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的獎賞,很是驚人。

由此可見七血瞳高層對於夜鳩的厭惡極深。

心動的不僅許青,整個第六小隊,此刻所有人都眼睛一亮,有的發出嘿嘿的笑聲,有的則是舔著嘴唇,還有不少,更是目中露出渴望之意。

對於七血瞳的弟子來說,修煉資源的獲取,決定了自身的一切。

往常大家都是各種辦法抓捕通緝犯去賺外快,如這種大型行動的機會不多,此刻每個人都意識到,一旦乾好了這一單,大家近期都不會缺少資源了。

所以一個個呼吸慢慢急促起來,紛紛看向隊長。

“隊長,什麼時候出發啊。”

“是啊,乾就是了!”

聽著隊員的急迫之聲,隊長笑了笑,咬了口手中的蘋果,拿出一把玉簡,分給了每個人。

“我們的目標也不大,兩個身為凝氣大圓滿的敵酋,必須是我們的!”

“一會到了目的地,我們潛入斬首,行動時我先去對付一個,另一個你們一旦看到,就立刻圍住,能殺就殺,不能殺的話拖到我來,希望這一次任務結束,你們都能活著。”

“現在,出發!”

整個捕凶司,瞬間出動。

遠遠看去,月光下的捕凶司府衙內,一道道身影呼嘯而出,向著城池內的各個方向,急速前行。

速度之快,肅殺之意的強烈,使每一道身影,都如同一條捕凶司的荊棘觸手,隨著不斷地散開,整個捕凶司就彷彿一尊甦醒後舒展全身的遠古巨獸,威壓刹那滔天爆發。

使得整個城池所有牛鬼蛇神,紛紛駭然。

“斬殺敵酋的小隊,每個人可以獲得十枚靈石,敵酋有兩位……若都被六隊斬殺,則每個人至少也有二十靈幣作為基礎。”

許青在六隊的隊員中,一邊展開速度前行,一邊心底喃喃,眼睛露出期待。

隊長髮的玉簡,他也已飛速掃過,裡麵赫然是所去據點所有人的資訊,極為全麵。模樣以及功法擅長之術,都有標記,可見這段時間司裡已將主城內的夜鳩,調查的頗為徹底。

此刻隨著前行,眾人不再說話,跟隨前方的隊長,速度越來越快,殺意沸騰,愈發強烈。

黑夜裡,殺機滔天,捕凶司的出動,冇有任何資訊提前透出,使得這天夜裡,所有看到他們出現的黑夜活動之人,一個個心神轟鳴,目露驚恐,瞬間躲藏。

那些勾欄與賭坊,也都從熱鬨中,飛速安靜,裡麵的人目瞪口呆,膽顫心驚立刻關閉大門。

所有的牛鬼神蛇,都內心無比的清楚,捕凶司如此出動,那麼就代表今天夜裡……

整個主城,要流血!

無數人將因此死亡,好似雷霆劃過長空,欲驅散所有陰邪!

甚至很多夜裡開的客棧,也都在今天選擇了關閉,板泉路上也是如此……

此刻的六隊路過了板泉路,許青在其內看著飛速關閉的客棧老頭,二人的目光有那麼一瞬的對望。

“他怕了……”許青眯起眼,注意到了老頭的目中,閃過的那一抹忌憚,於是低頭看了看自己衣服上的徽章。

至少,在今夜,他灰色道袍上的徽章,代表的是七血瞳的威嚴。

任何的勢力,蛇也好,龍也罷,今天夜裡都要低頭,都要縮著!

在這個時候,但凡有一絲一毫的乾擾,必定會被瞬間摧枯拉朽的碾壓。

“任何地方,都有光與暗,此地也是如此,宗門雖在養蠱,且允許主城內有黑暗的繁榮,但一不能對平民動手,二是外來築基不能擊殺我宗凝氣,這是兩條紅線,過了紅線……要付出代價。”

前方的隊長,淡淡開口,說完離開時分配任務。

許青內心泛起波瀾,他之前雖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可如今身處行動中,親身體會後,對於七血瞳的霸道,體會的更深刻了。

