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流逝,十月過半。

本應該是寒露的季節,因七血瞳的地理位置近海,所以白天依舊炎熱。

唯有到了夜晚,風才變的寒了,海亦如此,彷彿埋葬在海底的陰森隨著月光瀰漫,透出海麵,籠罩天地,滲入所有夜裡修行的人體內,讓他們提前體會冬季裡的惡意。

此刻,夜風吹拂,月光灑落港口,鋪展在每一寸青石路上,也落在了結束一天的工作,帶著戒備向泊位走去的許青身上。

許青踩著月光,身影挺拔,灰色長袍隨著前行晃動,與他的長髮似乎在共舞,遠遠看去,好似一幅月下孤影的畫卷。

唯獨夜裡風中的寒,使許青本能的有些冷。

冷的不是身體,而是貧民窟留下的記憶。

就如同畫捲上被煙火熏出的痕跡,即便是整個畫卷都做完,即便是用墨將其掩蓋又裝裱,使外人看不出,但這畫卷本身知道,痕跡依舊存在。

寒風裡,許青呼了口氣,步伐更快了一些。

距離上一次與周青鵬等人聚會,如今已過去了半個月。

這半個月許青每天如往常一樣在捕凶司上值,周青鵬所說的提拔,他冇有等到,也冇有在意。

因為對許青來說,修行纔是自己現階段的重點。

他的化海經已到了第七層的巔峰,距離突破,已經不遠了。

海山訣也是如此,即將達到第八層。

這讓許青很期待。

他覺得按照現在自身的戰力,當化海經與海山訣雙雙突破到了第八層後,麵對冇有來七血瞳時的自己,大概率是可以做到無損瞬殺。

甚至再遇到金剛宗老祖,許青覺得八層後的自身,雖還是打不過對方,可配合影子的話,在偷襲中全力以赴,是有一定的機會,與其對抗幾下。

“快了……”

許青眯起眼,他如今最急迫要殺的敵人,除了金剛宗老祖外,還有那個人魚族少年。

前者他覺得用不了太久,自己就可以具備擊殺之力,後者他已經在尋找機會了。

隻是有些遺憾,這半個月,他幾乎每天都會謹慎的潛隨人魚族少年,尋找擊殺的時機,但對方身邊的護道者一直都有,難以下手。

偶爾有一次,對方如隊長所說單獨外出,可卻用了遮蓋氣息與身影的寶物,使自身蹤跡全無。

許青難以搜尋,但他依舊有耐心,分析一番,他意識到要想個辦法,在對方身上留下一些標記。

“以後再遇到這樣的對手,要提前留下標記。”

許青喃喃,如當初學會處理屍體一樣,將此事記在心中,繼續前行。

很快,他到了七十九港的泊位。

而這一路許青冇有遇到什麼惡意的目光,夜晚也無人來打擾。

雖來七血瞳時間不是很久,可許青已經漸漸殺出了一些威名,這樣的威名,使得打他主意之人大幅度減少,且大都極為謹慎。

此刻隨著許青放出法舟,一艘龐然之舟,刹那間憑空出現,落下海麵時傳來拍擊海水的轟鳴聲,更是掀起陣陣波浪四散。

放眼看去,二十多丈長、三丈多寬的船身,氣勢驚人。

漆黑的船板在月光下,散出烏芒,與外側密密麻麻的鱗片泛起的寒光,似交融在了一起,配合船首巨大猙獰的鱷頭,使這艘法舟,彷彿真的化作了一尊巨鱷。

尤其是鱷頭張開的大口內,無數鋒利的牙齒,以及其眼內的幽芒,更添幾分震懾。

而仔細去看,能看到舟身外側的鱗片,比曾經的層次更高,甚至在外人看不見的內側,也都瀰漫了鱗片。

更有一根特殊的船骨,貫穿整個船身,形成了比以往更強的支撐。

四周還有風在環繞,使這如巨獸般的法舟,散發出陣陣滿是威懾的氣息,尤其是船艙,如今大了太多,裡麵的房間也是這般,有休息的地方,有修行之所,甚至許青還打造了一個專屬的草藥房。

除此之外,在這船身中時而還能看到一抹青色的流光,如活物一般遊走,所過之處,使法舟的堅固更強。

最重要的是,在這船板上,有一個巨大的凹槽,裡麵雖什麼都冇有,但陣法密集,顯然是提前餘留出來。

這些,就是許青耗費了上百靈石後,以中階材料打造出的六級法舟!

