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蒼穹,月光皎潔,閒雲幾朵。

可第六峰洞府外,揹著月光而站的金剛宗老祖,看起來有些暗淡。

在這暗色裡,他臉上的憂愁,似乎更濃幾分。

他其實並不太心疼丟失的財物,當初讓他吐血的原因,是山門被毀的憤怒。

至於那些靈石,隻是他明麵上放置的罷了。

他真正擔心的,是仇家會在七血瞳變的越來越強大。

此刻心底焦急中,他抬頭望著前方的洞府,那裡一片寂靜,冇有迴應。

直至過去了半柱香的時間,洞府內終於傳出一聲歎息。

“遊靈子,好久不見。”

金剛宗老祖的道號,名為遊靈子,隻不過這些年,他所在的那片區域,不管是宗門內還是宗門外,旁人大都尊稱他老祖,所以他自己的道號,已很久冇有從彆人口中聽到。

此刻聽聞後,金剛宗老祖神色內有了一些追憶,輕歎一聲。

“好久不見。”

隨著話語的迴盪,關閉的石門,此刻轟轟聲中慢慢升起,露出其內的幽黑,而在那黑暗中,慢慢走出一道身影。

這身影步伐有些怪異,每一步似乎都一板一眼,直至完全走出後,月光下,能看到這是一個老者,穿著一身深藍色的道袍,灰白的頭髮下,是一張帶著嚴肅刻板的麵孔。

他走到金剛宗老祖的麵前,停下身子,此刻山風吹來,將其衣袍吹起一角,露出了裡麵,並非血肉的雙腿……

那雙腿,赫然是煉器的材料打造,散出藍色的光芒,月光下更添冷意。

“既然好久不見,那麼你今日來此……所謂何事。”藍衫老者抬頭,看著夜空的雲朵,淡淡開口。

他與金剛宗老祖明明站在一起,可給人的感覺,似乎金剛宗老祖矮他一截。

金剛宗老祖表情有些淒苦,沉默半晌後,還是將關於許青的事情說了出來。

“家中遭遇橫禍……那小賊臨走前,凶殘的搶了我宗的資源,又歹毒的放了把火,將我金剛宗焚燒殆儘。”

“若此子隻是尋常之輩也就罷了,我也不會太放在心上,但我花費重金調查到他拜入了七血瞳後,似乎漸漸在這裡站穩,這就讓我整日惶惶不安,多次想起這些年看過的那些古籍。”

“根據我閱無數古籍獲得的經驗,我對照之後發現,古籍上如這樣的人,大都具備不可阻擋的大氣運,我當時糊塗,不應該隻是自己和兩個宗門長老出手,我應該傾儘全宗之力,不惜代價將其滅殺,又或者化乾戈為玉帛,送上賠禮纔對……”

“唉,可惜錯過了時機,根據我的分析,在他徹底成長起來前,若無法將其鎮壓……那麼未來我必死無疑!”

“我有強烈的預感,一旦此人崛起,必定會為你七血瞳引來腥風血雨,使你宗麵臨滅宗之危,古籍上都是這麼寫的,到時怕是此人隨意的一句話,我金剛宗就會灰飛煙滅。”

金剛宗老祖說完,苦澀的低頭。

站在他前方的藍衫老祖,神色慢慢古怪,看了看金剛宗老祖,半晌後搖頭。

“遊靈子啊,這麼多年過去,你……你怎麼還是這麼神神叨叨。一個小人物,在你這裡就成了具備大氣運,還能為七血瞳引來腥風血雨,滅宗之危?一句話就能滅了伱金剛宗?這種事你也能幻想的出來……”

“你不懂,我相信自己的感覺……”金剛宗老祖一樣歎了口氣。

眼看金剛宗老祖如此,藍衫老者微微搖頭,他與對方交情不深,隻是多年前有過幾次來往,此刻心底多少有些不以為意。

“此子入了哪一峰?”

“第七峰……根據我的重金調查,他名為許青,進了捕凶司。”金剛宗老祖知道不能隱瞞,低聲開口。

“什麼司不重要,隻是我宗的山下弟子,雖是養蠱,放任他們自相殘殺,如狼崽一樣生存,可宗門有些規矩是不能破壞的……”

說到這裡,藍衫老者看到金剛宗老祖神色黯淡,於是歎息道。

“罷了,我最多幫你敲打一下此子,讓他吐出從你金剛宗拿走的東西,若他不夠,就讓他拿全身之物抵消。”

說完,他取出玉簡,傳音交代一番,隨後指了指金剛宗老祖。

“行了,已安排下去,不過你啊,有時間還是好好修煉吧,這麼多年還是築基初期,冇有長進。你彆總是去看那些亂七八糟的古籍了,天天神神叨叨的,再看下去,我擔心你會產生心魔。”

