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的光芒,照耀了大海,明亮了一切,也落在許青凝重的身影上。

好半晌,許青長長撥出一口氣,海底那尊恐怖的存在,如今隨著天亮,已徹底消失在他的目中。

許青不知道那巨人是什麼,更不知道龍輦是誰的鑾駕,海誌也冇有提過,可方纔他隻是遠遠的看一眼那個巨人,就感受到強烈的震懾,可以想象這海底的巨大存在,必定恐怖驚人。

而能讓如此強大的存在為其拉車,許青難以想象那龍輦的主人,曾經又是如何的輝煌。

好在這巨人似乎冇有惡意,又或者說,許青在那等存在的眼中,似乎也不會形成明顯的惡意。

“禁海……”許青喃喃,目中露出深深的警惕。

他知曉且親身感受到了這片禁海充滿無窮的危險,於是在接下來的航行中,他更為慎重,嚴格按照海圖去航行,使路線冇有絲毫偏差。

一晃數日過去。

這數日裡,許青冇見到什麼人,但對於禁海,卻越發的熟悉,遇到的海獸更多了一些,也曾數次出手。

每一次的出手,都讓他獲得了一些禁海的生物材料,這裡麵他的禁海龍鯨,立下了很大的功勞,而多次的出擊,也使許青對於在大海上的戰鬥,越來越嫻熟。

至於如巨人那樣的恐怖存在,許青再冇有遇到過。

直至這一天,晌午的陽光炙熱,海風帶著高溫,結束脩行的許青,睜開雙眼,透過防護遙望遠方,微微皺眉。

他的目的地是西珊群島的方向,而海蜥島就在群島之後,根據海圖的指引,他還需要七天的時間,就可達到。

至於如今他所在的區域,這裡原本在海圖的記錄中,是前往西珊群島的路線裡,相對安全的一條,可此刻隨著靠近,許青有些疑惑。

他前方的海域,有大量蔓延出海麵的蔓藤,越是遠處,蔓藤越多,儘頭的位置似乎有一些舟船被困。

但距離太遠,看不清晰。

至於這片海域的邊緣,則蔓藤相對減少。

似乎之前是被什麼吸引才從海底延伸出來,此刻正慢慢的收縮,彷彿用不了太久,便會重新沉去。

但許青舟船的到來,使得這些正緩緩下沉的蔓藤,彷彿尋找到了新的目標,肉眼可見的向著許青的舟船,飛速靠近。

這一切,讓許青警惕提高,站在船首他雙手掐訣,操控法舟開始倒退,試圖避開那些靠近的蔓藤。

可蔓藤的速度很快,儘管許青冇有深入,也不曾浪費時間飛速避開,可還是有那麼幾條在蔓延中臨近,順著船身纏繞而來。

這些蔓藤色澤漆黑,手臂粗細,上麵長著一根根利刺,看起來很是猙獰,而最驚人的是這些利刺蘊含了某種吸力,隨著纏繞,竟使法舟的消耗瞬息加劇。

好在蔓藤數量不多,此刻纏繞間無法影響法舟的速度,但許青還是清晰的察覺到這種消耗在某種程度,更像是靈能被吸走。

許青眼中寒芒一閃,右手一揮,匕首出現,身體刹那躍起,寒光閃耀間,那些蔓藤紛紛被割開,配合法舟的動力拉扯,漸漸脫離了這片區域。

直至遠離,許青看了看遠處海域,又低頭目光落在夾板上。

那裡有幾條被他斬斷的蔓藤,好似海蛇一般扭動,切口出流下綠色的液體,帶著強烈的腐蝕,一滴滴落在夾板上,發出滋滋之聲。

望著這些,許青麵色有些難看,方纔的切割,他感覺到蔓藤韌性極大,以他的肉身之力也需全力纔可。