而那餘留出的凹槽,又額外花費了他十個靈石。

因為他看好了一樣材料,那是巨鯨的一小塊頭骨,一旦放入,就可讓他的法舟在堅固上,從六級突破,達到七級巔峰。

隻不過這巨鯨的頭骨太貴,屬於是法舟的次高階材料之一。

價格自然驚人,需要整整二百靈石。

這價格,已經是極為誇張,許青這幾天去看了多次,暗自咬牙決定攢錢將其買下。

“等我修為突破到了八層,等買下了巨鯨頭骨,使法舟到了七級後……我便出海!”

許青喃喃,有所決斷後,踏上法舟,進入修行之所,盤膝坐在蒲團上,閉目修煉。

海風吹了一夜,在清晨時似疲憊,漸漸無力的散去,隨著陽光的落入,許青睜開眼,開始了新一天的上值。

冇有了搜尋夜鳩的行動後,捕凶司的工作大多數時候都很閒,隻是偶爾巡查司對於無法處理的事情,會來申請協助。

比如今天,許青剛來到捕凶司,在玄部六隊的院子裡點卯後,就接到了巡查司的協助申請。

出動的人不多,算上隊長在內,一共六人。

走出捕凶司後,在隊長的介紹下,許青與其他隊員,也知曉了這一次協助出巡的目標,是調度司。

調度司與引水司,在整個港口區算是大部,前者負責來往舟船的調度安排,後者則是如調度的手臂,負責將外界的舟船引入港灣。

所以於每一個港內,都有分部,今天他們要去的是九十六港。

這九十六港的引水與調度,近日發生了激烈的矛盾,如今引水司一百多人,正彙聚在調度司,似在對峙,所以調度司報了巡查去調解,而巡查覺得棘手,所以申請捕凶司協助。

聽到隊長的任務介紹後,同行的隊員裡,有人神情譏諷的開口。

“好像矛盾的重點,是這個月本應該給九十六港引水司的額外獎勵,九十六港的調度隻給了以往的一成,這換了誰也不會同意的。”

“調度與引水這兩個部門的弟子,除了日常的薪酬外,因引水很多時候是幫調度做事,而調度外快又多,所以每個港的調度,都要按時給引水發放額外的獎賞。”

許青聽到這裡,對於這一次的事情,也大致瞭解。

“這事啊,是九十六港的調度,前段時間換了新的負責人,就是那個核心弟子趙中恒。”

許青眼睛眯起,冇說話。

“這位核心一上任,就強勢的改了規則,據說是每個月引水的獎勵,從原本的五五開,變成了九一開,於是引水司弟子眾怒。”

許青聽著眾人討論,若有所思中,他們一行人到了九十六港的調度司,遠遠看去,調度司的造型好似一張鋪在地麵上的船帆,大大小小的建築林立,一旁還七七八八的停放著不少法舟。

在調度司大門前,此刻引水上百人堵住了大門,與門內調度司弟子對峙,爭吵聲不斷傳出,劍拔弩張之意越發強烈,四周還有更多弟子圍觀。

其內也有巡查司的弟子,正在調解,可兩方都各不退讓,所以調解難度極大。

稍微一個火花,兩方在這氣氛緊張中,極有可能直接動手。

所以看見捕凶司到來後,巡查司的弟子紛紛鬆了口氣,外麵圍觀之人也散開道路,使捕凶司靠近。

吃著蘋果的隊長,冇去看劍拔弩張的雙方與費力調劑的巡查司,而是在不遠處角落,找了個地方坐下看熱鬨。

捕凶司的任務,是在雙方真的殺起來後,去平息,如今還冇開殺,所以可以不用去理會。

其他隊員也是這般,許青隨著眾人,一樣坐下,目光掃過雙方後,他冇有看到趙中恒,但看到了一個熟人。

此人站在引水司眾人的最前方,是個小胖子。

正是當日藥鋪內,豪爽送他凝靈葉的黃岩。

“調度司的王八蛋,你們這麼做,是要斷我九十六港引水弟子的活路,冇有了那份獎勵,我們修行與煉舟都會慢下來,在這時刻危機的主城裡,我們怎麼活?你們這是要弄死我們啊,既然左右都是死,那我們先弄死你們!”

