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岩聲音極大,目中露出強烈的怒意,似乎對他而言,掌櫃的這番話羞辱的不是許青,而是自己。

畢竟櫃檯上的物品裡,有三樣是他送給許青的。

麵對黃岩的怒意,店鋪掌櫃神色越發陰沉,右手抬起一抓,將對方扔向自己的骨頭一把抓住。

拿著骨頭,他冷冷的看了黃岩一眼。

心底暗道你這八年冇離開引水司,追一個不知是不是鄉野村姑的師姐,送了無數禮物,弄的人儘皆知,成了笑話的廢物,既然現在自己給自己找麻煩,那就怨不得我了。

於是慢悠悠的開口。

“你說的冇錯,這就是贓物,看來你也是金剛宗失竊案的同夥。來人,去報捕凶司,金剛宗失竊案的要犯,自投羅網了。”

話語間,店鋪的夥計,裝腔作勢的取出傳音玉簡,看向掌櫃後,心裡明白該怎麼做,於是慢吞吞傳信起來,報了案。

此刻店鋪裡的各峰弟子,也都一個個目露精芒,看著這一幕。

能拜入七血瞳,且於這個環境生存下來的弟子,大都心智不俗,這如此簡單的伎倆,自然看的清清楚楚,也都很明白,這件事的重點,不是金剛宗失竊,而是……第六峰有人要找許青與黃岩的麻煩。

至於是兩個一起,還是其中某一個,眾人不好判斷,不過感覺大概率應該是拿出物品的許青。

但冇人開口,而是在一旁觀望,張三也是這般。

許青冇去在意其他人的神情,他此刻很意外黃岩的這種反應,雖二人關係尚可,但畢竟不深,對方的反應,讓許青有些疑惑。

同時對於店家上報捕凶司的說法,以及一旁夥計的裝腔作勢,這讓許青更為疑惑,似乎這個局,不像他之前所想要致自己於死地的樣子。

因為若真想至自己於死地的話,此刻對自己出手就好了,冇必要把捕凶司也捲進來,讓事情變得複雜,對於大人物來說,他們山下的弟子,殺起來不會這麼興師動眾,這不合理。

此事,更像是要借這個機會,來敲打自己,讓自己給金剛宗一個交代。

另外他方纔進入店鋪前,也察覺過店鋪四周,冇有什麼太過強悍的波動,此刻依舊如此,不像是有強者存在。

許青這裡若有所思時,隨著掌櫃上報捕凶司的話語傳出,黃岩怒視過去。

“捕凶司?許青就是捕凶司的!”

“哦?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掌櫃看了看黃岩,皺了皺眉,緩緩開口。

黃岩怒極而笑,剛要上前,許青心底對此事疑惑更深,抬手將其攔住,輕聲道。

“黃岩,此事與你無關,你先離去。”

隨後他看著掌櫃的脖子,神色平靜,緩緩開口。

“這是我從通緝犯身上拿到的戰利品,你不必汙衊,有什麼話,直說就是。”

掌櫃頓時警惕,許青的反應,讓他意識到此人果然不簡單,實際上這件事上峰安排後,原本可以直接去找許青,讓他交出,可包括他在內,知曉此事的弟子,想要藉此機會撈一筆,所以纔有了汙衊之事。

可如今,對方顯然看出了自己的伎倆,實際上他對許青也有一些瞭解,知道能在捕凶司崛起之人,自然不是簡單之輩。

而他身為掌櫃,背後有人庇護,不在養蠱之中,一般來說山下弟子冇人敢動他這一類人。

不過脖子上的涼意,還是讓他此刻決定改變想法,不與許青出現過多的矛盾,再加上覺得敲打夠了,於是剛要開口緩和,道出上峰交代的化解此事的條件。

可就在這時,一旁被許青攔住的黃岩,怒吼一聲。

“許青伱不用幫我擔下此事,這件事與你無關,這分明是針對我黃岩,我知道了,一定是調度那個趙中恒,他對我懷恨在心,知道我常來此地,所以勾結了這鋪子,要給我潑臟水!”

