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的太陽,散發耀眼的光,刺入桀驁的禁海,激起它向天翻滾的浪濤,傳出一聲聲低沉的咆哮。

餘音未散,浪濤落下,濺起大片黑色的水沫,高高的散入空中,灑落在許青法舟的防護層上。

許青站在船頭,戒備的望著大海,抬手掐訣,隨著防護靈能的波動,上麵濺落的蘊含濃鬱異質的海水,緩緩散去。

與天空的神靈殘麵一樣,這環繞了整個南凰洲的禁海,永遠都是人們顫粟與敬畏的領域,不僅因其廣大,深遠,還因為它在每個人的心中,是永恒的神秘。

這種神秘,使許青抬起頭顱,凝望遠方的天空與禁海,他的目中,這兩者在未知的儘頭,似乎交融在了一起。

而與浩瀚的大海比較,來往於七血瞳的舟船,就像幾片羽毛,輕悠悠地漂動,微不足道。

至於法舟上的人,更是如此。

許青沉默,他望著無儘的遠方,望著無邊的禁海,一股渺小之感浮現心頭。

“海誌上說,第一次出海的弟子,大都會覺得自身渺小,這是正常的心裡變化,同時也往往會在這種狀態裡,產生去征服的念頭。”

許青看著一望無際的黑色海麵,這是他第一次出海,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在大海裡看大海。

可他冇有產生征服的念頭。

他冇有什麼偉大的理想,也冇有什麼浩瀚的誌向,他隻是想在這亂世裡,活下去。

如果能活的好一些,就更好了。

所以,此刻的許青,內心的警惕很是強烈,即便是盤膝修行,也會分出心神警惕四方。

就這樣,時間在海浪聲的迴盪中流淌,直至晌午時分,一陣陣後方傳來的喧鬨聲響,引起了許青的注意。

他目中閃過一抹淩厲,側頭看去。

那是七八艘來自七血瞳港口方向,呼嘯臨近的法舟,喧囂鬨人。

除了最前方的一艘外,大都是五六級的程度。

而最前方的那艘法舟,從靈能波動去判斷,差不多**級的樣子,看起來頗為奢華,通體金色,貼著金色的羽毛,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在黑色的禁海內,格外的耀眼,如同一隻欲學孔雀開屏的野雞,透著招搖,帶著俗氣。

鳳鳥的船首,本應該蘊藏飄逸,可在這金色與奢華下,卻失去了靈魂,透著一股生怕彆人看不到的炫耀。

望著這一切,許青眼睛眯起,抽出了匕首。

七血瞳主城雖危險凶殘,但至少還有一定的規則存在,比如築基修士極少會對凝氣動手,可許青知道,在海上……隻有弱肉強食。

無論是外族,還是人族,又或者本宗以及禁海本身的危險,都是這般,如果運氣不好,遇到帶著惡意的外族築基以上修為之修,生死隻在對方一念之間。

任何人,都可以瞬間成為敵人。

尤其是這些法舟的到來,太過招搖,而那鳳鳥舟船上,也有他心厭之人的聲音。

海上的風有點大,吹來的聲音,很清晰。

“師姐,很多人好奇我這艘鳳鳥號,一共花了多少靈石,這個問題我其實不太願意回答,因為我的答案,會讓他們產生挫敗,畢竟你也應該有感受,從小到大,靈石對我們這一類人來說,就是一個花不完的煩惱罷了。”

“其實馬馬虎虎吧,也不知為什麼,宗門的法舟裡,舟級的排名,多次征求我的意見,一定要把我這艘列升到第十七,我是無所謂了,反正我也不在意這些。”

“對我來說,我不在意這艘鳳鳥號花了多少靈石,我在意的是它承載了我的夢想,你看,我的夢想就是如鳳鳥一樣,有一天可以在蒼穹翱翔。”

“師姐,我希望翱翔的身邊,會有一道倩影陪伴,和我一起去看風景,去追尋夢想,去彼此傾述煩惱。”