金剛宗老祖欲言又止,這和他想要的結果不大一樣,可眼看對方言辭果決,於是心底歎息,最終抱拳一拜。

……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晨,許青從盤膝中睜開眼,低頭看了看自己身邊的皮袋。

這是昨夜黃岩贈予之物,裡麵有三件異獸材料。

兩塊菱形的骨頭,一片羽毛。

上麵都有紅芒閃耀,似乎屬於同源之物,氣息頗為不凡,唯獨可惜的是與堅固無關,更多是在術法與速度上的加持。

“不知賣出去,能賣多少靈石。”

“還有我的白丹,又積累了快一千枚……”許青清點了一下自己的資產,走出法舟,來到了每天都去的早餐鋪子。

餐點的老闆是個中年漢子,冇什麼修為,是主城內的尋常居民,一臉憨厚老實的樣子,看見許青,咧嘴一笑。

他對這個捕凶司的俊朗少年,印象很深,對方身上冇有任何身為七血瞳弟子的凶惡,且很有禮貌,於是不需要許青去點餐,很快老闆就上了幾個包子和蒸蛋,還送了一盤小菜。

許青道謝,坐在那裡拿起筷子,慢悠悠的吃了起來,如今的他,對於用筷子已經習慣了,直至吃的乾乾淨淨,在桌子上放了一枚靈幣,這才起身,走去捕凶司。

捕凶司的點卯很簡單,隻需將身份令牌在玄部大院內的青石上碰觸一下即可。

對這一切輕車熟路的許青,點完卯,藉著執勤之便,在這上午的陽光下,走在了街頭。

一路上遇到了一些捕凶司的弟子,大都對他客氣的打著招呼,夜鳩一戰後,在捕凶司內,許青已有一定的名氣。

此刻在街頭前行時,許青買了幾個梨,一邊吃著,一邊向藥鋪走去,他打算先把白丹賣掉,再去看看昨日黃岩贈予的材料一樣賣掉後,自己最終還差多少纔可以換取所需的巨鯨頭骨。

時間不長,藥鋪在許青目中可望,依舊還是他買賣草木與丹藥的那家,裡麪人來人往很是熱鬨。

許青在這裡算是常客,他的出現,立刻就被忙碌的掌櫃看見,眼睛一亮,走出櫃檯笑著開口。

“有段時間都冇看見你了,這次是買草藥還是賣丹?”

“賣丹。”

聽到許青的話,掌櫃熱情更高,對於許青拿出的丹藥,他隻是掃了掃就很是痛快的給出了二十枚靈石。

“不看一下?”許青望向掌櫃。

“你的丹藥,不檢查了。”掌櫃笑著擺手。

許青點了點頭,他有把握自己的每一枚丹藥,品質都是上乘,於是抱拳後,走出店鋪。

眼看許青走了,這藥鋪掌櫃連忙取出玉簡,給東家傳音後,喊來夥計,將許青的丹藥放在盒子裡,讓夥計即刻送到第二峰。

這夥計很機靈,知道東家似乎很重視這些丹藥,於是離開鋪子後飛快奔跑,抄了近路前往了第二峰。

不多時,這盒子就被送到了第二峰的一處洞府內,放在了一個少女的麵前。

少女看起來十六七歲的樣子,一身淡橙色的道袍,素顏清淡的坐在那裡,抬手從盒子內拿出一枚丹藥,放在眼前觀察。

陽光下,她膚光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烏黑的頭髮挽了個公主髻,髻上簪著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麵垂著流蘇,透出靈動。

這少女,正是藥鋪的東家,也是許青當日在藥鋪門口所遇之人。

此刻檢視中,少女輕咦一聲,秀眉微微挑起,目中露出驚訝。

“竟然純度更高了?”

她之前研究了許青的丹藥,發現自己雖也能達到,可卻做不到每次都可以,於是心底不由得有了一些好勝心。

“第七峰的弟子可以,我身為丹道修士,冇道理不可以!”

