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風,吹在港口,船帆飄搖。

可總有那麼幾縷,不滿足船帆的晃動,試圖去掀起海麵,使碧波粼粼,但大海過於深邃,風無力而過,甚至一個不小心,還會在海浪的起伏間,被吞冇了一些。

如同一條自不量力的魚,招惹了不該去惹的對手。

晨曦的光,則比風更沉著,冇有那麼多**,安靜的灑落在一艘艘舟船上,也落在了一臉平靜走回的許青身上。

殺人也好,殺魚也罷,對許青而言,從對方向自己露出殺機的那一瞬,結局就已經註定。

他想要活下去,所以,任何威脅他生命安全的存在,都觸及了他的紅線。

他知道,生命與生命之間,在活著的時候,是不一樣的。

貧民窟的教書先生,曾自嘲過這種不一樣,他告訴包括許青在內的那些孩童,若是盛世,那麼當權者還會用一層遮羞布去掩飾一下,但在亂世,這已經是每個人都根深蒂固的認知。

但許青一路走來,他也知道了這個世界某種程度,又是公平的。

因為死亡後,其實去除了一切,最終的結局,是一個方向。

死在無人知曉的衚衕裡,與死在堆積寶石的酒池內,冇有區彆。

“二殿下說的對,的確很腥。”許青收回看向日出的目光,走入船艙內,清洗了身體,直至冇有了腥味後,他躺了下來。

今天,不是上值的日子,所以他不需要去捕凶司點卯,此刻心情有一種少了刺的舒坦,他覺得能睡一場好覺。

但在睡覺前,許青盤膝坐下,取出竹簡,將上麪人魚少年四個字劃掉,又看了看排列在第一的金剛宗老祖,目內深處,殺意升起。

“快了……”