此刻他跟隨在隊員之中,一行人目標明確,半個時辰後,遠遠就看到了這一次的目的地。

那是一處莊園。

天空明月高掛,大地一片漆黑,這莊園內雖有燈火,可在這黑夜中,這點如星火般的燈光,飄搖欲滅。

莊園外,隨著六隊的到來,立刻就有幾道隱藏在暗處的捕凶司弟子走出。

他們是司裡安排,負責盯梢,此刻向隊長抱拳後,飛速離去。

“按照任務的分配,潛入開始!”隊長眼睛裡寒芒一閃,身體一晃掠入莊園,至於六隊的隊員,分出了八人環繞莊園,形成封鎖,餘下的十幾人,則各自散開,從各個位置潛入莊園。

許青也在其中,此刻貓腰,速度極快。

遠遠看去,六隊眾人彷彿一隻巨大的手,向著燈火,一把抓去。

與此同時,遠處也有一隊捕凶司弟子的身影出現,當前者正是那個人魚族的少年,他們是地字三隊,今晚要與六隊協同作戰。

此刻到來後,在看到六隊已佈局衝入,人魚族少年目中露出輕蔑,冷笑揮手,頓時一枚黑色的圓形物品飛出,落在了莊園內,驟然爆開,傳出轟鳴巨響。

其麾下小隊一個個也都獰笑,各自扔出類似之物,頓時轟鳴聲迴盪。

黑夜裡,這突然出現的聲響,頓時就讓莊園內的夜鳩眾人驚醒,一個個神色變化,飛速散開,使得六隊潛入斬首偷襲的計劃失敗。

許青眉頭皺起,三隊的做法很明顯,是要以這個方法,乾擾六隊的任務。

其中一枚自爆之物,落下的位置距離他不遠,此刻轟擊聲強烈中,莊園內的夜鳩修士,紛紛四散,更有人放火以及開啟了佈置,使整個莊園瞬間火光瀰漫,更有大量的煙霧向著四方擴散。

煙火影響了視線,在這迷霧裡廝殺聲,低吼聲,轟鳴聲瞬間傳出。

好好的一場斬首計劃,被弄的烏煙瘴氣,平添傷亡。

許青眼睛裡冷芒一閃,冇去理會三隊,在這迷霧擴散中他身體一晃,殺機乍現,右手抬起猛地向身旁一抓,頓時慘叫傳出,一個夜鳩修士,被他手裡的匕首,割了脖子。

此人是箇中年,修為在凝氣六層的樣子,脖子斷開,鮮血瀰漫,目中殘留驚恐。

取了此人身上皮袋,將其屍體扔在一旁冇有理會,許青貓腰一晃,在這迷霧內疾馳,手中匕首烏光閃耀間,他靠近另一個夜鳩修士身邊,猛地一劃,從其脖子上豁開。

整個過程,許青都神色如常,任由那捂著脖子的修士有出氣冇進氣的於地麵抽搐,他收了對方皮袋,邁步快速離開,尋找第三位。

就這樣,時間飛速過去,一炷香後,在四周轟鳴與嘶吼越發強烈時,前行中的許青,身體猛地避開,一道風刃從其旁呼嘯而過。

風掀起許青的頭髮,露出其內狼一般的眼神,他速度刹那爆發,直奔傳來風刃之地,那裡有兩個捕凶司的弟子,一個六隊,一個三隊,正與一人廝殺。

其中三隊弟子,看到許青神色變化,六隊弟子則目露驚喜,這驚喜難得很真誠,因為今夜,他們是團隊行動。

“許青,這是個凝氣八層!”

地麵上還有兩具屍體,血肉模糊,而那與二人廝殺的夜鳩修士,此刻眼看許青到來,快速後退,想要離開這裡。

但還是晚了,許青身體猛地一衝,速度之快刹那爆發音爆之聲,在那三隊與六隊弟子的駭然中,他整個人已到了這夜鳩修士的麵前,狠狠一撞,手中匕首瞬間從其脖子上劃過。

鮮血噴發,落地時,那夜鳩修士已屍首分離,成了屍體。

一旁的三隊弟子麵色蒼白,目中露出強烈忌憚,他見過強者,但能一刀斬殺凝氣八層的,並不多見。

此刻不敢停留,飛速倒退離開,至於六隊的那位隊友,也是深吸口氣,看向許青的目光,一樣有震撼,深深一拜後,消失在了霧氣裡。

許青低頭掃了地麵三具屍體一眼,平靜的彎腰,慢吞吞的一一翻出皮袋,整個過程,他的麵色都冇有絲毫變化,時而還將翻到的皮袋打開,放入自己的口袋內。

直至將第三具血肉模糊的屍體身上的口袋拿起時,許青搓了搓手,轉身擺出要離去的樣子,但手裡的匕首卻是以迅雷般的速度,向著地麵屍體的眉心,一把刺去。

速度之快,動作之突然,前麵冇有半點征兆。

下一瞬,那具屍體竟動了,好似滑開般,向後猛地一晃,使許青的匕首落空。

那屍體順勢飄起,眼睛驀然睜開,露出陰冷之芒,死死的盯著許青。

“你是怎麼發現的?”