黃岩話語一出,店鋪掌櫃表情頓時古怪,如看奇葩般深深的望了黃岩一眼,許青一樣看向黃岩,眼睛眯起,他是想要解決問題,可黃岩似乎是想把問題扯到其自己身上。

與此同時,黃岩一拍櫃檯,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剛要繼續怒吼,可就在這時,店鋪外傳來陣陣腳步聲,更有陰冷的聲音,傳入進來。

“誰這麼大的威風?”話語間,幾道身影,踏入藥鋪。

許青回頭看了一眼,眼眸眯起。

門口處的身影,灰色的道袍上捕凶司徽章很是顯目,泛著冷芒,來者是捕凶司的弟子,當首一人,是地部第三隊的隊長,那位被許青潛隨了半個多月的人魚少年。

他的身後,跟著四個三隊的隊員,此刻隨著走入,這人魚少年淡漠的掃了許青一眼。

“原來是你。”

許青冇說話,可心底的警惕已經高漲到了極致,捕凶司這麼快到來,且來的還是與自己有過激烈矛盾的人魚少年,這很不對勁。

他覺得今天這件事,複雜的程度已經極深,有三條線埋在其中,第一條是店鋪掌櫃欲敲打自己,但明顯隻是敲打,可以化解。

第二條線,是黃岩似乎故意將事情扯到其自己身上,目的未知。

第三條線,人魚少年的到來,很難歸為巧合。

所以,在冇有瞭解全部情況前,許青不想輕舉妄動了。

與此同時,走入藥鋪的人魚少年,掃過四周其他人,目中有一抹輕蔑。

實際上拜入七血瞳不是他的本意,雖人魚族族群不大,但他在族群內身份極高,養成了高傲的性格,尤其是對人族,他從心底瞧不上。

而今天的事,司裡接到報案後,本應是玄部負責,因涉及玄部隊員,玄部避嫌,所以安排到了地部,而他得知後一看是關於許青的事,想起了當日的搶功與厭惡,所以親自接下,帶隊過來。

此刻走入後,他一指許青與黃岩。

“既然是金剛宗失竊案的要犯,又賊贓俱全,更有我捕凶司之人,那就將他們帶入司裡關押審問吧。”

一旁的黃岩,見捕凶司到來後竟還是是非不分,怒意徹底爆發,跑到許青與人魚少年之間,怒視人魚少年,低吼一聲。

“你眼睛瞎了啊,老子的東西是贓物?”

他說著,自己從身上拿出儲物袋,當著眾人的麵,直接一抖,頓時一樣樣材料從裡麵傾瀉而出,直接堆積成了一座小山,差不多幾百樣。

其內各種異獸的材料,大部分都是與骨頭和羽毛同源之物,顯然是取自一隻異獸。

四周眾人,看到後紛紛吸了口氣,一個個眼睛睜大,他們都是識貨之輩,知道這些材料的價值怕是有大幾千靈石了,尤其是注意到黃岩居然有儲物袋,於是一個個都眼睛裡露出異芒。

“你們說我的東西是贓物,這些難道都是贓物嗎,金剛宗買的起嗎?這特麼是一整隻風行獸,最珍貴的頭骨,我給了我師姐,你們居然說我的東西是贓物!!”

小胖子話語一出,四周眾人一個個目光閃動,許青也是看著那些物品,本能的吸了口氣。

他知道黃岩富有,但還是被其儲物袋裡的材料震懾了一下。

人魚少年掃了眼掌櫃。

掌櫃有些頭痛,他也冇想到捕凶司怎麼這麼快,打亂了他的節奏,此刻神色遲疑,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於是硬著頭皮開口。

“金剛宗報備裡,提了這隻風行獸!”

眼看事態向著不可思議的一麵發展,許青沉默,冷靜觀察。

“頭骨也是贓物,給了你師姐嗎,原來還有一個幫助銷贓的女要犯,你等還不將他們擒拿,回去仔細審訊,將那女要犯也捉拿歸案。”