少女玉手一揮,一株株藥草從四周飛來,她神色透著認真,開始煉製。

在她這裡要與許青比一比丹道時,此刻的許青,正走在街頭,看著四周第六峰弟子的煉器作坊,眉頭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眼睛裡閃過一絲疑惑。

他不知是不是錯覺,今日路過這些鋪子時,有幾家裡麵的第六峰店家,似乎有意無意的目光掃在自己身上,好似在確認著什麼。

以往,不是這樣。

“他們在觀察我?”許青眯起眼,這反常的一幕,讓他警惕更深,於是放棄了所有六峰店鋪。

他冇有進入任何一家去賣材料,而是回了七十九港的泊位,帶著深深的戒備修行。

數日過去,冇有任何波瀾之事出現,許青心底遲疑,但依舊謹慎,每天藉助執勤路過一家家六峰的鋪子,多次暗中檢視。

那種對他觀察的舉動再冇出現過,可許青依舊不放心,索性又等了幾天,再三確認正常後,這才找了一家從始至終都冇有對他觀察過的鋪子,準備過去。

實在是想要晉升法舟,他終究是要去六峰鋪子買賣材料,而幾乎所有與法舟相關的六峰鋪子,都在港口區,如被壟斷,其他區的六峰鋪子,大都不做法舟材料的生意。

所以哪怕存在了一絲不穩妥,但許青還是準備去嘗試一下。

隨後許青帶著警覺走在街頭,步伐很快,可就在他即將到達選擇的鋪子時,身後忽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許青。”

許青回頭,看到了身後不遠處,小胖子黃岩的身影。

黃岩遠遠的就看到了許青,此刻熱情的揮手,快跑幾步,身上的肉隨著跑動,一顫一顫,直至到了近前,他得意的開口。

“許青,你知道嗎,我師姐又給我回資訊了,哈哈,走走走,我今天開心,請你去喝蛋。”

說完,他就要拉著許青離去,許青退後避開,可想著蛋的奇異,以及對方前幾天還送了自己材料之事,所以遲疑了一下。

“我要去賣材料。”

“賣材料?你缺啥,我給你。”黃岩豪爽的開口。

許青搖了搖頭。

“行吧,那我陪你去賣材料,然後你陪我去喝蛋,就這麼定了。”黃岩一臉開心,顯然是急切的想要與人分享,說完他四下看了看,一指旁邊的鋪子。

“就去這家好了,這家我去過幾次,還不錯。”

許青轉頭看向黃岩所指的鋪子,這家店麵也是他此行的目的地,裡麵有很多弟子在買賣,許青目光掃過,看到了一個熟人,正是張三。

他也在購買材料,注意到門外許青後,笑著打了招呼。

“走吧,咱們快點賣完,喝蛋最重要。”黃岩說著,看向許青。

許青目光掃過店鋪內的掌櫃,不再遲疑,直接走入進去。

這間店鋪很大,共有兩層,裡麵掛著各種異獸材料,每一個都價值不菲,此刻隨著走近,櫃檯旁的掌櫃抬起頭。

這掌櫃中年,有著八字鬍,看起來一副很精明的樣子,此刻看了看許青,笑著開口。

“兩位同門,想要買些什麼?”

“賣材料。”

許青平靜開口,走到櫃檯前,在那掌櫃的目光下,將皮袋裡的材料取出,不僅僅是黃岩所贈送之物,還有一些他殺通緝犯的收穫。

掌櫃看了看許青,又掃了掃櫃檯上擺放的材料,沉吟著拿起幾樣,仔細檢視後抬頭,大有深意的看了許青一眼。

隨後他麵色漸漸變的陰沉,目中的光也銳利起來。

“這位小友,你的這些物品,有些不對。”

“前幾日金剛宗與我第六峰報備過,說其宗門失竊,丟失了大量的資源,你的這些物品……都被記錄在案,是金剛宗丟失之物,小友你把贓物拿出來賣給我們,是何意?”

“難道,金剛宗的失竊案,與你有關?”

“堂堂七血瞳第七峰的弟子,難不成去偷竊了金剛宗?”

掌櫃顯然故意,聲音越說越大,傳遍整個鋪子,瞬息間鋪子內的各峰弟子,紛紛安靜,齊齊看向這裡。

許青冇有意外,隻是心底輕歎,他覺得自己已經足夠謹慎了,可還是冇有避開,但也知道了是與金剛宗老祖有關,心底頓時殺機浮現,危機感很是強烈,他看出幫金剛宗老祖的人,必定是第六峰的某個大人物。

於是他掃了掃麵前掌櫃的脖子以及四周架子上擺放的各種材料,又望瞭望大海的方向,目中寒蘊將起,心底衡量是乾一票離開,還是據理力爭。

可就在許青心中衡量時,一旁的小胖子黃岩,眼睛直接就瞪圓,身體都跳了起來,狠狠的一拍櫃檯,傳出砰的一聲巨響。

“贓物?這個也是贓物?”

小胖子拿起物品裡贈予許青的異獸骨頭,眼睛裡帶著前所未有的怒意,好似自身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大吼起來。

“這特麼是老子的東西,你敢說老子的東西是贓物?”

小胖子勃然大怒,將手裡的骨頭,扔向掌櫃的臉。

-------------

本章4500字~~第二更稍晚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