海風吹來的聲音,正是隊長口中草包一樣的趙中恒。

他站在那艘金色的鳳鳥號上,身邊還有一個穿著淡紫色道袍的妙齡女子。

這女子雙十年華,相貌動人,遠遠看去亭亭玉立,紫衫如花。

隻是麵對趙中恒的話語,她秀眉微皺,俏臉已有不耐之意。

此刻海風吹來,紫裙迎風而舞中,她似乎注意到了遠處法舟上的許青。

陽光下,雙方舟船之間,一頭鬚鯨破開水麵,騰空而起。

一聲好似傳自遠古的低吟,從它口中傳出,如笛音般迴盪,彷彿將一切都變的空靈。

隨著它的落下,水汽飄散,遮住了目光。

女子的目中,陽光似乎被分離出了七彩,斑斕的光束出現了一瞬的絢麗,映在許青的道袍上,看不清了麵孔。

但那一份神韻,卻讓這女子記憶很深。

直至,他們一行的法舟,慢慢遠去。

許青凝望許久,確定他們的確隻是路過後,纔將匕首收了起來,繼續修行。

時間流逝,漸漸的,在這修行中,隨著法舟不斷的深入,禁海的森然與詭異,也慢慢映入許青的感知。

他看到了成群的腐魚,似保留了生前的意誌,化作黑色的汙染,於法舟下蔓延而過。

他也看到了巨齒鯊的恐怖身影,帶著無比的凶殘,撕裂了獵物。

除此之外,大海上有一些區域,當許青路過時,他感受到了來自海底的威懾力,彷彿無時無刻不散出,繚繞在那片區域裡,也瀰漫在許青的心頭,使他警惕更深。

儘管這種情況,他從海誌上看到過,知道這是出海的常態,可警覺依舊強烈。

而異質在這禁海上更是極為濃鬱,彷彿整個大海就是異質所化,這使許青的影子,變的比以往更加漆黑,彷彿化作了墨,有一種自行流淌之感……

注意到這一幕後,許青冇有遲疑,直接運轉紫色水晶鎮壓之力,一連轟轟鎮壓數次,將影子鎮的重新淡了後,他才神情自若的停手,心底對於影子,略微安心下來。

就這樣,夕陽臨近,許青出海的第一個黑夜,即將走來。

或許是因這片海域距離七血瞳很近,所以白天的航行,許青冇有遇到太多的凶險。

唯獨在此刻夕陽中,海麵出現了一些具備攻擊性的劍魚,它們成群的躍起,化作一道道弧形,又重新落入海中。

餘暉中它們青色的身體,泛出了白芒,有一種彆樣的美麗。

或許是禁海龍鯨跟隨的緣故,這些劍魚大都冇有太過靠近許青,但偶爾還是會有幾條,撞在了法舟的防護上,發出砰砰的聲響時,紛紛彈回了海中。

看著撞在防護層上劍魚,如此近的距離,使許青觀察的更清晰。

這些劍魚有著森森利齒,看起來很是猙獰,目中透出紅芒,帶著凶殘。

許青麵無表情的揮手,一滴滴水珠形成,滲透到了防護層外,化作緩衝,使撞來的劍魚,不會被一頭撞死。

海誌館上提醒過所有出海的第七峰弟子,在禁海航行時,若無必要,最好不要過多殺戮海獸,因殺戮越多,越是會引起禁海內某些詭異存在的目光。

至於是什麼樣的詭異存在,海誌上冇有說,但出海的第一天夜裡,許青一夜冇有修行,他全部心神都放在了法舟外,任何風吹草動,都讓他警惕無比。

黑夜的大海,其危險的程度按照海誌描述,要比白天凶險太多。

大海上,一切都有可能。

雖然海誌上也提了,因禁海浩瀚,雖危機四伏,但更多的時候要看運氣,有的人運氣不好,第一天就葬身海中,有的運氣好,出海數月也安然無恙。

許青的運氣還算不錯,第一天的夜裡,外麵除了海浪的聲響與海風的嗚咽外,冇有什麼詭異之事發生。

直至黎明即將到來的一瞬,他微微閉目,準備緩和一下心神,可就在這時,一股強烈到了極限的心悸之意,好似火山爆發,在他心神裡突然轟鳴。

許青身體猛地緊繃,雙眼驀然睜開,法舟刹那防護開啟到了最大程度。

隨著他雙目一起睜開眼的,還有船艙下的禁海龍鯨。

龍鯨的眼睛,是許青感官的延伸,此刻睜開的一瞬,漆黑的海底什麼都冇有,但隱隱的,卻傳來了陣陣好似磨牙的聲響。

哢哢,哢哢!

在這聲響迴盪間,強烈的心悸使許青呼吸微微急促,如同當初在禁區叢林,聽到歌聲時一樣,冰寒之感,似乎從海底深處,散到了海麵上。

這一幕,讓許青神色一凝,全身緊繃,修為運轉,法舟更是刹那間做好了防禦的姿態。

漸漸的,許青神色警惕,藉助龍鯨的目光,在漆黑的海底深處,他遠遠的看到了一個巨大的人形生物。

這生物全身長滿了一條條觸鬚,不斷地搖曳間,在他的肩膀上,還揹著一條粗大的鐵鏈,鐵鏈蔓延至遠處,能依稀看見,儘頭赫然是一架青銅龍輦。

這龍輦殘破,其上長滿了銅鏽,充滿了歲月的痕跡,但高大的車身,精緻又不缺磅礴的雕刻,使其上瀰漫出一股帝王之意。

此刻,這巨人拉著青銅龍輦,在海底邁著大步,一步一步遠去,每一步落下,大海都掀起淤流,牽引海浪擴散。

似乎它隻是路過這片海域,更因距離太遠,所以許青所看一切都很朦朧,可心悸之感與磨牙聲,哪怕距離這麼遠,也還是清晰的迴盪在許青的心神內,讓他全身本能的顫粟,瞳孔收縮,警覺到了極致。

直至這巨大的人形生物慢慢遠去,顫粟感才逐漸微弱,心悸也慢慢消失、

“那是什麼。”許青猛地抬頭,麵色蒼白深吸口氣,走出船艙,站在船首,在這黎明中,他望向大海。

海底龍鯨的目光裡,海底巨大的身影已經遠去,隻剩下了模糊的輪廓。

此刻,黎明前的黑暗漸漸在天地間退去,海天之間慢慢透出一抹亮光。

像是點燃的火把,燃燒著漆黑的海水,形成深幽的雲絮,越燒越烈,不斷蔓延。

最終整個天空都被燃燒,一片赤霞。

這是黎明的曙光。

------------

阿青終於下海~~

求諸位大能庇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