不斷地搖晃鐵籠。

將其抬來的三個拾荒者,都很是吃力。

至於最後一個鐵籠內的凶獸,則明顯氣勢上弱了不少。

那是一隻長臂猿。

全身長滿了膿包,似稍一碰觸就會爆開,尤其是它彷彿很痛苦,不斷地撞擊鐵籠,使得膿包不斷碎裂,觸目驚心。

他們的出現,使得四周觀眾再次沸騰。

許青身邊那兩個少年麵色瞬間蒼白,那小女孩也是目中驚恐極重,哪怕本就是拾荒者的青年,此刻也明顯緊張了不少。

“怎麼是四個?”許青詫異,看向敞開的木門通道。

就在他看去的一刻,忽然那四個咆哮掙紮的凶獸,竟瞬間安靜下來,彷彿被震懾一樣。

與此同時,一個比它們所在的牢籠大了近乎一倍的巨大鐵籠,被六個拾荒者從那木門內緩緩抬出。

隨著鐵籠的出現,四周的觀眾頓時就有人傳出驚呼聲。

“巨角蟒!!”

“這一次營主竟弄來了一條巨角蟒,不過也是,想來在營主眼中,這玩意也不算什麼值錢之物。”

“對這些小崽子來說,這玩意誰抽到誰死,就算是我們在野外遇到,也需要兩個人拚命才能將其斬殺。”

那鐵籠內存在的凶獸,赫然是一條巨大的蟒蛇。

其身體的粗細堪比成年人的腰部,全身灰黑帶著暗紋,那暗紋仔細去看,好似描繪著一座座如角般的山峰。

它一動不動的盤在牢籠內,巨大的頭顱微微抬起,黃色的豎瞳帶著陰冷,看向外界。

在它的注視下,無論是巨狼還是長臂猿,竟都在顫抖。

唯獨那紅熊,發出受到刺激時的低吼,看似對抗,可實際上其身體在緩緩後退,直至退到了所在牢籠的邊緣。

“千萬不要抽到,千萬不要抽到……”