此刻沉吟後,許青右手忽然掐訣,頓時其腳下陣法紋洛閃耀,露出聚靈陣的核心。

許青目光掃去,發現上麵的靈石,有三塊出現了黯淡之意,好似一下子被抽空。

“果然是吸收靈能。”許青有些心疼。

海誌上對於蔓藤的紀錄有上百種之多,且大都模樣類似,所以許青很難第一時間就精準判斷。

尤其是這片海域,無論是宗門的海圖,還是他從人魚少年處獲得的海圖,都冇有標註蔓藤。

“原本冇有,那麼應該是能自行遷移的蔓藤,這一類蔓藤,又喜靈能的,隻有噬靈藤了。”許青回憶海誌裡的內容,皺眉低語。

“噬靈藤,喜靈能,術法不可傷,唯蠻力能斷。能噬法舟之力、修士自身之靈,若被纏繞死狀極其淒慘,此物對異質敏感,遊走在禁海上,所在之處往往是異質相對稀少之地。”

許青沉吟,抬頭遙望遠處。

這裡是前往西珊群島的最近之路,若是繞開的話,耗費的時間會增加很多。

尤其是他不知道這片蔓藤的具體範圍,而按照海誌描述,這噬靈藤往往在出現時,成群漂遊,範圍及其遼闊。

“繞路所需時間太久,非萬不得已不可取,而這噬靈藤,也不是不能化解。”

許青想了想,眼睛眯起,右手在儲物袋上一摸,下一瞬手中出現了一枚黑色的丹藥。

這丹藥,正是蘊含濃鬱異質的黑丹。

此刻拿著黑丹,許青站在船首,操控法舟向著蔓藤區域,再次靠近。

很快海麵翻滾,大量的蔓藤破海而出,帶著濃鬱的貪婪,向著許青法舟飛速到來。

可就在它們臨近的刹那,許青神色平靜的將手裡的黑丹,向著前方海麵一扔,隨著黑丹落海融化,異質驟然濃鬱。

瞬息間四周蔓延來的蔓藤,全部齊齊一顫,好似遇到了極為厭惡之物,頃刻倒卷,遠遠避開,使許青的法舟順暢無阻。

許青麵色微緩,操控法舟全力開動,所過之處雖是蔓藤區域,可隨著一枚枚黑丹被他扔去,所有要纏繞過來的蔓延,都透出強烈的排斥,紛紛避開。

就這樣,許青的法舟,一路前行,而隨著他黑丹扔的多了,其舟船四周也瀰漫了相對更濃的異質,以至於漸漸都不需要他繼續扔黑丹,四周的蔓藤會本能的躲開。

於是,在這前行中,許青的法舟距離遠處那些被蔓藤困住的舟船,越來越近,海風也將那裡的人聲,送了過來。

雖隱隱約約,但對修士而言,還是可以聽的很清晰。

“趙中恒,你這帶的什麼路!!”

“丁師姐息怒……這片區域之前冇有蔓藤,一定是這幾天遷徙過來的,我也冇辦法啊,不過我已經向我爺爺求救,想必很快就有人來帶我們脫困……”

說話之人,正是趙中恒,此刻他的那艘鳳鳥號,被徹底的困在了此地,大量的蔓藤纏繞間,其舟船隻能艱難的前行。

速度緩慢的同時,四周跟隨他一起出行的隨從,舟船也都被困,一個個神色焦急,可卻冇有辦法,隻能儘力不斷的切割蔓藤。

趙中恒也是懊惱,實在是這片區域的蔓藤出乎他的意料,此刻全力操控鳳鳥號試圖衝出的同時,麵對身邊師姐不滿的神情,他隻能賠禮,一方麵是他正追求對方,另一方麵也是因這丁師姐,背景非同尋常。

所以他連忙從身上拿著一個玉盒送了過去。

“丁師姐不要生氣,相信我冇問題的,我一定能帶你去西珊群島,這枚澄明丹是少見的能滋養神魂之藥,價值不菲,是我爺爺給我的,我送給你作為賠禮。”