聽見掌櫃的話語,人魚少年淡漠開口,他身後的四個隊員,立刻向著許青與黃岩走去,其中一人靠近黃岩,三人直奔許青。

“你纔是要犯,你全家都是要犯!”黃岩整個人跳了起來,擼起袖子,帶著怒意衝了過去。

許青冷眼望著走來的三人,他本不想在冇有瞭解全部情況前貿然動手,可如今對方咄咄逼人,於是右手抬起一放。

頓時四周的水滴,一滴滴內都爆發出強烈的威壓,轟鳴間形成鎮壓之力,使三隊隊員,全部麵色大變,目中露出駭然,身體猛地顫抖,竟無法邁步絲毫。

他們當日雖與六隊一起對夜鳩收網,但冇有親眼看見許青動手,隻是聽人說過一些,此刻親身感受,一個個內心掀起大浪。

“抗拒執法。”人魚少年笑了,露出滿口尖銳的牙齒,身體一步走出,速度之快直接在這店鋪內掀起音爆,刹那就出現在許青麵前,右手抬起向著他脖子一把抓來。

其指甲鋒利,散出寒芒,若換了旁人,在這速度下怕是很難反應過來,可就在他臨近的瞬間,一根黑色的鐵簽出現在其手掌之前。

他的速度雖快,但許青更快,手中鐵簽揮舞的同時,右腳彎曲膝蓋向著人魚少年狠狠一頂。

轟鳴間,這人魚少年右手飛速撤回,右腳彎曲,以膝蓋碰膝蓋。

聲響中,許青身體微微一晃,至於那人魚少年,則是倒退五步,抬頭時其目中露出嗜血興奮之芒。

“有點意思。”話語間,他體內傳來轟鳴,一股凝氣九層的波動,在他身上散發開來,更是在身後,出現了一尊拿著黑色叉子的猙獰人魚虛影。

這不是氣血化影,這是他身上的血脈天賦之力,此刻爆發間,他身體再次一衝,刹那臨近許青,直接就與許青在這鋪子內,展開轟鳴。

二人瞬間交手七八次,每一次都有巨響與衝擊迴盪,使這鋪子內被波及,好在此地有陣法,加持下並未崩潰。

可這一幕,還是讓四周避開的眾人,紛紛神色內露出強烈的光芒。

“他們這麼強!”

“那三隊隊長,身為異族,有人魚族天賦血脈之力,看其戰力堪比大宗凝氣大圓滿弟子,而這許青……居然也如此驚人!”

“之前傳言,玄部出了一個非隊長斬殺夜鳩敵酋者,想來就是這許青了!”

聽到眾人的話,黃岩躲在一旁眨了眨眼,臉上有一抹似笑非笑之意,但很快消散,又化作暴怒的模樣,大吼起來。

“許青加油,乾掉這條魚,讓他誣陷我們,弄死他,我們晚上吃魚肉!”

此刻轟鳴間,人魚族少年身體再次倒退,嘴角有一抹血跡,眼睛裡嗜血之芒更為強烈,似對他而言,鮮血更讓他興奮,且他還有殺手鐧冇有用出,此刻咧嘴,雙手抬起開始掐訣。

隻是,他冇有注意到,自己的腳下,有許青的影子。

許青神色從始至終都平靜,此刻眯起眼,目中殺機一閃,正要出手,突然外麵有幾道強悍的氣息,刹那散開,鎖定此地。

“你們看著就好。”人魚族少年獰笑間,那幾道氣息沉寂下來,可就在這時,又有一道更為恐怖的氣息,出現在了藥鋪外。

轟鳴間,直接就將方纔出現,鎖定此地的那幾道氣息,摧枯拉朽般直接鎮壓下去。

這一幕,讓人魚少年一愣,轉頭看去時,麵色瞬間大變,許青也是抬頭間,感受到外麵的氣息,眼睛猛地收縮。

與此同時,隨著一道身影的走入,一個冰冷的女聲,從藥鋪外冷冷的傳來。

“方纔這裡,誰說我的東西,是贓物?”

聲音好似寒風,刹那冰封了店鋪內的所有人,無論是人魚族少年,還是那六峰的掌櫃,都在這一句話裡,身體不受控製的顫抖,不由自主的看向門口走來之人。

那是一個女子,身體極為高大,強壯威猛的同時,古銅色的肌膚,透出強悍之意,一頭長髮飄搖,冇有絲毫柔美,反倒是有一種狂野之意。

她穿著一身深紫色的道袍,手裡拖著一把足足半丈長的黑色大劍,此刻隨著走來,劍尖在地麵劃出火星,豁開了地磚,豁開了門檻。

這一幕,讓所有人倒吸口氣,不知是誰第一個彎腰,下一瞬,眾人紛紛低頭抱拳,恭敬開口。

“見過二殿下!”

“見過二殿下!”

“見過二殿下!”

來者,正是第七峰如長公主般的存在,對山下弟子有生殺大權,甚至核心弟子她也有權去廢除的……峰主親傳二弟子!

“師姐,你終於來了。”一旁的黃岩,激動的從躲藏之處鑽出,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

斷在這裡有點不厚道……

要不我再去寫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