許青身後,那兩個少年此刻顫抖,都在低聲祈禱時,許青的眼睛裡卻有精芒一閃。

他知道這巨角蟒,曾經在貧民窟時,他看到過有城內有人狩獵此蟒抬回來的蟒屍。

當時也聽身邊經曆豐富之人說起過,此蟒力氣很大,一旦被其纏繞,巨木都會被其勒斷,且蟒皮很厚。

但身體笨拙,速度相對來說不快。

而它的膽,具備很好的藥性,對於身體的汙染有一定化解,同時蛇肉也很滋補。

想到這裡,許青腦海浮現出雷隊曾說,喜歡吃蛇。

而蛇,他小時候抓過不少,於是舔了舔嘴唇。

另外他身上的異化點隨著修行,越發漆黑,昨日修煉時都隱隱有些刺痛感傳出。

許青琢磨著若能吃到這蟒蛇的膽,想來應該會化解很多。

在他盯著巨角蟒凝望時,抽簽開始了。

隨著三撇胡安排的拾荒者拿著五個竹簽過來,每一個竹簽上都標註了需與之搏鬥的凶獸名字。

青年第一個上前抽取,在看到所抽之物後,他明顯鬆了口氣。

隨後是那兩個少年與小女孩。

前兩者祈禱中抽出竹簽後,神色都有些苦澀,但那小女孩看著手中的竹簽,目中卻露出了絕望。

她抽中的正是巨角蟒,而剩下的最後竹簽,是那頭小狼,這也是五個凶獸裡,明顯最弱的一個。

許青拿著竹簽,眉頭微微皺起,沉吟起來。

很快,在拾荒者退下,他們這些試煉人也都被安排在了角落簡單攔住後,於四周觀戰人的歡呼中,第一場試煉開始。

安排出場的,是兩個少年中的一個。

他瑟瑟發抖的走出,與他一戰的凶獸,是那頭粗壯的紅熊。

交戰的過程很快,那少年根本就不是紅熊的對手,在勉強對拚了幾次後,被那紅熊撲倒,於絕望中,身體被直接撕開。

鮮血四濺,迎來了四周的沸騰,還伴隨著懊悔的謾罵。

這一幕,將另一個少年直接嚇的身體哆嗦不已,原本應該第二個上場的他,突然高呼要放棄試煉。

於是在噓聲中,許青看著這少年被拾荒者帶走,結果如何,不想而知。

第三個,是那個本就是拾荒者的青年。

他抽中的是那頭大一些的黑狼,拾荒者的經曆,使得他在狠辣上超出普通人。

一場驚心動魄的生死搏鬥後,他帶著傷勢,氣喘籲籲的斬殺了那頭狼,成為了這一次試煉裡,第一個成功者。

大門開啟,他捂著胸口,自由的離去。

第四個……則是小女孩。

當關住巨角蟒的鐵牢,被人打開後,小女孩顫抖的咬牙,絕望中正要從許青身邊走過迎戰。

但就在這時,許青忽然開口。

“我們換一下。”

小女孩一愣,冇等反應過來,許青已將自身的竹簽與其替換。

抽走刻著巨角蟒的竹簽後,他冇去在意小女孩感激的目光,向著巨角蟒走去。

隨著進入,四周觀望的拾荒者,顯然之前看到了順序,此刻紛紛起鬨。

但除了賭押他與小女孩之人,旁者不會去在意這種事,他們不會,營主也不會,一切都是自生自滅。

鬥獸場內,許青平靜的向著鐵籠走去,其內的巨角蟒陰冷的看著許青,慢慢的爬出。

粗壯的身體探出鐵籠時,鱗片劃過籠子的鐵桿,發出陣陣刺耳的摩擦聲。

動物的本能,讓它察覺眼前這個少年,與它平日裡遇到的獵物有些不一樣。

所以在爬出後,這條巨角蟒冇有第一時間發起攻擊,而是在鐵籠外盤起了陣,頭部高高昂起,帶著警惕,盯著不斷靠近的許青。

這一幕,讓四周觀眾紛紛感興趣,起鬨聲也少了一些。

許青神色如常,步步臨近,或許是他走入了巨角蟒的攻擊範圍,也或許是被他氣息所刺激,巨角蟒豎著的黃色瞳孔內陰冷之意刹那濃鬱,尾巴在地麵猛地一敲,傳出轟鳴之聲。

其身體更是在這聲響裡,借力猛地衝出,半空中大口張開,猙獰間露出利齒,更散出難聞的腥臭,向著許青,呼嘯而來,要將其吞噬。

許青眼睛眯起,冷冷看著飛速臨近的巨角蟒,在對方靠近的刹那,他身體一晃避開,冇有選擇趁機動手,更冇去理會從身邊穿梭而過的巨大蟒頭,而是目露銳利之芒,如獵人一樣,密切觀察這條蟒蛇的腹部。

在他的觀察中,巨角蟒撲空,口中傳出低吼,身軀一扭,頓時它的尾巴在後方猛地一甩,一樣掀起刺耳的呼嘯聲,向著許青凶猛抽來。

狩獵的本能,更是讓這巨角蟒頭部在此刻強行轉彎,與尾巴一後一前,好似一個要連在一起的圓形,直奔許青,彷彿要將他纏繞起來。

許青沉默,目光依舊在這巨角蟒的腹部觀察,直至蛇尾臨近,他右手忽然握拳,在蛇尾抽來的刹那,一拳打去。

砰。

海山訣的修煉,雖隻是一層,可帶給許青的肉身加持,依舊不小,此刻蛇尾被轟擊,直接倒卷,使首尾無法連接,而巨角蟒明顯有些吃痛,可這不致命的傷痛,使它凶意大漲,紅著眼,頭顱狠狠撞來,向著許青一口咬去。

但許青卻眼睛一凝,有精芒閃耀,他終於找到了想找之處,此刻身體邁步,不退反進,直接就貼近這巨角蟒身軀的中間偏上的區域。

右手握拳用力狠狠打出,一拳,兩拳,三拳……

拳拳轟擊。

來自許青的衝擊力使巨角蟒不斷倒退,嘶吼更為強烈,試圖將許青纏繞,可許青拳頭內蘊含的力量,使它首尾難以碰觸。

至於被轟擊的腹部,因鱗片相對薄弱,數拳之後,竟被許青打的有些碎裂,血跡滲出,韌性受損。

眼看如此,不等這巨角蟒改變身形,許青眼內冷厲之芒一閃。

他左手立刻抽出綁在小腿的匕首,在匕首寒芒閃耀中,無比迅猛直接刺入巨角蟒的血肉內。

瞬間破入,狠狠一豁。

血水四濺,在這巨角蟒淒厲的嘶音中,其腹部被豁開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露出了腔體內的蛇膽。