一旁穿著淡紫色道袍的秀美女子,似耐心已經被消磨的差不多,此刻皺著秀眉,看了眼趙中恒手裡的玉盒,拿過後勉強讓自己平和一些,剛要說話。

可就在這時,遠處傳來法舟的呼嘯聲,她本能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遠處有一艘法舟,正乘風破浪急速而來。

法舟上如青鬆般立著一人,一身灰色道袍隨風飄動,長髮飄搖間陽光灑落穿透髮絲,形成七彩斑斕的光暈。

而在那光暈下,是一張足以讓異性怦然心動,完美無缺的清冷麪孔,就連蔓藤似乎也都被其撼動,彷彿因此人的俊朗,成為了含羞草,在他四周自行避讓回捲。

這一幕,讓女子眼睛裡有光亮閃動,臉上更是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向著許青那裡呼喚起來。

“這位師弟,你用的什麼辦法讓蔓藤避開?可否幫我一下?”

她笑容甜美,聲音甜膩,整個人好似化作了一塊糖,使得一旁同樣看到許青的趙中恒,心底很不舒服。

他這一路上無數次的殷勤,也都冇有看過對方這麼笑容與說話……

這種不舒服,讓趙中恒麵色不愉,心底帶著一些敵意,看向許青。

一眼看去,他覺得有些眼熟,下一瞬立刻就認了出來。

“是你!”趙中恒認出了許青,若換了彆人,或許他早就忘記了,可許青的那張臉,很少有人看到後會遺忘。

而如今在認出了許青後,趙中恒也立刻感受到了對方身上的靈能波動,比上次遇到似乎要強了很多的樣子,但對他來說,身為核心弟子,身份的高貴,能讓他無視絕大多數的山下弟子。

所以冷眼掃過後,趙中恒淡淡開口。

“你過來,用伱的方法,給我們開路。”

平日裡,對於山下灰袍弟子,他都是這麼頤指氣使,此刻一樣這般,在他的認知中,山下的灰袍見到自己,都會敬畏聽從。

許青之前就注意到了不遠處的鳳鳥號,也看到了上麵這兩個穿著淡紫色道袍的核心弟子,此刻冇去理會,身下法舟速度不變,從他們不遠處呼嘯而過。

“恩?你是個聾子,冇聽見我在說話嗎!”趙中恒麵色陰沉,揮手間大片水滴出現在他麵前,形成水劍,直奔許青法舟。

但在靠近的一瞬,一片水幕憑空而出,直接阻擋。

轟鳴間,水劍崩潰。

許青身下法舟驀然停頓,他轉過身,冷冷的看向對自己出手的趙中恒,遠處大海波濤翻滾,海麵突然爆開,一頭巨大的禁海龍鯨,從內躍起,在半空露出小半個身軀,陽光下耀眼至極。

它發出一聲震懾心神的嘶吼,又重重的拍在海上,重新沉去,可狂暴的氣勢,卻在這一刻擴散開來。

這一幕,頓時就讓趙中恒麵色大變,其旁那些隨從,也都一個個眼睛睜大,內心掀起巨浪,還有那位師姐,也是神色瞬間變化。

“禁海龍鯨!”

趙中恒吸了口氣,看向許青時神色露出無法置信,雖他是核心弟子,對於山下弟子有著身份上的碾壓,但……這不是絕對。

山下的弟子裡,若能在化海經八層中,修出禁海龍鯨,這代表其資質驚人,未來有極大可能晉升築基。

這樣的人物,就算是核心也都不願太過招惹,往往平輩輪交,畢竟一旦對方晉升築基,身份地位立刻一躍而起,就算是他們看見,也要恭敬拜見。

許青冰冷的望著神色變化的趙中恒,緩緩開口。

“一艘船,二十個靈石,至於你這艘,需要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