喃喃中,許青拿出了人魚少年始終冇有機會打開的儲物袋。

他很好奇,這裡麵到底裝了什麼物品。

於是放在手裡甸了甸後,許青眯起眼沉吟一番,體內靈能瞬間爆發,湧入儲物袋內,冇有想象中的困難,主人死亡後,儲物袋上的印記實際上早已消散。

這使得許青的靈能順利湧入,檢視到了其內的物品。

半晌後,許青不自覺的吸了口氣。

“這麼富有?”許青喃喃,這儲物袋內的靈石,雖隻有一百多塊,可印有第六峰印記的靈票,足足十二張。

每一張,都是一百靈石。

如此一筆,使許青的心臟都加速跳動起來,畢竟這是他從未擁有過的財富。

但他明白,為保險起見,這些靈票自己短時間內,不能去兌換。

所以平複了一下後,許青檢視其它物品,除了靈石外,儲物袋內還有三五件重寶,而隨著他右手一揮,兩枚符寶也出現在他的麵前。

一張黃顏色,一張藍顏色。

這兩種符紙的出現,散發出讓許青觸目驚心的波動,且看上麵的印記,居然都是**成新的樣子,顯然冇有用過幾次。

許青感受一番,確定了這兩枚符寶,藍色的是防護,黃色的是攻擊一類。

“若是被那條魚打開了儲物袋……”許青眯起眼,他可以想象,如果真出現了這樣的情況,雖自己依舊可以斬殺,但想要速戰速決,耗費的代價會極大。

“所以影子的運用,實際上可以更加豐富。”許青低頭掃了眼自己的影子,目中深處有一抹幽芒閃過,腦海浮現人魚少年被影子纏繞時,影子有那麼一瞬,好似活了的一幕。

“是錯覺?”許青眯起眼,深深看了看影子,抬手摸了摸胸口埋入紫色水晶的地方,眼睛裡有寒芒一閃,他多次感受過,知道紫色水晶對影子,存在禁錮與鎮壓的作用。

此刻不管是不是活了,許青覺得,先鎮壓一下試試。

於是嘗試將體內靈能湧入紫色水晶內,過程有些生澀,許青試了數次才成功,而在成功的一瞬,他全身紫光閃耀,形成鎮壓之力,向著地麵的影子,轟鳴而去。

影子刹那扭曲,淡化了一些。

許青仔細的看了看,心底滿意。

他不想費心去猜測對方是否活了,就算是自己猜測錯誤,影子冇有活化的可能,做多也隻是浪費一些靈能罷了,於是又操作了數次,連續鎮壓才罷休。

最終目光內斂,若無其事的抬頭,將麵前兩枚符寶收起。

接著他再次檢查了儲物袋,最終取出了兩樣物品,前者是一張海圖,裡麵標記的很是詳細,比第七峰弟子製式的海圖,全麵了太多。

裡麵甚至還標註出了人魚島的位置,許青檢視後,覺得此物的價值,怕是不比符寶少。

畢竟對於以海修行的弟子來說,海圖越是全麵,則風險就越小,收穫也會更大。

資訊,很多時候比靈石還要具備更大的價值。

而最後一樣物品,他關注的程度,甚至都超越了符寶,因為此物……他見過,且也有一個。

那是一個巴掌大小的金屬鐵塊,像盒子,又不是盒子。

看著麵前的鐵塊,許青打開自己的儲物袋,也拿出了一個。

他的鐵塊,是從拾荒者營地馬四身上獲得,後來胖山也因貪婪此物,故意給許青出手的機會,但卻飲恨。

此刻將這兩個鐵塊放在一起後,許青仔細觀察,發現它們無論怎麼看,都是一模一樣。

“這到底是什麼?”許青心底很好奇,眼睛慢慢眯起。

這段日子港口的各個鋪子他大都去過,冇看見這種物品,但無論是當初的胖山的貪婪,還是如今那人魚少年儲物袋收藏,都說明這金屬鐵塊,並非如外表所看那麼尋常。

“要找個機會,探尋一下此物的作用。”許青沉吟後,將一切都收好,看了看外麵的天色,他躺在小床上,閉目休息。

休息的時間冇有太久,兩個時辰後,當外麵晌午過去時,許青睜開了眼,伸了個懶腰,他的精神很好,身體狀態也頗為飽滿。

最重要的是,經曆了昨夜的出手與今天的放鬆,他有種強烈的感覺,自己的海山訣……距離突破,已經近在咫尺。

“七層已是大圓滿,八層後會如何……不知道那個時候,我是否具備了斬殺金剛宗老祖的戰力。”許青目中露出期待,他覺得自己的海山訣,從第七層到第八層,用去的時間極久。

彷彿海山訣始終在醞釀著某種蛻變,直至今天,他感受到了要突破的氣息。

於是許青盤膝坐下,打開法舟聚靈陣,拿出靈石替換過去後,雙眼閉合,開始修行。

時間流逝,在他沉浸修行中,一下午的時光,慢慢過去,直至夜幕降臨的一刻,盤膝打坐的許青,忽然身體一震,全身血肉在這一刻,猛地緊繃,似在收縮。

體內更有骨骼生長的哢哢聲傳出,一條條血管瞬間凸起,瀰漫在他精煉的全身,好似一條條猙獰的蟒蛇蔓延,看起來觸目驚心的同時,也有一股磅礴的氣血之力,在他體內,隨著每一次的心跳,不斷的蓬勃。

每跳動一下,氣血就壯大一分,漸漸濃鬱的氣血之力,在許青四周不斷地彙聚間,他的頭頂魁影,也幻化出來,仰天發出無聲的嘶吼,神色扭曲,彷彿在承受巨大的磨礪,似在蛻變!

尋常人修行海山訣到了煉體大圓滿後,魁影將完全成熟,但許青的海山訣,在第七層時魁影就已經提前大圓滿,而後他按照功法去修煉,可他自己也不知道會怎麼樣,更不知曉突破後,第八層的海山訣,又會有如何變化。

但他能感受的到,在七血瞳的這段時間,隨著自己修行海山訣,肉身之力都在增長,所以他也想看看,這增長到了極致後,會如何。

畢竟煉體的修行,就是力量速度與恢複的堆積。

實際上,就連海山訣的創造者,怕是也從來冇有想到過,會有人如許青這樣,提前圓滿,所以哪怕此人,也不知曉。

畢竟,海山訣這種低階的功法,是為體內有異質之人準備,從來冇有人如許青這樣,在體內冇有任何異質的情況下,修行海山訣。

而此刻,隨著時間的流逝,許青身體上的青筋越來越多,皮膚一寸寸似乎出現了裂縫,大量的鮮血從內溢位中,更濃鬱的氣血,好似要將他的身軀撐爆!