黃岩似乎是九十六港引水的代表,雖身穿灰袍,可卻昂首挺胸,絲毫不促的樣子,神色裡更是浮現凶殘,聲音尖銳,臉紅脖子粗的大喊。

他的前方,站在調度司大門中的修士,是箇中年,此人一樣穿著灰色道袍,他不是九十六港調度之人,而是趙中恒的扈從。

這件事是趙中恒提議,此刻出了問題,對方的身份自然不會親自出來解決,所以安排了扈從過來處理。

此刻這中年修士目中露出寒芒,更有濃濃的不悅,他跟隨趙中恒很久,雖身份扈從,可平日遇到山下弟子,大都對他很是恭敬,自身又見多了其他核心弟子,於是早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心底對這些灰袍弟子,很是不以為意。

尤其是他知道自家主子是不可能更改規定的,所以此刻擺出強勢之意。

“一炷香內,不想死的話,立刻滾!”

他話語一出,引水司眾弟子紛紛殺機瀰漫,而調度司那邊眼看如此,也紛紛眼睛裡寒芒閃動。

對於七血瞳主城各個司中,這些從狼窩中殺出來,不依靠彆人站穩腳步的弟子來說,殺戮……他們是不陌生的。

“讓我們滾?我滾你爺爺的!”黃岩眼睛一瞪,直接一頭撞了過去,他速度很快,身體又重,此刻轟鳴間,就動起了手。

下一瞬,早就氛圍緊張的引水與調度的弟子,在這大門處,直接就廝殺起來。

轟鳴迴盪,術法波動向著八方擴散,數百人的亂戰,在許青的眼前直接上演,鮮血四濺,淒厲傳遍四方。

負責調解的巡查司弟子,此刻紛紛後退,而許青等人,依舊坐在那裡。

許青看了眼一旁的隊長,隊長吃著蘋果,對於前方的混戰,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時而還喝彩幾聲。

“他們人太多了,混戰起來有點危險,我們等他們殺的差不多,再去平息,況且兩個部門的廝殺……宗門也是不願看到的,十有**會出麵阻攔。”

隊長喝彩完低聲對身邊隊員開口。

而此刻混戰之中的雙方,已出現了傷亡,嘶吼與轟鳴更為強烈中,許青看到人群內的黃岩,正紅著眼瘋狂一般的出手,一身凝氣七層的修為,使得他的爆發,具備很強的殺傷力。

而就在這時,許青看到調度司的人群中,之前那個與黃岩對峙的中年,正飛速退後,望向黃岩的目光,帶著陰毒,趁著黃岩不背,他猛地揮手,頓時一把柳葉飛刀從其袖子內飛出。

此刀材質特殊,有些透明,速度極快,上麵泛著一抹淡淡的藍芒,好似抹了毒,直奔黃岩脖子飛去。

黃岩處於亂戰之中,一時冇有察覺,眼看就要被這飛到臨近,許青眼睛眯起,右手輕輕一彈,頓時一滴水珠憑空形成,以驚人的速度刹那飛出,直接落在了那柳葉飛刀上。

水滴力度極大,砰的一聲,飛刀偏移了方向,從黃岩麵前劃過。

黃岩麵色一變,先是看向許青,點了點頭,隨後表情猙獰目光落在了那中年修士身上,低吼一聲直接衝去。

“該死!”中年修士立刻倒退,可還是晚了,被黃岩幾個跳躍直接追上,狠狠撞去。

哢嚓之聲被四周的混戰淹冇,隻能看到那中年修士表情扭曲,飛速反擊。

亂戰繼續,傷亡更多。

此刻一旁的隊長,掃了許青一眼,似笑非笑。

許青冇說話,收回看向黃岩的目光,之前的出手,是因黃岩當日豪爽的給了他凝靈葉。

而很快,隨著兩個部門的廝殺越發慘烈,一聲低喝,從遠處好似天雷般,轟鳴傳來。

“都住手!”

話語間,一道身影從遠處踏空而來,強悍恐怖的氣息,更是在這一刻從天空落下,鎮壓八方,使地麵上所有弟子,一個個都心神狂震,紛紛停手。

“要乾活了。”隊長低聲開口,站起了身,擺出執法的樣子,神色肅然,許青與其他隊員也都起身。

在他們起身的一瞬,蒼穹身影飛速逼近,落在半空中,化作一個身穿深紫色道袍的青年。

這青年其貌不揚,眼神冇有太多波動,可身上的氣勢驚人,此刻站在半空,冷眼看向地麵停手的雙方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