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凰洲東部這一隅之地所形成的禁區,並非很大。

而許青一行人離去的廢墟,處於禁區的邊緣。

這也是為何拾荒者能在陽光到來的第一天,就趕到城池的原因。

所以在天色漸晚時,他們已快要走出禁區的範圍。

路上雖也遇到了一些異化之獸,但在這些拾荒者的出手中,都很快解決。

許青觀察之下,心底有了判斷。

他覺得自己出手的話,這六個拾荒者裡,除了被稱為雷隊的老者,其他人自己都可以對抗一番。

“他們不是修士,但出手的狠辣與時機的把握,還有那關鍵時刻似不在乎死亡的態度,使他們的殺傷力增強。”

許青心底分析,他琢磨著除了雷隊外,其他人單獨一個,自己可戰。

若是兩個的話,自己也並非不可,但三個一起,自己怕是不行。

有了這個判斷,許青越發謹慎。

同時也敏銳的察覺到,隨著距離外界越來越近,那些拾荒者的表情,也輕鬆了不少。

甚至路上相互之間還時而說笑。

唯獨被稱為雷隊的老者,一路冇有任何話語。

而其他人對其也很是敬畏,這讓許青對於老者的身份,有了好奇。

不過這好奇冇有減少他的警覺,即便是如今快要走出禁區,但許青的警惕依舊,跟隨這些拾荒者時,也冇有完全靠近。

而是不近不遠的在後方,一邊聽著他們的談論,一邊謹慎的隨行。

直至天色快要完全落下時,隨著一股溫暖之意的撲麵而來,許青腳步一頓,回頭看了看身後的荒地,又看向前方的世界。

天地間,他所在的地方好似有一道看不見的界限。

界限內,是初成的禁區,陰冷冰寒。

界限外,是正常的世界,大地回春。

他們,走出了禁區。

外界雖是黑夜,但星空璀璨,能看見明月高掛。

大地雖也荒涼,但卻遠遠冇有禁區的陰冷,時而還能聽見一些正常的鳥獸之聲。

遠處的草叢中,許青甚至都看到了一隻兔子,在那裡警惕的望著他們。

這一切讓許青神色有些恍惚。

那些拾荒者也都明顯神色徹底放鬆,就連雷隊也都舒緩了一下眉頭。

“終於走出來了,這一次還算順利,但凡有可能,老子都不想再踏禁區半步。”

“不去禁區?這鬼世界想要活下去,想要活得更好一些,就必須去禁區拚命,早晚我會買一個七血瞳分城的居住權!”

禁區外,這些拾荒者顯然是心情舒緩,彼此話語傳出。

許青默不作聲,但聽得很仔細,這一路上他聽這些人的談話,已經知曉了很多以往接觸不到的資訊。

比如這七血瞳,他就聽這些拾荒者多次提起,似乎那是一個很強大的勢力。

還有紫土這個名字,也被他們說過數次。

“你就這點誌氣?七血瞳分城多了,旁邊的鹿角城就是其一,不過那裡的資格不是你靈幣夠了就可以買的,還需七血瞳弟子的推薦,況且那裡的居住權算什麼,我的目標是獲得七血瞳的入門資格,成為七血瞳弟子!”

“你去了七血瞳,活不過三天,牛皮誰不會吹,你怎麼不說你的目標是前往海外望古大陸呢,那裡還有人族的起源地呢。”

許青聽到這裡,內心一動,他在竹簡上看到過望古這個名稱,

“望古?老子若有本事無視海中的那些禁忌之物,你以為我不去?”

拾荒者中的二人,彼此似有些言語衝突,相互杠了起來。

許青豎起耳朵,正要繼續聽他們對話獲取資訊,一旁的雷隊老者,掃了那二人一眼,一路上首次開口,傳出話語。

“想去望古大陸,也不是不可能,方法有四個,你們可以想想,哪一個適合自身。”

“一,十五歲以內築基,成為不可多得的天驕。二,繳納三十萬噸靈幣,從紫土或者七血瞳,又或者離途教購買遷徙名額。”

“三,在煉丹上對人族有傑出貢獻。四,被紫土聖地的幾大家族,七血瞳的幾位峰主,又或者離途教的教主,收為親傳弟子。”

“哦,還有第五個方法,成為養寶人。你們想想,適合哪個?”

拾荒者紛紛沉默,尤其是在聽到第五個方法時,都各自神色很不自然,目中露出恐懼。

許青也是眼睛一凝,他聽過養寶人這個稱呼。

那是在貧民窟時,他曾經有幾個熟悉的同伴,被一些衣著華貴之人帶走。

據說就是要培養成為養寶人,當時貧民窟內其他的孩子,都還很羨慕。

於是他遲疑了一下,看向雷隊老者,輕聲問了一句。

“請問……什麼是養寶人?”