“慘死的屍體,我見過很多,你裝的不像。”許青看著麵前這具‘屍體’,淡淡開口。

“是嗎,那就算你倒黴了。”屍體抹了抹臉,露出中年的樣子,身體一晃轟然爆發,直奔許青,一身凝氣大圓滿的修為,在這一刻擴散開來。

此人正是這據點的敵酋之一,他性格謹慎,原本是打算裝成屍體,悄然離開,可冇想到在這裡被人發現。

但他也是狠辣之人,知道不能拖延,索性出手就是全力。

此刻他全身靈能波動,一條條火蛇,在他身體外幻化出來,猙獰的向著許青嘶吼而來。

這些火蛇一共九條。

每一條,都可瞬間撕裂凝氣九層的身體,如今九條環繞,威力之大是許青在凝氣裡看到的巔峰。

但許青神色依舊冇有太多變化,揮手間身體外刹那出現無數水滴,禁海氣息直接散開中,這些水滴每一滴都在扭曲,眨眼間就彙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條鱷魚的形狀。

這鱷魚全身鱗甲,猙獰至極,張開的大口牙齒鋒利,閃過寒芒,更似具備靈動,在出現後發出一聲嘶吼,向著來臨的九條火蛇,一衝而去。

相互之間刹那碰觸,轟鳴中,許青化海經的神通徹底展現,竟將那些火蛇直接就吞噬了五條,餘下的雖在糾纏,但顯然化海經可以對抗。

而更讓那凝氣大圓滿駭然的,是許青猛地踏步,身後氣血魁影幻化,形成厲鬼,嘶吼間伴隨許青的身體,如箭矢一般衝出,直奔自己。

“你不是七血瞳尋常弟子!!”這夜鳩敵酋眼睛猛地收縮,他在許青那裡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此刻身體猛地倒退,揮手間竟有一枚符寶閃耀藍色光芒扔出。

看都不看結果,他自身後退速度更快。

這藍色符寶似乎用過的次數太多,色澤頗為黯淡,威力下降不少,雖瞬間爆發下,幻化出一隻帶著些許築基氣息的藍色鬼手,向著許青這裡狠狠一抓,可威力照比真正築基,差之甚遠。

許青雖察覺這符寶一般,但還是飛速避開,可這大手持續追來,使他無法繼續追擊敵酋,不過許青不急,他一邊躲避大手,一邊冷冷看著逃遁的敵酋。

“伱中的毒,還不發?”

在許青話語傳出的瞬間,這凝氣大圓滿的夜鳩敵酋,神色猛地大變,心神波動,加速了毒發,一口黑血噴出,臉上直接浮現青黑色。

“毒!”

駭然間,他身體一個踉蹌,感受到了體內毒的狂暴,五臟六腑似都要融化,眼睛頓時露出瘋狂,不知展開了什麼秘法,雙手猛地轟在自身胸口,下一瞬他身上直接燃燒火焰,彷彿將潛力在這一刻全部激發,體內的毒竟被壓下,臉上的青黑也飛速消散。

可顯然代價極大,此刻他神智都有些模糊,似乎腦子裡的念頭隻有一個,那就是逃走。

所以一晃之下,他以更快速度就要逃遠。

但這麼一耽擱,許青也躲開了來自符寶大手的轟擊,身體全速爆發,好似閃電直接衝出,速度之快,刹那就接近這據點的夜鳩敵酋,右手抬起剛要抓去。

可就在這時,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使許青麵色一變,瞳孔收縮,強行改變身軀猛地倒退,幾乎在他倒退的刹那,一把利刃飛輪,從他所在之地呼嘯而過。

劃破虛空,發出刺耳之聲,若他躲避的稍微慢了點,必定身體會被豁開。

而在他退後之時,從飛輪來臨的方向,衝來一人,冇去理會許青,而是直奔那夜鳩敵酋,來者……是三隊隊長,那位人魚族的陰冷少年。

“搶我功?”許青眼睛刹那淩厲。

-------

今天又是兩章九千多字的大更新~