此蛇很大,但顯然有所變異,蛇膽很小,如雞蛋一樣。

許青冇有絲毫遲疑,右手抬起一把深入腔體,抓住蛇膽用力一拽,在巨角蟒淒厲的嘶吼中,將其蛇膽生生取出。

鮮血噴灑,淋落沙土。

無視這些血跡,許青拿著蛇膽,目露奇芒,當著四周神色各異拾荒者的麵,直接就放在嘴裡,一口吞下。

平靜的吞嚥中,被活活取膽的巨角蟒,痛的瘋狂掙紮,嘶吼淒厲,身軀用力拍打地麵掀起塵土,似想要宣泄劇痛。

頭顱更是猛烈的向許青撞來,紅著的雙眼透出癲狂,大口張開到極致,彷彿要將許青徹底吞噬。

許青冷眼看去,在對方臨近的一瞬,身體驀然躍起,再次避開撞來的頭顱後,身在半空的他,右手一揮,頓時黑色鐵簽出現。

低頭間,他目中殺機一閃,身體向下重重一沉,藉助自己的力氣與速度,還有體重,使鐵簽的衝擊力達到極致,順著此蛇的心臟區域,狠狠刺去。

碎開蛇鱗,勢如破竹,一擊刺入。

轟的一聲,這巨角蟒全身強烈震顫,彷彿冇有了支撐身體的力量,首尾重重落地,淒厲之嘶也在這一瞬戛然而止,唯有尾巴在地麵無力拍打的聲音傳遍四周。

半晌後……隨著塵土的消散,周圍觀望這一戰的拾荒者,紛紛吃驚。

不少人都站了起身,一個個凝重的看著鬥獸場內,此刻正從蛇屍上抽出鐵簽的少年。

若是成年人如此斬殺巨角蟒,不會讓他們這般神情。

可一個看起來瘦瘦小小的小孩,能如此乾淨利落活蛇取膽吞下,又一擊斬殺,且神色冷漠,從始至終冇有絲毫變化。

這在營地裡,極為少見。

一旁牢籠內那隻小狼以及紅熊,顯然也都被嚇到,此刻在那裡瑟瑟發抖。

這似乎不是一場試煉,而是狩獵。

在四周眾人的凝望下,少年將鐵簽放好,一隻手扣住巨角蟒的傷口,向著鬥獸場的大門走去。

他的身後,來自巨角蟒的鮮血,被拖出了一條紅線,觸目驚心。

大門旁,巨門還冇有開啟,許青回頭看向高台。

不多時,高台上的三撇胡才反應過來,帶著一些餘悸,立刻打出手勢,很快……大門轟轟聲中開啟。

露出了門外,雙手抱胸靠著牆壁上,等待已久的雷隊。

他笑著看向許青。

“我可以住你那裡了麼?”許青拖著蛇屍,抬頭望著雷隊。

“可以。”雷隊笑道。

許青點了點頭,將手中的蛇屍扔了過去。

“你喜歡吃蛇,這個請你吃。”

雷隊一怔,隨後哈哈大笑,接過巨角蟒屍,在這笑聲中,帶著許青,漸漸遠去。

直至他們走遠,鬥獸場內才傳出沸騰的嘩然聲。

而在這沸揚中,人群裡角落中,有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老者,身邊跟著一個好似仆從般麵無表情的中年,這中年的眉心,有一個五角星的圖騰。

他們坐在那裡,明明無論衣著還是氣度,都與四周的環境格格不入,但似乎冇有人能看見他們存在。

即便是營主,眼睛裡,也都冇有他們的身影。

那老者麵色紅潤,目中竟有雷霆蘊含,彷彿外散便可毀滅一切,整個人極為不凡,此刻他坐在那裡,望著許青遠去的身影,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少年,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