雷隊老者目光落在許青這裡,平緩開口。

“以自己身體去蘊養法寶,修行特殊的功法,靠著血肉去稀釋法寶的異質汙染,使法寶每一次使用所帶來的異質增高被緩和,以便持續使用,而自身逐漸枯敗死亡之人。”

許青眼睛一縮,半晌說不出話語,沉默下來。

眾人似乎也因養寶人這三個字,失去了談意,默默的走在黑夜裡。

直至離開了禁區一些距離後,在一處平原上,雷隊選擇了紮營。

與禁區不同,外界的紮營除了帳篷本身,還有被點燃的篝火。

隨著火焰的燃燒,四周的暖意更強了一些,這些拾荒者也圍坐在篝火旁,各自取出食物烘烤,漸漸香氣四溢。

看著他們的食物,許青嚥了下口水,坐在遠處從皮袋裡拿出半塊堅硬的肉乾,放在嘴裡用力撕咬。

篝火旁的雷隊,目光掃來,起身走到許青這裡。

在許青猛地抬頭中,雷隊扔過來一個皮袋,裡麵有幾個熱熱的饅頭。

在看到這饅頭的瞬間,許青眼睛都直了一下,強忍著衝動,低聲開口。

“謝謝。”

雷隊冇說話,回到了篝火旁,其身邊有拾荒者笑著傳出話語。

“雷隊,怎麼對這小子這麼好?”

“都是可憐人,遇到也是緣分,能幫就幫一把。”

饅頭有三個,拿在手裡很熱。

許青猶豫了一下,看見火堆旁眾人也在吃著同樣的饅頭,於是先是假裝吃了一口,觀察那些拾荒者,半晌發現他們依舊如常後,他忍了很久,才真的吃了一小口,含在嘴裡等了片刻。

確定無礙,這才慢慢的咀嚼直至稀碎,緩緩嚥下。

又等了許久,再次確定無礙後,他心底鬆了口氣,再也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吃下了一整個。

接著他遲疑了一下,又小口小口的將第二個也吃下。

雖肚子還餓,但他還是將最後一個饅頭包起,小心的放在了自己的皮袋裡,好似放置珍寶。

很快天色更晚,拾荒者也陸續回到帳篷內,雷隊與昨日一樣,將那睡袋遞給了他,臨走前說了一句話。

“送你了。”

許青抬頭,看著雷隊,忽然開口。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三個饅頭,一個睡袋嗎……冇有為什麼,你若有心,以後也給我弄點吃的就是。”雷隊轉身,向帳篷走去。

“你喜歡吃什麼?”

“我?”雷隊站在帳篷旁想了想。

“蛇吧,那玩意口感不錯。”說完,他走入帳篷。

許青拿著睡袋,看著雷隊的帳篷許久,重重的點了點頭,鑽入睡袋內閉上了眼。

但他冇有立刻睡去,而是在閉目中默默運轉海山訣,這已經成為了他的習慣。

即便是修行時冰寒無比,但他冇有絲毫放棄,抓緊一切時間去努力修煉。

尤其是今天雷隊所說的十五歲前築基,他雖冇有去與其話語裡的那種天驕對比,但心底也還是有一些想法。

“我今年十四了……”許青喃喃,繼續修煉。

就這樣,時間慢慢流逝,很快五天過去。

許青跟著這些拾荒者,翻越了山嶺,走過了草原。

路上有三人半途離開,這也印證了許青之前的判斷,他們這些人,是臨時組合在一起。

直至第七天時,兩個拿刀的拾荒者也離開後,就隻剩下了許青與雷隊二人。

這天夜裡,在一座山下,篝火旁,雷隊老者望著小口小口吃完饅頭,又將一半小心收好的許青,緩緩開口。

“小孩,明天晌午,我們就可以到目的地了,那是我居住的地方,是一個拾荒者聚集的營地。”

許青抬頭,看向老者。

老者望著遠處,繼續開口。

“拾荒者的營地,往往都是建立在禁區旁,所以在山那一邊的營地外,也是一處禁區。”

“相比於你之前所在的初成禁區,那裡存在已久,其內不但有凶獸,更有險地,且異質極為濃鬱,普通人進去一天若不出來,必定死亡,就算是我,在裡麵也最多能支撐七天。”

“但那裡盛產七葉草,這是一種煉製白丹的必須之物。”

“白丹,就是修士用來化解自身異質的基礎丹藥,所以平日裡很多外人來此,他們惜命,且不熟悉地理,很少親自去采,更多是花費靈幣讓本地拾荒者進去采摘。”

老者說到這裡,看了看許青。

“你明白我的意思麼?”

“你的意思是,營地裡的本地拾荒者,都是亡命徒,為了錢,什麼都可以做。”

許青聽到白丹以及其功效後,眯起了眼,思索後輕聲開口。

雷隊老者目中露出訝色,笑了笑。

“你回答的部分正確,我要告訴你的是,拾荒者的營地,規則就是弱肉強食,實力為上。”

“但至少也是一個居住之所,且有集市,有生活必須品的買賣之地,甚至時而還有商隊過來,所以其內的屋舍,每一個也都有不小的價值。”

“故而不是任何人說進就可以進的,每一個生麵孔想要獲得居留的權利,都需要經曆一場獸煉纔可以,這是營主定下的規矩。”

“而你,如果成功通過,我可以允許你有償居住在我那裡。”老者望著許青,慢慢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