彷彿許青的身體,此刻成為了一個瓦罐,裡麵的氣血爆發,眼看就要碎裂。

可就在這時,紫色的光,第一次於許青修行中提前綻放,從他胸口散開,瀰漫全身,飛速的修補中,也在全力壓縮。

使他身軀更為精煉的同時,強烈的無法形容的劇痛,在許青身心化作轟鳴。

他的骨頭在碎裂,他的血肉在崩潰,他的全身似要支撐不住,但紫色水晶的光芒,在這覆蓋中不斷地修複。

周而複始,氣血更強,就算是船艙的陣法,也都難以遮蓋,使不少擴散出去,遠遠一看,許青所在的法舟,好似被染成了血色。

濃鬱的氣血,向著四周不斷擴散間,也引起了七十九港弟子的注意,一個個紛紛駭然間,許青在法舟內,猛地睜開血色的雙眼。

在他眼睛開闔的刹那,一聲滔天的轟鳴,蘊含著一個字的音節,在許青腦海如天雷般爆開,這開天辟地的聲響,使許青全身狂震,他頭頂上的魁影,此刻也發出更強烈的嘶吼,虛幻的身體直接就撕裂開來,露出了……新生之軀!

高大的身軀,通體青色,透出一股狂暴之意,更帶著無比的詭異之感,所有能看見的皮膚,都枯老乾裂,瀰漫了一道道清晰的好似旱地的裂縫,一頭散亂的枯發,披散肩膀,一雙赤紅色的眼睛,帶著瘋狂。

獠牙之嘴,還有頭頂一根黑色的,繚繞陣陣閃電的獨角,無不透出它的猙獰與凶殘,仰天咆哮間,似乎要去撕開這片籠罩在眾生頭頂的蒼穹。

彷彿兩極轉換一般,在它的四周出現的不在是水汽,而是一股黑色的火焰,焚燒八方,好似可以焚燒一切。

準確的說,那不是火,而是一種吸收水汽到了極致後,使萬物乾枯的狀態!

“魃!”許青目中露出精芒,喃喃低語,這個字,是方纔迴盪其腦海的音節,也是海山訣突破了原本層次後,自行出現的氣血之影!

超越了魁!

魈可搬山,魁能移海,魃焚蒼生。

更是在這一刻,隨著許青的開口,一股比他之前還要蓬勃太多的力量,在他體內轟然爆發,傳遍全身。

許青抬起頭,驀然站起,修長的身軀下,蘊含的精煉肉身之力在這一瞬,突破了原本的桎梏,達到了一種超越了凝氣層次的境界!

法舟的防護,在這一刻支撐不住,轟然碎裂,就連船艙也是這般,碎裂了不少。

使得外界眾人七十九港內,關注這裡的弟子,一個個神色徹底變化,眼睛睜大,心驚肉跳,腦海掀起轟鳴,齊齊看向許青這裡。

許青沉默,他也冇想到,自己這一次海山訣突破,居然聲響這麼大,另外……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化海經,此刻隨著海山訣的爆發,也在體內流轉,似同樣也要突破了。

“恭喜許青師兄!”

“恭喜師兄!”

在許青的沉默中,四周法舟的弟子,紛紛呼吸急促間,向著許青抱拳,恭敬開口。

恭敬,是因實力。

師兄的稱呼,一樣如此。

能在修行時,引起如此動靜,且就連六級法舟的防護也都崩潰,可想而知其強悍,尤其是這一刻的許青,在他們的目中,散出的威壓之強烈,讓他們從身體到心神,都在強烈的顫動!

那是一種來自強者的……威壓!

-----------

哭了,居然把74、75這兩章弄反了。

生活總是充滿意外,原本計劃今天下午出去約會陸衝的……

看來我是天生碼字命,剛想著放鬆一下,就被自己的操作給打了回來……隻能含淚拒絕了一群小姐姐的邀約。

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